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弟弟叫漩涡鸣人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月摸了摸头上的碎发,掌心传来一阵刺痒的感觉,月看着镜子里自己这副模样,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毕竟是养了多年的长发,突然之间没了,任谁都会感觉有些别扭。

    不过月的气质是没得多说的,这一头短发让他看起来变得阳刚不少。

    嘴唇周围那些已经可以成为胡须的绒毛也全部清理掉,干净又坚毅的面容再次平添几份帅气。

    照美冥看着她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已经将自己的头发剪短了一半还要多,原本齐腰的长发束起之后只够到了自己的后颈位置,额头和原本遮住的右眼全部露了出来。

    比起原来的妩媚,现在的照美冥看起来更加的青春富有活力。

    继续揉着自己的碎发,这时候月突然理解卡卡西,止水甚至是水门喜欢挠头了,这手感还是没得说。

    瞅了一眼天色,夕阳也差不多快到山头了,现在月和照美冥正处于铁之国的国境内,大晚上的去找三船有些不适合,月还是决定先找个落脚的地方。

    在泷之国的那些天里,月和照美冥都是住在客栈之中,嗯,当然是两间房。

    “附近有个镇子,先去找个地方落脚吧。”

    “那这个家伙要怎么处理?”

    月看向了一边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白绝,这个白绝是他刚刚靠岸就捕获的。

    此时在月的感知范围之中,方圆几百公里还有好几个白绝的存在,不过他并没有将所有白绝都揪出来的想法。

    那样做的话就是传递给宇智波带土自己在铁之国的信号。

    走了过去一剑划过,白绝的头部直接和身体分离。

    现在月的手上有着大量的白绝俘虏,一个两个的完全不用在意,杀了就完事了。

    “这个东西真是神出鬼没的,也不知道水之国境内现在是不是又有白绝潜伏进去了...”

    去年月在离开水之国的时候帮着照美冥揪出来不少的白绝,更是交给了她感知白绝的封印术。

    但是水之国的国土面积比涡之国要大得多了,很难做到面面俱到。

    “重点保护一下核心区就行了,外围位置就慢慢来吧,封印术的范围我也在改进,迟早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月现在对白绝并不是很在意了,他真正在意的是大蛇丸所说的那个神秘无比的黑绝。

    大蛇丸也不知道黑绝到底是什么来头,以及拥有着什么来历。

    月轻轻的搂住了照美冥的腰部,带着她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

    然而,就在月离开之后,一个身影从不远处的地面冒了出来。

    ......

    “首领,我们已经发现了漩涡月的踪迹,他刚刚踏上了铁之国的领土!”

    幽暗的石洞之中,一群人自顾自的坐在地上摆弄着自己的事情。

    角都在一张一张的数着钞票,鬼鲛在细心的打理着鲛肌,蝎窝在角落里也没有交流的意思,只有飞段无聊的自言自语着,只是没有人理会他。

    而鼬,单独一人坐在洞口的巨石上,抬头望着满天的繁星。

    白绝报告的对象,正是晓组织的首领佩恩。

    “弄清楚他的目的是什么了吗?”

    “没有,我的分身不敢过分的靠近他,虽然屏蔽他感知能力的手段经过了改进,但我们也没法确定那个家伙还有没有什么手段能够发现我的分身。”

    “白绝,那个漩涡月不是能够感知到恶意吗?你是怎么躲过他的感知的?”

    一旁的飞段有些好奇。

    “很简单,让分身没有恶意就行了。”

    “怎么做到的?”

    “说白了就是抹除了分身的意识,让他变成一个移动的监视器就行了。”

    飞段有些啧啧称奇,不过角落里的蝎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有些阴沉的看向了白绝。

    “你!有没有用你的分身来监视我们?”

    这番极度不友善的询问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在场的人都是桀骜不驯的人,他们可不允许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

    特别是白绝这个神秘无比的人。

    白绝看向了佩恩,佩恩也适时的出声了。

    “如果你们在身边发现了白绝私自监视你们的行踪,大可以直接像我汇报!”

    蝎不出声了,他们一行人对于佩恩还是不会忤逆的。

    “白绝,趁着漩涡月离开了涡之国,这段时间加紧渗入涡之国,要尽快搞清楚三尾和七尾是不是在他们的手上!

    如果是的话...那就将第一个目标放在涡之国!”

    佩恩的身体比起前些年实在是好了太多了,这让他的六道分身也跟着增强了不少,他完全没有将月和涡之国放在眼里。

    因为他是神,无所不能的神。

    “我明白了,我会尽量完成任务的。”

    白绝慢慢的潜入了地下,佩恩看着他消失在这个临时据点之中,转过头看了一眼洞口的鼬,鼬朝着他点了点头。

    “他已经离开了。”

    佩恩对着众人说到。

    “我觉得这个白绝有些不可靠,要不还是把他交给我,木叶和雾隐那边都出了很高的价钱来悬赏他,把他换成赏金的话,能够给组织增添很大一笔经费的!”

    “不!那家伙还是让我做成艺术品才好!”

    “你们不用吵了!对于白绝和黑绝的安排我已经有了打算!

    我原本计划是组织内两人分为一组,但现在随着枇杷十藏和雷牙的死亡,组织的人手出现了空缺,所有对于你们的安排有了一定的调整。”

    目前,鼬和鬼鲛是一组,角都和飞段为一组,佩恩自然是要带着小南的,就剩下了一个蝎,孤孤单单的。

    “鬼鲛,从今天开始你和蝎一起组队,你们的任务就是将大蛇丸给找出来!”

    “为什么?我和鼬先生相处的明明挺愉快的。”

    佩恩看了鬼鲛一眼,鬼鲛立刻明白这件事情不是他能够抗拒的,而他背后的人也肯定默许了这种情况。

    鬼鲛裂开嘴角笑了笑,露出满嘴的尖牙。

    “那么以后就请多加指教了,蝎前辈。”

    “你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的吧,别哪一天被我给做成傀儡了!”

    “要是那样,永远的存活在这个世上也不错呢...”

    鬼鲛的情商很高,他以前就是搞情报的,自然知道要怎么和其他人打交道。

    “现在解散吧,你们自己去忙手头上的事情,但随时准备好,一旦白绝那边有了消息,我们...就对涡之国动手!”

    众人不紧不慢的离开了,他们并不觉得进攻涡之国算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就比如蝎,他自己都曾经灭过一个小国。

    他们只能感受到兴奋。

    待到所有人离去,佩恩走向了依旧停留在洞口的鼬的身边,不紧不慢的在他的身边坐下。

    “我知道干柿鬼鲛是接受了宇智波带土的命令来监视你,所以我把他调开了,并且我已经暗中叮嘱了蝎,让他负责监视干柿鬼鲛!

    不过你的新队友...也不比干柿鬼鲛好到哪里去。”

    “我的队友是谁都无所谓了,但白绝...你真的放心他吗?”

    “无所谓放心不放心,他们这种只会躲在暗处的蝼蚁,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佩恩再次展现了无比的自信,只是这一点,鼬无法同意。

    黑白绝是晓组织最初的成员之一,和宇智波带土同时出现,当初弥彦建立晓组织的时候,也有他们的一份。

    只是晓组织和带土以及黑白绝一直都只是合作的关系,带土以前一直以宇智波斑自居,佩恩尽管不信,但还是对他有些忌惮。

    直到月撕开了这一切。

    随后,随着鼬的改变,他将白绝的事捅了出来。

    整个雨之国,到处都存在着白绝!

    这是当初还在木叶的时候,月就将揪出白绝的方法交给了鼬。

    佩恩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怒不可遏,不久前他差点就和带土彻底翻脸了!

    最终,宇智波带土没有办法,他还需要继续利用长门,利用整个晓组织,他只能将黑白绝的能力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长门。

    并且承诺黑白绝将会全身心的向晓组织服务。

    长门也接受了宇智波带土的妥协,他还需要白绝的能力,否则他们晓组织会成为瞎子和聋子。

    “我只是认为,白绝既然有方法躲过月的感知,那么他肯定也有方法躲过我们的感知术。”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那么神就会审判他们!”

    鼬不再多言了,再次将视线看向了天空之中。

    “鼬,等到真的到了那么一天,我不会让你面对漩涡月的,他,就交给我了!”

    “无所谓了...我很清楚他的性格,到时候无论我会不会对上他,他都一定会杀死我的。”

    “那...你那个弟弟呢?”

    鼬的一双突然变成了万花筒的形状,眼神凌厉无比。

    “我的目标是终止这个动乱的世界,你的目标也是一样的,但你更在意的,是不想你的弟弟卷入这种纷争之中,不想让他刚从忍者学校毕业就踏上战场。

    但是,如果漩涡月对你的弟弟出手了...你打算怎么做呢?”

    鼬当然想过这个问题,他更想过,如果是佐助的体内被封印了九尾,那么现在,他又该怎么做呢...

    他知道月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鸣人,就像他自己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佐助一样。

    如果真的要伤害,那也只能由他自己来伤害!

    到那个时候,月知道了他们的目标是九大尾兽,鼬不知道月会不会伤害佐助来报复自己...

    他知道月有着底线,除非必要的话,不会随意对老弱出手。

    但是,到了那种地步他们就是不死不休的存在了,对待敌人,月是不会有丝毫心软的!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当然了,我并不是对你不信任,这应该...算是一种关心吧。”

    佩恩的话不是虚言,他现在确实将鼬看成了知己。

    整个晓组织内,没有人真正的着眼于世界,他们或许像蝎一般有些厌倦战争,但绝对不会无私到佩恩这种程度。

    他们所追求的,大多是自身存在的意义吧。

    只有这种杀戮和疯狂,能够让他们忘却过去的痛苦,找到自身存在的意义。

    而鼬不一样,佩恩可以在鼬的身上看到很多自己的影子,他们是同志,志同道合的人。

    鼬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望着天空,佩恩也自行离去了。

    ‘佐助...你能承担起我为你安排的这一切么...’

    ......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的计划!”

    另外一种隐蔽的据点之中,黑绝这张黑脸简直比煤炭还要黑了。

    他低沉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但是他仍旧在努力的压制着。

    而黑绝对面的宇智波带土,只是冷漠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物件,而不是同伴。

    带土这种态度早就引起了黑绝的怀疑,黑绝也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只是他无法确定,因为他一旦尝试的话,如果不符合他的猜测,那么带土将会直接死亡!

    或许白绝能够将带土给救回来,但是到了那种地步的话,他们之间也再也没法一起共事了。

    带土面对着黑绝的愤怒,坐在墙角仰着头半眯着眼睛,也没有表露自己的情绪。

    “那么,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计划完美的进行?”

    “我不是已经说了吗,重新挑起木叶和岩忍之间的战争!木叶那边或许有点麻烦,但岩忍那边对于你的能力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直接把大野木钦定的那个继承人迪达拉给杀了,然后嫁祸给木叶,那么他们永远都没有停战的可能性!”

    “万一,失败了呢...我不允许出现任何的错误!”

    “错误?你在水之国和漩涡月身上犯的错误还少吗?”

    黑绝的质问让带土沉默了下来,他沉默了良久,最终看向了黑绝,一双万花筒死死的盯着黑绝。

    “水之国?没错...我确实犯了很多的错误,包括宇智波,也包括漩涡月,但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了...给琳复仇?”

    “哼呵呵哈哈...没错...为了给琳复仇...”

    带土突然笑了起来,先是笑的很低沉,然后越来越张扬的哈哈大笑起来。

    “既然是为了给琳复仇,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卡卡西给杀了?最近他一直都在这附近收集我们的情报!”

    带土没有直接回答,他给黑绝的答复是...附带神威能力的由须佐发射出来的手里剑!

    显现黑绝半身的那块土地瞬间湮灭,手里剑如同捅破了一张纸一般捅穿了大地,造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

    及时转移身体的黑绝看着被须佐覆盖的带土,他终于明白了,带土早就已经挣脱了束缚,他心脏上的那个符咒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上次跟你说过...永远!不要!在我的面前!说起琳!”

    “你早就知道这一切了是吗...”

    带土撤去了须佐,他很清楚黑绝虽然没有攻击力,但他自己也是不能够杀死他的。

    “你所说的一切是指什么?真相?我并不在乎那些东西,我在乎的只有琳...

    当然了,在我实现这一切之前,我并不介意让伤害过琳的那些人感受一些痛苦,就比如雾隐,就比如...宇智波!”

    “那么...你还会不会像我们之前约定的那样,让斑...来最终推动这个计划?”

    “哼哈哈哈哈哈!”

    带土再次仰着头笑了起来,笑到眼泪都流了下来。

    良久之后,他狠狠的瞪向了黑绝,黑绝周身的空间开始疯狂的扭曲,瞬息之后,黑绝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我想我知道你的答案了...”

    不知道黑绝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他的身体神奇的转移了一个位置,完全没有受到神威的影响。

    “你将我的情报全部透露给长门就是在逼迫我吧?你认为我不敢直接翻脸,你又忍受不了我的存在...你希望通过这样,我继续为晓传递着情报,然后你收取最后的果实...

    但是你就不担心,你会成为瞎子和聋子?甚至是...你不担心我会直接出卖你吗?”

    “这种威胁没有意义,黑绝,你有你必须达到的目的,我也有我必须达到的目的!而且我们的目的最终是一样的!

    你想让长门复活宇智波斑,就必须让他收集到九大尾兽才能让长门拥有庞大的查克拉!

    而我,也需要凑齐九大尾兽,来实现无限月读的计划!”

    “呵呵...你说的没错...那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看看最后,长门会落入谁的手中!”

    他们,无论是宇智波带土还是黑绝,都没有正视过长门,仅仅是当做棋子罢了...

    但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能绝对的肯定呢...

    tdn1902041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