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现代言情 -> 茉莉香屑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如果鬼市真如他猜想的那样,是可以相通她那个世界的,那这海棠花根本就不愁卖掉。

    这是仙品级别的花草,不管是摆放还是熏香又或者是放在鬓发里都是那些女修们梦寐以求的花草。

    当然苏茉想着退而求其次,再下降一个维度的世界,就算是没有到修仙世界的维度,那总会到半修道世界的维度吧,那这仙花仍然是那些喜欢熏香们的收藏家梦寐以求想得到的。

    苏茉惆怅。

    她听仙鹤章说的鬼市好像只是一些脏东西作妖,也不知道那里会不会碰到修道世界的人,如果有才能卖出大价钱。

    外面那又在打雷劈闪电的天气估计会吓跑很多想越过法则过来的修道者,就是她也不能随便动,何况那些普通的修行者。

    这个世界不知道到第几层了。

    鬼市现在去,是有危险的。

    因为她没有修为,只有仙花,万一比她料想的世界高一个维度,他们就会被碾压,那失踪的人相比就是被他们给踢出这个世界了。

    可是现在他们缺灵级花草和药草,而她缺钱缺人啊。

    苏茉看着睡着的爸爸和舅舅,一个人在想着这鬼市现在是不是能去闯一下。

    还是等着后天还是去学校比较安全。

    自己帮了他们一个大忙,那些贵族学生们多少会谢谢她的吧?

    仙鹤章一家人都睡着了,这边崔葆几人也睡的呼呼响。

    只有苏茉看着跳动的火光睡不着。

    外面的雨下小了,到后来渐渐的雨声也没有了。

    只有偶尔火光中闪着噼里啪啦的微微细小的柴禾声。

    就是这样的深夜寂静中,忽然仙鹤章家的那扇半旧的朱门被人从外面拍的啪啪响,声音把这个院子都震醒了。

    奇怪的是周围的邻居似乎都消失了,没有半丝声音,也没有人跳出来说扰民什么的。

    仙鹤章和他老婆那屋里的灯光和他自己父母房间的灯光都亮了起来。

    他女儿是住校的,他爸爸和他妈妈是在路边卖煎饼果子的,早上摆摊早晚上收摊晚,一天到晚忙得累,挨着枕头就睡着的,此时也咿呀的从梦里刚醒过来,披件衣服和仙鹤章蒙着睡眼都起来了。

    “谁啊”。

    “别敲了”。

    仙鹤章拖着脚步去开门,门刚打开,就被人从外面给一把推开了。

    一个年轻人被猛力推了进来,一下倒在了院子种间。

    后面跟着进来四五个人,他们打量着这个院子一阵。

    一个人悄悄在为首的那个人耳边道:“普通院子”。

    “不过市值还不错”。

    “嗯”。

    为首的那个人点点头,接着看向被推倒在院子中间的那个年轻人。

    仙鹤章定睛一看,被人推倒在地进来的正是自己的儿子,他一下扑过去看。

    “祥齐你这是怎么了,这些人是谁,你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

    说着对闯进来的人吼道:“你们是谁,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私闯民宅,我要报警了,你们竟然还敢打人,还打到家门上来了”。

    为首的那个男人没有说话,旁边的一个男人冷笑着站聊出来,“你儿子活的不耐烦了,太岁头上动土,骗人竟然骗到爷爷的头上来了,这个瓶子是不是你们家产的”。

    说着朝仙鹤章父子扔过来一个瓷瓶,那瓷瓶在地上摔的瓷片子乱飞,有一片还划伤了仙鹤章的腿。

    他顾不上冒血的腿。

    “祥齐你不会是从家里拿了瓶子去鬼市了吧?”

    儿子自从在鬼市里捡漏了一个象牙笔筒,就像是上瘾一样没事就朝那钻,好在他只看也没买过什么,后来鬼市里出了事,他就不准儿子再去,学校里又要高考了,也没有时间去,儿子在家这一阵子都很老实。

    儿子今天跟他说,在同学家写作业,雨又大,今天就不回来了,他没想到儿子居然是拿了家里的瓶子去了鬼市。

    “他吗的,这小兔仔子,嘴角上的毛都没长全呢,竟然敢骗老子说,这是官窑的汝瓷,吗的,要撒谎,他娘的给老子找个值钱的玩意儿冒充啊,竟然找这种小市场批发的瓶子来蒙老子的眼,这是人格侮辱!是对我智商的侮辱!”

    刚才一直没说话的为首的那个男人,现在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让他恶心至极的事情,说的一幅想吐吐不出来的便秘样子。

    仙鹤章看着碎在地上的那个瓶子,是乾隆时期的玉壶春瓶,是一件高仿,他就是拿货的时候也要小一万多,仿的挺认真的一件瓷器,竟然被这个为首的男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是遇到行家了。

    “鉴于这小子已经严重的伤害到我的精神力,我将处罚他给予我精神赔偿,你们家这座院子还勉强值点钱,就给我了,你们都滚出去吧,今晚就出去睡大街,立即走!”

    仙鹤章看着这为首的男人,听他说出来的话,嘴巴都张成了O型,还有这样讹人的!?

    怕不是从哪个精神病院放出来的吧。

    他刚才还以为是儿子去鬼市上遇到了收藏大家了。

    苏茉在厨房里听着这院子里的闹剧。

    心道不好。

    这仙鹤章的儿子可能真的是惹上了不能惹的人。

    那些道上的人为追求长生和法术,什么匪夷所思的狠辣手段都做的出来的。

    这个人应该是个收藏类痴迷的修士,如他所说,这家的儿子真的是侮辱了他的智商,并且对他的精神力真的是造成了打击。

    因为刚才那个为首男人在痛心疾首说话的时候,仙鹤章和崔葆他们都因为忍受不了那个男人声音里的燥性而头疼,他们刚才都齐齐的捂住了头。

    “这位兄弟,你要是因为这下雨感冒了引起的发烧,我可以把你们送到医院,另外小儿的作假行为我以后一定会严加管教的,对你们造成的所有误工费,还有其他的费用我都一并还给你们,求你们念在他年纪还小的份上就原谅他吧”。

    仙鹤章以为这男人感冒发烧了。

    不然怎么会说出要让他们拿院子偿还的发烧话。

    “我说话你们是不是听不懂,我说,这小子侮辱了我的精神,我要让你把这个院子赔给我”。

    为首的男人似乎是耐着性子一字一句的把这话说出来,还用了放慢了几十倍的速度说着的。

    tdn1902041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