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其他类型 -> 一朝一和渡余年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不过几日,业内流传开了。

    观望的,看笑话的,落井下石的,一时之间,议论纷纷,不少同行猜测江南这次是得罪人了,合作伙伴怕殃及池鱼,纷纷取消订单。

    商场就是这样,见风使舵,从来都没有朋友。

    李艺简手里把玩着手机,眼神没有焦点,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一旁的助理已经在这干等着两个小时了,这位上司的心思实在难以琢磨,她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过了许久,李艺简忽然开口:“还没有消息吗?”

    小助理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话语,仅仅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公式化的说:“没有,那边也联系不上他们的老板”。

    其实对于自家主子的这一做法,她也很是费解,如果是想要解决一个这么小型的公司,何必如此高调,引的外界众说纷纭,却又让她们时刻盯着那边,防止有人下黑手,这一系列的做法实在不像是她的做事风格,现在看来倒像是威胁,警示。

    李艺简点点头,转过转椅,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阴雨蒙蒙,这是入夏以来,第一次下雨。

    城市笼罩在雨水雾气里,看不清远方,能看清的只有灰蒙蒙的一片。

    江南。

    你到底有多傲气。

    我真的很想知道。

    你越是这样,我对你就越感兴趣。

    ………

    和江南说开了之后,沈笑的日子就过得心如止水,所有的事沈怀都替她处理好了,她也乐的自在。

    她不见陈昂,甚至在苏一面前都神色如常,有说有笑,只是绝口不提有关江南的事。

    江南也很识趣,再也没来找过她,似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也好,她也可以彻底死心。

    这天,一通电话打破了沈笑这几天平静如水的生活。

    她看了眼号码,是江南公司的,她下意识想要挂断,可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接了起来。

    “嫂子?”那边试探性的喊了句。

    这个称呼让她短暂性的恍惚,直到那边又喊了一句,她才回过神来。

    “嗯”她淡淡的应了声。

    那边似乎松了口气,说“嫂子,南哥现在和你在一起不?”。

    他们这几天怎么也找不到江南,打电话不接,去他家敲门,貌似人也不在家,虽然江南说话公司这次发生的事,谁也不许告诉沈笑,可是,他们实在是没办法了,这都火烧眉毛了,再这样下去不仅公司要倒闭,江南怕是也会有牢狱之灾。

    沈笑眉头微拧,原来是来她这个找人来的,“没在”。

    那边“啊”了一声,又问:“那你知道南哥在哪不?”。

    沈笑有些想笑,在哪?她怎么知道?大概是在李艺简那里吧!

    她当然不会这样说,她又想起来那晚她看到的画面,她忍着恶心,只想快结束通话,有些敷衍的说:“不知道,我还有事,先挂了”。

    “等一下”,那边显然对她这敷衍的语气不满,年纪都差不多,在加上江南平时对他们也很好,个个都是死心塌地的,他有些抱怨的说:“嫂子,你怎么这样啊”。

    “我什么样啊?”沈笑反问。

    “………”

    那边似乎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冰冷语气,微微一愣。

    沈笑见他不说话,淡淡的说:“没事了吧,那我就挂了”。

    “沈、笑”。

    咬牙切齿的两个字,让她停下了挂电话的动作,“还有事?”

    就这冷漠无情的语气更加刺激了他,他讥讽说:“你是不是知道了?”

    沈笑听出他话里的讽刺,心里感叹,江南人缘真好,“什么?”。

    “公司的事?”。

    “知道”沈笑如实的说。

    那边轻笑一声,语气更加讥讽,还带着厌恶:“我还以为你有多不一样呢,亏的南哥这么喜欢你,没想到,你是个这样每心肝的女人”

    沈笑顿时觉得嘴里发苦,明明他才是这段感情的背叛者,她依旧想要保全他的颜面,可到头来,她怎么就成了没心肝的女人呢?她觉得这通电话她就不该接。

    大概是她的沉默让对方以为她是无言以对,说起话来越来越没顾虑:“你不就是担心南哥公司倒闭之后,没钱嘛?在加上南哥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你是怕他会拖累你吧!”冷哼一声,继续说:“但是我要告诉你,有我们在,南哥不可能会有那一天的。”

    表完忠心后,电话戛然而止。

    沈笑一动不动,依旧保持握电话的动作,只有电话里忙音在告知她,电话早已挂断。

    倒闭!!

    牢狱之灾!!

    她的脑子被这两个词全部占满。

    纵然她再不懂生意场上的事,这会儿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

    陈昂打开门,看到门外人的时候愣了一秒,随即绽放笑容:“你怎么知道我家的?”

    沈笑是从路朝和那里打听到他的住处的。

    她也没错过他刚刚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惊艳。

    她出门前是精心打扮过的,贴身无袖刺绣连衣裙显得身材凹凸有致,裸色高跟鞋,一头秀丽的长发依旧清汤挂面的垂在脑后,这几日的睡眠很差,为了遮挡眼底的暗沉,她一改平日里的淡妆,红唇艳目,让人过目不忘。

    这样一看整个人是明艳又生动。

    沈笑抬眼看他,微微一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答非所问:“不请我进去?”。

    陈昂的眼神一直在她身上,听到她这样说,也丝毫没有窘迫感。

    “嗯…进来吧”,陈昂侧身让她进去。

    沈笑走进门,打量一番,装修精简,并不张扬,屋里开着明亮的灯光,大大的落地窗前是厚重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哪怕现在白天,外面光线也一丝透不进来,看的出来主人很注重睡眠质量,左边是半圆形的楼梯直达二楼。

    最后沈笑的目光落在地毯上,地上铺着松软的意大利地毯,这张地毯,她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看到过,当时好不让她心动,只是这价格令人咂舌,当时她看得还是一小块的价格。

    而陈昂家几百平的地上铺的全是。

    沈笑还记得她第一次去陈昂公司的时候,当时她还天真的以为,陈昂这个人他的处事方式远没有他这个人的外表来的高调,现在想来还真是天真。

    这样一个有钱有势的人,江南拿什么和他们斗。

    陈昂看得出来她在参观,把她带到沙发边坐下,给她倒了杯水,咧嘴一笑:“怎么样,我这装的还可以吧”。

    沈笑点头,:“很漂亮,是你的风格”。

    没有人不喜欢别人的赞赏,陈昂更是如此,听到沈笑这么说,越发的来劲,滔滔不绝的跟她说起了装修的事。

    从风格到装饰,从家具到摆设,侃侃而来。

    “陈昂?”沈笑开口打断了他。

    “嗯?”

    沈笑看向他,轻声说:“我不会和江南结婚了”。

    陈昂听完心里飘飘然,比起这个消息,更让他雀跃的是,这个消息是她亲自告诉他的,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她愿意敞开心扉,接受他了呢?脸上露出了掩久违的喜色。

    沈笑看的真切,她也知道接下来的话会让他不高兴,可是她不得不说。

    “陈昂,放过江南吧!”。

    陈昂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不可置信的问她:“你说什么?”。

    “陈昂,放过江南吧!”沈笑看着他,又说了一遍。

    “你以为是我整他?”

    “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不管你那天晚上是不是故意约我去皇庭的,又是不是故意引我看到李艺简和江南在一起的,反正你们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所以放过他吧!你们都这么厉害,他是玩不过你们的”。

    是的,她都知道,从上次见过江南以后她就知道了。

    从山里回来的那天,他就说过,总有你哭的那天,可想而知,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不想追究他在这场设计中扮演什么角色,又参与可多少,她现在只希望他们能放过他。

    陈昂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不得不承认,她很聪明,他没有否认,直接说道:“事情不是我做的,李艺简的确来找过我,她看出来我喜欢你,所以,提出了要合作,我没有同意……但也没有制止,仅此而已”,说到这里,他忽然冷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制止,那个男人,早就对你不忠了,我就是想趁这次让你好好看清他的面目”。

    “嗯…现在我看清楚了,你们可以放过他了吧!”沈笑说完微微低头。

    她一口一个你们,显然是把他和李艺简归为一类了,陈昂眼神骤冷,两指钳制住她的下巴,力道大到他自己都浑然不觉。

    沈笑被迫抬头看着他,他眼里愤怒在翻涌,她忍着下巴上的剧痛,不卑不亢的迎视上去。

    “你把我和李艺简混为一谈?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放过你的江南嘛?”。

    “是”。

    陈昂冷笑连连,蓦的松开了她的下巴,看着她下巴上明显的指印,咬牙切齿的说:“沈笑,你不要太过分”。

    你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就这样对我,我也会痛,会难过。

    b2001041k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