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舰娘我的镇守府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提督,你别光顾着吃肉,也要吃点菜。”夹了一筷子蔬菜递过去,逸仙歪头看着李然,笑容若隐若现。

    放下筷子,李然摸摸脸颊,说:“我脸上有东西?”

    “不是。”摇摇头,逸仙笑道:“我只是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看见提督。”

    语气一顿,逸仙垂下脑袋,我见犹怜:“我本以为提督不会回来,所以才带着大家来这里生活,早知道就该和雪风一样一直待在镇守府等你。”

    “放心,这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了。”心中一感动,李然抓住逸仙的柔夷轻声说道。

    咳!咳!

    萨拉托加重重咳了两声。

    李然迅速松开手,没好气地瞪了萨拉托加一眼,明知故问道:“加加,你嗓子不舒服?”

    “没有,只是被呛到了。”迎上姐夫的目光,萨拉托加的嘴角微微一翘。

    宁海急忙跳下椅子:“我去给你倒一杯水。”

    …

    饭后,逸仙端上几碟果盘,大家围在一起聊起天来。

    捋了下头发,重庆露出无奈的笑容。

    她本想和提督多说一会话的,谁曾想伦敦拉住自己就不松手。

    “重庆,这里可是我这段时间的收获,你要是需要尽管拿去,保证让你厨艺进步。”拿出自己的小本本,伦敦献宝似的递过去。

    “娘希匹,谁要你的本子,提督回来后我都没怎么和他说话,好想和提督说话。”心里虽然这么想,但重庆还是微笑着接过本子。

    见状,伦敦愈发兴奋。

    她拉住重庆的手不断讲述着自己对料理的见解。

    看着面露不耐,但任然保持微笑的重庆,李然莞尔一笑,随即打了一个哈欠。

    连坐几天几夜的火车是件很辛苦的事。

    “提督,你先去睡一会吧,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一定很辛苦。”拍了拍肇和的脑袋示意她不要和提督扯着嗓子说话,逸仙一脸自责。

    自己光顾着高兴,却没能注意到提督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真是不称职的婚舰,想来列克星敦一定不会犯这种低级失误。

    伸个懒腰,李然一脸歉意地看着大家:“抱歉,我现在很困,只能晚上再陪大家聊天。”

    “提督,不碍事的。”摆了摆手,平海急忙说道:“反正你已经回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晚上给你说点好消息。”

    笑着朝双海点点头,李然忽然很想告诉两位舰娘一些后世的事情。

    看了看和重庆“相谈甚欢”的伦敦一眼,逸仙这才把目光投向萨拉托加和赤诚,问道:“你们两位要休息吗?”

    “不用。”

    逗弄着肇和,萨拉托加随口答了一句,赤诚鼓着腮帮子直摇头。

    点点头,逸仙转身柔声说道:“那提督和我来吧。”

    …

    在逸仙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一间装修得古色古香的卧室里。

    嗅着空中淡淡的幽香,李然诧异地问道:“这应该是你的卧室吧。”

    “嗯,因为打扫客房来不及。”把头发挽起来,逸仙笑道:“提督不会介意吧。”

    “怎么可能?”

    故作夸张地惊呼一声,李然摸了摸鼻子:“只是让我睡你的床不好吧。”

    说完,他还看了看那床绣着鸳鸯戏水的被子。

    抿了抿嘴唇,逸仙轻声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的,提督你只要不介意被子是我用过的就好啦。”

    “不介意,不介意!”李然脑袋直摇。

    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介意。

    铺好被子,逸仙回头见自家提督还楞在门口,忍不住拍了拍床:“提督,你还楞在那里干嘛?”

    “哦~!”

    讪讪一笑,李然急忙走过去。

    等自家提督走到床边,逸仙笑了笑,将手搭在前者的衣服纽扣上。

    “你…你干嘛?”身体向后一缩,李然慌忙用手把纽扣遮起来。

    眨了眨眼睛,逸仙一脸疑惑地说道:“当然是帮你脱衣服啦。”

    “还要脱衣服啊!”李然大吃一惊。

    见状,逸仙温柔地笑了笑:“当然要脱衣服,穿衣服睡觉起床后很容易感冒,现在温度越来越凉,我可不想让提督感冒。”

    “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去忙你的吧。”右手抓着后脑勺,李然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虽然逸仙是自己的舰娘,但说到底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他又不像舰娘那么得单纯,有点害羞实属正常。

    见状,逸仙捂着嘴偷偷一笑:“好吧,我就不耽误提督睡觉了,提督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这里也是你的家。”

    看着逸仙离开卧室,李然这才松了口气。

    看着眼前这床特别喜庆的被子,他慌忙脱下外套钻了进去。

    “好香!”

    一股淡淡的幽香直往鼻里钻,李然用喃喃自语着,然后把被子往脑袋上一蒙,很快就进入梦乡。

    …

    梦中,李然梦见了逸仙那双举世无双的大长腿。

    正想做点什么,他忽然觉得鼻子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啊切~!

    身体一哆嗦,李然瞬间从床上做起来。

    “啊,提督你醒啦!”一道弱弱的嗓音传来,李然下意识地扭头一看。

    只见应瑞趴在床边,用一只手撑起脑袋看着自己,另一只手还抓着她自己的头发。

    很明显,刚才应瑞正用她自己的发尖挠李然的鼻子。

    李然眼珠子滴溜溜直转,迅速扫视着卧室,见没有想象中的柴刀,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微微歪着脑袋,应瑞眼神如水地说道:“提督,你在找什么东西吗?”

    “没,没找东西。”摆了摆手,李然一口否决道。

    恍然大悟般点点头,应瑞从床下抽出一把刀:“我给提督削个苹果吧。”

    被这忽然出现的刀吓一跳,李然差点没跳起来,看着应瑞认真削苹果的样子,他也逐渐安静下来。

    “你啊,怎么随时随地都带着刀呢!”大起胆子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李然哭笑不得。

    仰起头,应瑞柔声说道:“当然是保护提督。”

    迎上对方痴迷的目光,李然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游戏里自己好像把应瑞婚了。

    本来他想的是婚肇和,岂料一时眼花认错人了,把戒指给了应瑞。

    “不会真的被柴刀吧?”

    想起应瑞在游戏里的人设,李然咽了口唾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