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大唐杨国舅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公孙简见过青鹤,回到驿馆二楼的宴客厅,此时苏县令和胡县尉都还没走,正在等候他的消息。

    “公孙先生,不知道长那边……?”

    苏县令见公孙简回来,紧忙上前问道。

    公孙简趾高气扬道:“道长已在打坐调息,不会影响明日开坛作法。”

    苏县令先跟胡县尉对视一眼,均松了口气,庆幸不已:“这就好,这就好。”

    公孙简不满地质问:“怎么,你们对青鹤道长的能力还有怀疑不成?这位可是连节帅都推崇不已,今天宴席上要不是他的话,你们可能都要被厉鬼纠缠,常病不起!”

    苏县令不太相信公孙简说的话,但嘴上却还应着:“是,是,多亏了青鹤道长大展神通。不知明日开坛做法需要本官作何准备?”

    公孙简道:“道长说了,该准备的他自会准备,就等明晚举行法会。”

    “明晚?”

    苏县令吃惊地道,“这夜晚举行法会,还让百姓来参加的话,未免会令场面混乱不堪,甚至可能出现踩踏的情况……为何不将法会定在白天?”

    公孙简怒道:“既然说是开坛作法,镇压厉鬼,你见过白天有厉鬼出来乱逛吗?就算是夜晚,只要把火光照亮,百姓还是能看得清楚的……不过他们是否看得清楚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道长肯出面帮忙作法,驱除妖邪,别不知足。”

    苏县令虽然心中叫苦不迭,但还是硬着头皮应承:“既如此,本官这就去安排,定不让法会出乱子。”

    公孙简道:“好好安排,这次表现好的话,我回到节帅跟前自会替你说好话,若是你安排不当的话……节帅那边不好交待。”

    苏县令眼睛里闪现一抹异样的光彩,拱手道:“本官明白了。”

    公孙简再道:“像今晚这般,道长明明出了大力,却被人误会装腔作势,什么事情都没做……那些不懂行的人产生误解也就罢了,你作为地方父母官,岂能做拆台之举?”

    “还有那个叫杨云的小道士,明天别让他出来丢人现眼,在青鹤道长这样有大神通的仙长面前,那种故弄玄虚的小人物只会添乱,让他夹着尾巴在旁观摩学习便可。”

    “这……是,是。”

    苏县令略微犹豫,但在公孙简逼视中,还是点头应允下来。

    公孙简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明日让什邡百姓好好膜拜一下青鹤仙长,若事不周全,以后仙长再难眷顾这等穷山恶水之所!”

    ……

    ……

    翌日上午,杨云被告知,说是法会定在今日晚间举行。

    杨云心道:“之所以晚上举行,肯定是为了方便施展障眼法,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许多手段非常容易露馅儿。”

    到了下午,县城里的百姓便开始往举行法会的地方聚集。

    这场法会的举行地设在县城西北角的“西圃”,这片区域靠近城墙的山坡上有着北周著名易学家卫元嵩的陵墓,山坡下则是一个土地庙,庙前一大片空地。如今这块空地临时搭建起台子,周围摆放一圈照明用的火盆,火盆外沿用木栅栏围着,防止百姓靠近,从州治雒县调来的近百府兵老早便守住几个出入口,本地府兵和衙差则在四周维持秩序。

    当天没有门票一说,只是在高台前设置了六排座位,方便地方官绅近距离膜拜青鹤道人作法。

    座位区用绳子拦住,每隔几步便有一名衙差把守。

    除此之外便放开管制,先来的百姓会占据更有利的位置,后来的就只能在远处眺望,高台后方的山坡和城墙上站满了人,前方和左右的大树上则挂满了顽劣的小孩。

    日落时分,原本空旷的坝子已挤满百姓,人声鼎沸,所有人翘首以盼,等候青鹤道长出场。

    “听说此番平蛮有功的小真人也会来,不知道小真人跟青鹤道长谁更厉害?”

    “当然是青鹤道长,人家大有来头,连节度使都奉为上宾。”

    “如果是小真人的师傅亲自来的话,可能还有胜算,但小真人没戏,资历辈分就差着几截呢。”

    议论声很多很杂,堵在人群后方的杨云,正从繁复的声音中仔细聆听别人讨论的话题,他闭上眼,仔细感受声音跟声音间的细微差别。

    “除了第六感强烈外,更兼耳聪目明,能辨别和锁定声音,且不受其他声音干扰。看来这超能力的潜力非常巨大,现在我还只是初步掌握,无法好好利用。”

    杨云越是揣摩,越是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才刚接触到超能力已大有进展,他开始想象将来把超能力发挥到极致是什么样子。

    就在杨云闭目思索时,胡县尉走了过来道:“小真人还没去里边?已给您安排好了座位……不过青鹤道长说您最好不要太靠近法坛,避免干扰他作法。”

    杨云点了点头,旁边王籍插话:“不是说有斗法么?”

    胡县尉只当这个年轻人是杨云新收的跟班,笑着介绍:“斗法之议当不得真,谁输了面子上都不好看……总归明日青鹤道长要走,请小真人多多担待,以后守城御敌的事还得仰仗您。”

    “嗯。”

    杨云笑着应承下来。

    胡县尉没说上几句话,远处有人喊,便匆匆离开了。

    杨云带着王籍和安伦往场地中央走去,王籍不满地问道:“如果不斗法,怎么让青鹤老道身败名裂?”

    杨云道:“就算青鹤在斗法中输了,也仅仅只是技不如人,怎么可能身败名裂?”

    王籍道:“高人不会想就这么算了吧?那老家伙昨天出了那么大的丑,今天还要给他扬名立万的机会不成?实在不行我上台揭穿他!他的一些老把戏,我最清楚不过。”

    杨云笑道:“既然你知道他把戏的诀窍,为何不告诉我?我看看用什么方法可以化解……”

    王籍考虑半天,轻轻点头:“好,这就把他的那些鬼把戏告诉高人您,如此一来高人也好见招拆招。”

    ……

    ……

    大约一更鼓敲响,整个法坛已笼罩在黑暗里,青鹤道长才在千呼万唤中出来。

    青鹤道长亮相选择了“从天降临”的方式,从远处飞来,缓缓降落到临时搭建起的高台上。

    杨云正在听王籍讲述青鹤道人擅长的一些法术的内幕,便见对方从远处飞过,心想:“这时代就有吊威亚了?”

    王籍惊呼出声:“赶紧想办法让他摔个狗吃屎!让他老是用钢绳吊着现身!”

    杨云却没王籍那么“坏”,没有破坏青鹤道长的出场方式。一方面他是有意给这个什邡官府的座上客保留几分面子,另一方面他卓然的地位来自于道士这个职业的神秘性,如果他主动揭破,相当于主动拉低自己的身份。

    “仙长来了,膜拜天师!”

    高台上有人大声喊道,不是公孙简,而是青鹤道长带来的人。

    在青鹤的“表演”团队中,专门有大嗓门负责喊话。

    等青鹤稳稳地落到摆着法坛的高台上,公孙简和苏县令等人正好鱼贯进入台下第一排位置,这会儿苏县令等人无不用惊愕的目光望向高台,显然都被青鹤“别出心裁”的出场方式给折服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