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未来之慕长生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欢迎您!!!www.25ks.coM\|m.25ks.coM[二五KS]\?IND23SKDI3SSZ?|
    这场对峙以罗逸、方芊芊、万天踪的昏迷而结束,小龟因为受不住这么大量的元气冲刷而奄奄一息,许沧海浑身是血,丹田崩裂,形状极惨,修为也从出窍后期掉到了初期。

    从溪和项天御无力坐在小龟的背上,呼呼喘着粗气。

    心知这里可不是放心休息的地方,把仅剩的几粒丹药倒入口中,先来到许沧海身边,保险起见,在他嘴里喂了几颗药,又在他体内下了三道禁制,这才每人提着两个,回了万渊城,城主府。

    休息了一夜,尽管还是脸色苍白,几人已经清醒了过来,看清四周的环境,纷纷拍着胸口,露出几分劫后重生的后怕,对于许沧海这人,也恨透了。

    万天踪让人送来了丹药,他恢复的也是最快:“不知许沧海那老贼如何了?”

    从溪抿了抿苍白的唇,带着几分为难地说:“他暂时被我们下了禁制,至今还未清醒,被放在了旁边的房间,天御一直看着他呢!”

    那三人纷纷一脸感激地抱拳,感谢从溪两人的出手相助,算起来,这可是救命之恩,修士讲究因果,救命这种恩情,算是极大的恩惠,因此三人是真心道谢,心中计划着怎么还了这份因果,免得以后生了心魔。

    至于许沧海,尽管心中恨不能杀了他,却明白,人是从溪两人抓住的,怎么处理自然也由他们做决定。

    既然三人都醒了,从溪和项天御也不再停留,带着依旧不省人事的许沧海,偷偷回了御溪峰。

    禁锢一个出窍期的老怪,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一点都不容易,从溪和项天御回到洞府,片刻不敢休息,一道传音符招来了家主舒晨玉,他们毕竟修炼日短,对于出窍期了解不深,这时候听听舒晨玉的说法,显得尤为重要。

    舒晨玉没有丝毫隐瞒,把自己知道的如数交代了一遍,还真让两人找到了掌控许沧海的方法。

    这是一种七级符箓,名为牵心符,专门用来控制高阶修士的,炼制不易,整个二级主星也没听说有人炼制得出来。

    从溪拿出符箓大全,果然找到了关于牵心符的炼制方法,所谓牵心,即你心中所想,即他心中所愿,从溪眼睛一亮,这种效果跟御心经差不多,却没有修为上的限制,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这两年,从溪不是提高修为,就是炼器,对于七级符箓很少研究,这次为了平息许沧海这个不稳定因素,专门闭关半个月,好好研究了一下牵心符,成功率果然极低,用材也非常讲究,折腾了许久,才得三张成品。

    许沧海一直昏迷着,从溪在牵心符上滴了一滴自己的血,等待血滴均匀融入符箓之后,才把牵心符放在许沧海的前额上,牵心符由大变小,最终化为一道光芒,消失了。

    保险起见,项天御还是在四周布置了不少阵法,才敢放开体内的禁制,许沧海悠悠转醒,从溪试着在心中下了一个命令,许沧海没有丝毫犹豫地去执行,几人才放下心来。

    从溪拿出那段绸带,此刻绸带已经没有了丝毫金色的痕迹,通体深紫,泛着幽幽的光芒,不再是扁扁的形状,绸带好似有了肚子,鼓鼓的,有朝着绳子进化的趋势。

    他把绸带往许沧海身边一送,那绸带好似有了灵魂一般,欢快地扑了过去,许沧海本就没好好恢复,此刻体内最多只剩下一成元气,被绸带这么不客气地一吸,面孔立刻下陷了几分。

    从溪忙把绸带收回来,让许沧海自由修炼,等身体恢复之后,悄悄回来。

    “这绸带能储存元气,一定也能释放吧,若是我们可以用绸带中的元气修炼,这绸带岂不成了一座永不枯竭的元气库?”从溪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拿着绸带,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宝贝得不得了。

    项天御也难得一见的激动了:“你这个想法若是成立,那我们就可以利用许沧海留下来的特殊口诀,躲过天道的搜索,等修为高了再去上界,那时候也有了几分把握。”

    从溪眼睛更亮:“我们试试!”

    接下来两个月,两人躲在洞府内,除了正常的修炼,就是研究怎么吸收绸带中的元气,可惜这绸带有意识一般,抠门的很,一次只释放少量元气,跟吸收时的爽快根本没法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呐!

    从溪苦着脸望着项天御:“这可怎么办,这样下去,比服丹药还慢!”

    项天御望着那绸带,若有所思,他走过去,拿过那段绸带,用大拇指捻了捻,虽然幅度不大,项天御仍然感觉到了绸带轻微的抖动,微微勾了一下唇,声音轻柔,在这样寂静的石洞中,却显得格外阴森:“既然不能吐出来,还有什么用,下次就不要用来吸元气了。”

    从溪看看项天御,再看看他手中顿时绷紧的绸带,眼中闪过恍然,咬牙切齿地说:“你说的没错,没用的东西,养着作甚,还是丢到角落里落灰吧。”一把拿过绸带,作势往空间里放。

    绸带顿时炸了,这段时间它一直在从溪手里就没离开过,天天有元气吃,有风景看,还有美人陪伴,这样的日子怎么能失去,不就是要元气吗,给还不行吗。

    从溪只觉得沿着手臂,一大鼓元气源源不断地流入经脉,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掩饰不住,一根绸带,还制不住你了。

    有了绸带的鼎力相助,许沧海基本半个月来一次,绸带一直很滋润,从溪和项天御修炼更加勤奋,偶尔会让舒晨玉过来,演练一下剑意,两人从中体悟,项天御体内虽然有一截手指粗细的剑意凝结成的小剑,可那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用一点少一点,若是以后自己领悟了剑意,这小剑就有可能壮大,最终成为自己的本命剑意,那时候,战斗力又可以翻上几番。

    从溪一直修炼的落云剑法,虽然没有特别强大的杀招,却胜在基础扎实,修炼正统,再加上舒晨玉的叙说演示,很快就摸到了剑意的边缘,他并没有沿着舒晨玉的道路走,而是开辟了属于自己的剑意,缠绵入骨,杀意全无,被这种剑意击中,只会觉得幸福甜蜜,心甘情愿地笑着死去。

    经过一年的接触,带过来的那些人,已经逐渐适应了主星的一切,林一凡重操旧业,开起了饭馆茶楼,从天星城往外辐射,有舒家做后盾,顺风顺水,张智良曾经回来过一次,跟从溪要了一些□□解药,用特殊手段,再次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批人。

    丰苍野和丰红鸾等人已经出关,离开御溪峰,外出历练,他们都是天之骄子,不可能一直靠从溪两人养着,他们需要去挣修炼资源,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

    御溪峰的人渐渐离开,最终,回到了最初。

    “攒了几个月的元气,不知够不够你晋级?”从溪靠在项天御身上,心中第一次出现忐忑不确定。

    项天御在他额头安抚地亲了亲:“放心吧,只是一个出窍期而已,别被自己吓到了。”

    当天,项天御就闭关了,从溪在外护法,外面的防御阵法,全面启动。

    绸带被牢牢控制在项天御手中,委屈地把内部的元气传输进项天御体内,心疼得直想掉眼泪,如果它有眼泪的话,那么久的积蓄,都要浪费在这人身上了。

    出窍期最初要的是精神体的进阶,精神力化为元神,可出窍遨游,人一旦到了出窍期,即便身死,也可以元神出窍,夺舍重生,当然,这也是有苛刻的条件限制的。

    经过半个月的闭关,有了绸带无限量提供的元气,项天御的进阶很顺利,出窍期的进阶跟凝婴境的雷劫不同,出窍期的雷劫只有一道心魔劫,无声无息,进阶成功,皆大欢喜,进阶失败,死的也是无声无息。

    直到石门从内部打开,焦急等待的从溪才长出一口气,神色虽然疲惫,却难掩脸上的欣喜,张开手臂,猛然一跳,项天御熟练地把人接住,紧紧抱住。

    从溪兴奋地在他脑门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恭喜了!累不累,快跟我说说都什么情况。”本来从溪打算先突破的,可项天御就是不放心,害怕储存的元气不够,又担心从溪心魔不好过,最后决定自己先来,亲身经历一次,把情况都搞明白了,从溪才能有更大的把握。

    对于从溪,项天御已经习惯去宠溺,去维护,甚至把他放在了自己之上。

    绸带的元气用了三分之二,用了几个月再次攒到了上次的程度,从溪迫不及待地闭关了。

    之后从溪的突破水到渠成,只是最后心魔劫比项天御用了更长时间,才走出来,见到担心的项天御,就扑了上来,颇为后怕地在他胸口蹭了蹭:“多亏了梦幻茶的历练,否则真有可能迷失在心魔中,永远出不来。”从溪历经两世,亲情上都不如意,第一世还因为爱情而死,虽然跟着项天御,每天过的甜甜蜜蜜,可经过心魔劫的迷心,总觉得不真实,最终两世混杂在一起,差点没被迷了心,好在从溪心智坚定,过去的也早就放下,这才成功脱困,自此身心舒畅,念头通达。

    两人都是刚刚突破,体内的元气还处于云朵般漂浮的状态,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元气更加凝练精纯,对外整个御溪峰都挂上了闭关的牌子,谁都不见。

    几个月没有亲热的人,一抱在一起,如同干柴遇见烈火,连双修都被抛到了一边,只剩下原始的发-泄释放,一天之后,才平静下来,开始双修,提纯元气,突破之后的元气数量极其庞大,这时候,两人才开始后怕,凝婴境即便大圆满,和出窍期也不能相比,当初若不是有绸带帮忙,两人在许沧海的算计下,必然被吸成人干,没有第二种结果。

    若不是留着许沧海还有些用处,从溪必然不会放过他,经历过一次死亡,现如今每一个想要他命的人,都将是他永不原谅的死敌。

    “再过几天就是通道开启的日子,那个敛息口诀真的能瞒天过海吗?”从溪有点担心,越是临近通道开启,越是不安,连正常的修炼都不能静心,后来项天御干脆也不修炼了,专心陪他,却依旧不能消除内心的躁动。

    “咱们不是试过了吗,连我们彼此之间的契约感应都能屏蔽,可见这口诀很高端。”

    “可我总觉得会有事关我们的事要发生。”从溪站在石室内不停走动,颇有点惶恐不安。

    项天御站起身,把躁动的人搂进怀里,捧住那张熟悉的容颜,没有往日的温柔,带着几分凶狠地亲了上去,啃噬,碾压,从溪只得被动仰头,依旧不能躲避扑面而来的汹涌气息,他大口喘息,白皙的脸庞渐渐染上了红晕,连眼角都带着几分泪意。

    “乖宝儿,既然你不能静心,咱们这些天就不下床了,我会让你忘记那些该死的担心。”

    不等从溪意识反应过来,就被汹涌的情-潮淹没了。

    几天之后,二级主星中央区域的风云台上,随着一道金光的降临,台下无数的修士都沸腾了,他们眼神灼热,神态癫狂,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挤,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分毫。

    偌大的风云台,一时间寂静无声,沉默得诡异。

    舒晨玉带领舒家占领了东边的大片区域,一名清瘦的老者和舒晨玉站在一起,神态颇为倨傲,望着风云台的目光带着几分复杂和忐忑,他正是刚刚出关的舒家大家长舒天凉,有对去三级主星的兴奋和期待,也有到陌生环境的不安和惶恐,他的目光左右扫射,随着时间的推移,眉头逐渐皱了起来:“晨玉,许沧海近期可还好?”

    “父亲,许城主一切都好,前几天听说还参加了一场颇为盛大的拍卖会。”舒晨玉忙回道。

    舒天凉眉头舒展开来,冷哼了一声:“他这人就知道装神弄鬼,百年才得一次去上界的机会,我不信等会他还不出现。”

    从溪和项天御隐在人群中,目光紧紧盯着那道金光。

    从溪的心砰砰直跳,总觉得有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要发生,却又想不出来,许沧海已经施展了敛息口诀,就呆在人群中,谁都发现不了。

    从溪两人则把修为压制到凝婴境。

    此刻那道金光好似长了眼睛一般,直直朝着舒家的方向射来,众人不但不担心,反而露出了羡慕和敬畏的目光。

    舒天凉浑身肌肉紧绷,脸色没什么表情,发白的嘴唇仍旧能看出他紧张不安的心情。

    舒晨玉等人纷纷退后,把位置让了出来,舒天凉被金光笼罩,看不清面目情形。

    这种通道开启的状况,很多人都见识过,并不奇怪,突然,金光一阵抖动,本来射下来的是直直的线条,此刻,这线条突然变得扭曲起来,里面忽然传出一声猖狂的大笑,伴随着的还有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叫,若是没听错,那声惨叫是属于舒天凉的。

    “哈哈哈……老子终于出来了!”声音沙哑低沉,却深入人心,在场的人修为低的当场吐血昏迷,修为高些的,也神色萎靡,眼神惊骇,脚步不由自主地后退。

    人们这时才发现,自金光降临便不能动的身体,不知何时,已经能动了。

    见到这不同往日的诡异情形,人群立刻开始后退,以往来此是长见识的,此刻金光出现了变数,明显会要人命,在性命被威胁的瞬间,心中的好奇立刻被抹杀了,几个呼吸之间,除了几个当事人,刚才还人山人海的风云台,走了个干净。

    从溪倒是想走,可惜他迈不开腿,脚下如同被胶水粘住一般,挪不动分毫,俊美的脸孔一片急切。

    项天御的情形并不比从溪好多少,和从溪的急切相比,他神色平静,目光紧紧盯着变形扭曲的金光,心中传音道:“宝贝别着急,这不一定是坏事,金光只能持续一刻钟,不管里面的是什么人,跟天道规则搏斗后,必然不会安然无恙,那时就是我们的机会。”

    听着项天御低沉磁性的声音,持续渐渐冷静了下来,这段时间波动的心绪也清醒了,面上露出几分羞愧之色:“前几天犯傻,看来回去要多喝几盏梦幻茶了。”

    脑海中传来一声轻笑:“我就喜欢犯傻的宝贝,很可爱。”

    从溪脸色更红,不知不觉忘记了所处的场景,两人竟然聊起天来,直到一个阴影笼罩过来,从溪才抬起脸,仰头望着不知何时站在面前的白衣青年,他的形象并不算好,白色的衣衫上,血迹斑斑,面庞俊美高贵,神色冷淡,即便狼狈,远远望去,也好似冰山雪莲,心静离凡,不惹尘埃。

    此刻他的目光投在从溪身上,抬手挥了挥,从溪只觉得一部分东西被抽离了,那枚黑色的令牌漂浮在空中,上面那个霖字已经红得发黑,看起来阴气森森。

    白衣青年轻轻启唇,看起来那么平淡冷漠的人,一张口却带着股偏执疯狂的味道,让人不由自主地畏惧远离:“我要感谢你,当我已经绝望的时候,是你给了我成功下界的希望,三千年的筹谋,最后只得你这么一个仅存的硕果,机会不在多,一个就够了,好孩子,不用怕……”

    从溪瞪大眼睛,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白衣青年,此刻他已经想明白了,刚才从灵魂脱离的是免费注册送体验金空间,而他的这些奇遇,也是眼前这个男人有目的地带给他的,此刻这男人已经达成所愿,只希望他不会杀人灭口什么的。

    青年仿佛听到了从溪的心声,发出一声轻笑,伸出宽厚的手掌,在从溪脑袋上摸了摸:“不要担心,修炼讲究因果,你帮了我,我不但不会动你,还会报答你,乖,你修炼了我放免费注册送体验金空间的功法,也算我的弟子,我钟霖一生都在钻研如何回到出生的星球,对外物外人并不看重,你是第一个我承认的弟子,也会是唯一的弟子。”

    从溪终于松了口气,不知何时,身体已经恢复自如:“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从溪毫不犹豫地拉着项天御跪下就磕了三个头,不管钟霖有什么目的,当初自己身死,灵魂在漂浮中,若不是免费注册送体验金空间的帮助,可能已经魂消魄散了,钟霖说欠他因果,在从溪看来,钟霖对他同样有救命之恩。

    钟霖怡然受了两人的磕头礼,这才把人拉起来,目光转向项天御:“这就是你找的伴侣,眼光还不错。”手中多出两个盒子,分别递给两人:“这是见面礼!”

    从溪两人欣然接过,不知为何,在钟霖面前,从溪总有种后辈对前辈的崇敬感。

    钟霖指了指即将消散的金光::“别信什么上界修炼资源丰富的鬼话,只记住一点,到了出窍期,就有了元神,可一旦去了上界,元神就会被规则束缚,失去自由,修士的心也将被天道束缚,他让你生便生,他让你死便死,几乎所有反抗都没有效果,若不是师父我出生在科技位面,后来花费三百年研制出了免费注册送体验金空间,制造出三千多台,投放进各个空间中,最后仅成功了你这一个,借用你们的力量,里应外合,瞒天过海,才得脱离上界的机会,好在成功了,否则师父现在还待在那无聊的洞穴中苦修呢!”

    从溪和项天御相视一眼,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庆幸不已,亏得修炼了那口诀,否则一旦去了上界,他们一点都想像师父钟霖一眼,谋划三千年,两人都不满50岁,对于三千这个年份,只觉得距离自己很遥远。

    钟霖似乎有自己的事要办,并未多呆,临走留下两个小型元脉,交代两人好好修炼,眨眼间,就失了踪影。

    看了看盒子里游龙一般的小元脉,从溪抑制住自己的激动之色,眼睛眨啊眨地看着项天御:“有点像做梦,不会真的是做梦吧。”说着朝着对方大腿上掐了一下,哎呦一声,指甲差点崩断。

    那控诉的小眼神,看得项天御又是心疼又是无奈,拿过那只手又是揉又是捏的,最后不放心,还用元气滋养了片刻,一脸无奈:“你呀!”

    从溪这才反应过来,眼中顿时露出兴奋之色:“这么疼,看来不是做梦啦!我们真的有师父了,不过他这么着急离开,是去哪儿了?”

    项天御想了想,猜测道:“也许他跟我们一样,有一个不入品级的星球作为家,现在挣脱了桎梏,自然是迫不及待地去曾经的家看看了,也许还有亲人存在也未可知。”

    不管怎么猜测,钟霖一直没有再出现,从溪和项天御安心呆在御溪峰修炼,无聊时会去看看那些来的人,顺便做些指导。

    转眼十年已过,中间回过一次,又带了新人过来,这次听闻主星已经是儿子儿媳的地盘,再没有了威胁,项盛钦和梁昊也颇为想念两个孩子,就顺势来了主星,新奇的世界是吸引人的,何况元气远超的主星,一家人团聚,放下牵挂,修炼起来更加顺畅。

    这一天,钟霖再次站在了从溪面前,脸色却颇为难看,眼睛还泛着红色,神色疲惫萎靡,眸子里带着几分迷茫。

    从溪吓了一跳,小心翼翼轻喊:“师父,你回来了!”

    一句平平常常的话,却让钟霖浑身一颤,眼中的迷茫逐渐消散,再次恢复了那个淡然又疯狂的谪仙,他轻轻抬起手,缓慢来到从溪的脑袋上,抚摸了一下,慢慢放下手,叹息一声:“我回来了,以后都不走了!”

    从溪长出一口气,师父终于恢复正常了,想到项天御的那个猜测,若是猜对的话,师父这个样子难道是家里没了亲人,失望而回?也是,毕竟时间已经过了几千年,对于没有修炼的凡人来说,即便家族也少有存在这么长时间的。

    先是看了御溪峰的元气浓郁程度,钟霖撇了撇嘴,一挥衣袖,飞出八条金光闪闪的元脉,分别飞向不同的方向,没入地面:“这是中型元脉,你们的修为还控制不了,我把它们按照八卦聚元方位埋入地下,此地的元气会慢慢改善,一个月之后,这里的元气浓郁程度,绝对不会低于五级主星。”

    从溪眼睛晶亮:“多谢师父!”

    突然发现师父才是最大的金手指怎么破……

    钟霖的到来,让御溪峰充满了的气息,当第一时间得知他们统统来自科技星球之后,钟霖瞬间没了谪仙的气质,抓住从溪,对外宣称要好好教导,只有从溪知道,这所谓的教导,可不是什么修炼,而是出人意料的高新科技,比至少高出三千年的技术,这让从溪欣喜不已,自己一个人毕竟精力有限,不可能再去教导其他徒弟,这些技术太珍贵了。

    从溪和项天御一商量,干脆打包把钟霖带到了星,钟霖见到一栋栋高耸入云的金属大楼,又是怀念又是鄙夷:“这楼也太简陋了,防御力低不说,连外观都这么古老,还这么死板,连个变形都不会,住进去,有什么乐趣可言……”

    从溪:“……”

    项天御:“……”

    钟霖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就让整个科技院对他敬若神明,从溪是谁,项天御是谁,他们统统不知道,现在他们眼里只有一个名字,钟霖,这个名字被他们高高放在了神座上,狂热地崇拜着。

    而钟霖也忘了自己还有个弟子叫从溪,他每天可那些科研人员混在一起,讨论指导,每天都会有新的技术问世,正以火箭一般的速度发展壮大,从帝都往外蔓延,每天都会有惊喜,人突然发现,若是三天不接触外界,突然就发现自己落伍了。

    从溪和项天御乐见其成,越是壮大,他们越是高兴。

    这里永远是他们的家呀!

    钟霖心中有了寄托,从溪也放下了心,两人再次返回主星,把事情交代一番之后,暂时封闭了御溪峰,专心修炼,虽然不知道钟霖修为究竟有多高,每次站在他面前,都有种水滴落入大海的渺小感,这让因为突破有点自得的两人,都收敛了起来,修炼更加认真勤奋。

    有钟霖作为后盾,根本不用担心元气不够用,五十年后,两人双双突破到化神期,至此,两人的寿元增加到了万年,再次见到前来道贺的钟霖,两人瞠目结舌地发现,站在钟霖面前,压迫感依旧十足,总觉得头上有座大山怎么破。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有师父这个高大上的领路人在前面压阵,两人不但没有被打击到,反而精神抖擞,血液沸腾,动力十足!誓要拉近和师父的距离,触摸大道边缘。

    “想有更高的突破,闭关已经不现实,这里只有二级,星际磅礴无边,契机无处不在,你们需要出去走走了。”这是钟霖离开前给他们的建议,两人的天赋连钟霖都啧啧称奇,不足百岁的化神境,即便在上界,也是万年难得,居然让自己阴差阳错遇到了,还成了弟子,啧啧,这运道……

    自此,从溪和项天御开启了全新的征程!

    浩瀚的星空,璀璨夺目,两道相伴相随的身影逐渐变成了小黑点,融入耀眼的星空。

    “宝贝,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奇遇,把你带回我的飞船,是我做出的最英明的决定,我爱你!”项天御目光深情,脸庞上的幸福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从溪脸色一红,想起当年懵懂的相遇,还真要道一声缘分。

    “我也爱你,我们会相伴一生的!”从溪靠在项天御怀中,目光望着远方,他要感谢栾云,没有他,可能他会在另一个世界平凡渡过一生。

    项天御在他脸蛋上捏了一把:“不许想别人!”

    从溪拉下他的手掌,十指交缠,笑容灿烂:“我的心中只有你!”

    项天御难得傲娇地哼了一声,引得从溪哈哈大笑!不知什么时候,男人居然新添了傲娇属性,还真是可爱得紧!

    ——d

    k180808132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