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其他类型 -> 一朝一和渡余年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路朝和微微皱眉,静默不言。

    陈昂轻笑一声,从口袋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他。

    路朝和看了一眼,淡淡的说:“戒了”,然后又说:“你别在这里抽”。

    陈昂不语,熟练的点上,一口入肺,然后吐出一个漂亮的烟柱,顿时烟雾缭绕。

    空气都是烟草的气味,路朝和脚蹬在地上,座椅后退了几步。

    陈昂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苏一,不让你抽?”

    路朝和没有否认,淡淡的对他说:“你也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陈昂刚好吸了一口,听到这话顿时没忍住,呛了一口,猛烈的咳嗽起来,满脸通红,好半天才缓过来。

    再次来口,嗓音都变了:“爱情真是个好东西,让人都开始惜命了,真那么喜欢她?”。

    路朝和平静的看着他:“不喜欢”

    陈昂挑眉,不解的看着他,似乎在判断这句话的真假。

    路朝和淡淡的笑了,那笑容在陈昂看来是那么的柔情,他心猛的一缩,就听见他说:“是爱”。

    陈昂微眯着眼,又是一口入肺,在他抽完那根烟之前,谁也没有说话。

    一根即罢。

    陈昂把烟头拧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说:“这件事你别管了”

    “你要做什么?”路朝和问他。

    陈昂没有说话,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路朝和拧着眉,低沉的声音喊他,:“陈昂?”。

    陈昂停下脚步,脑中忽然想起,李艺简之前坚定的对他说:“我喜欢江南,所以他不能和沈笑结婚”。

    他低低的笑了,这个女人比他果敢,比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陈昂背对着路朝和,语气平淡却又有不容置疑的坚定:“我也爱沈笑,所以,她不能和江南结婚”。

    这一次,我也想勇敢一点,虽然很无耻,但我愿意一试。

    路朝和一愣,心里百味陈杂,慢慢的说出四个字:“注意分寸”。

    陈昂微微一笑,侧头看他:“谢啦!”。

    路朝和盯着他刚刚站立的地方,看了许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叹了口气。

    苏一一早上都心神不宁的,早会的时候频频走神,直到散会了也浑然不觉,手握着白大褂兜里的手机,时不时地低头去看。

    沈怀看的真切,两位置挨在一起,他用手肘碰了碰她。

    苏一一惊,抬眼看他,眼睛又一扫,发现人都走光了,她知道这很不应该,一点都不专业,她微微低下了头。

    沈怀问她:“出什么事了吗?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此话一出,苏一就知道沈笑没有告诉他,那她也没有必要多嘴

    “没什么,昨天没休息好”

    沈怀看了眼她微红的耳朵,眸光微闪,他起身,平静的对她说:“嗯,查房去吧”。

    苏一点头跟着他站了起来,电话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她连忙拿出来一看,沈怀也看到了。

    “不好意思”苏一丢下这句话,越过他,直接边往外走。

    沈怀看着她的背影,真是急切!

    苏一走到走廊尽头,背靠着墙,问:“怎么样,严重吗?”。

    那边好似犹豫了下,才说:“一一,你真的就那么关心江南他们嘛?”

    “嗯?”苏一顿了下,这个问题好耳熟,她来不及细想,当时想到的就是大事不好,语气都严肃了起来:“是不是事情挺严重的?”。

    路朝和揉了揉眉心,夹在中间的感受真难受,:“不严重”。

    “嗯?”。

    “能解决,你放心,看到你这么关心他,我就是有些吃味”。

    苏一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她有些不悦的说道:“你别闹了,刚刚吓死我了”。

    路朝和低低的笑了几声,恢复了不正经的语气:“别生气,我晚上补偿你”。

    “神经”苏一骂了一句,果断的挂了电话。

    她也松了口气,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沈笑

    没了心理负担,之后的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

    ………

    医院天台

    沈怀单手撑在墙上,眺望着远处,高楼交错,车流拥挤,喇叭声声,混合着他的烟草气味,飘向远方。

    他没有烟瘾,确切的说他根本就不喜欢抽烟,可他现在心情烦躁,就是想抽,于是,向同事讨了跟烟。

    一根烟能抽多久呢,大概十分钟吧!

    十分钟的时间,够他理清思绪,平复心情。

    最后一口,沈怀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踩灭,又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这才准备下去。

    刚走了两步,天台的铁门就被推开了,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沈怀后退几步,靠在一旁,因为视觉问题,这个位置别人看不到。

    安晨环顾四周,发现没人,松了口气,拄着拐杖慢慢的往前挪。

    因为单腿的原因,没一会就累了,她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慢慢坐下,拐杖被她随意的丢在一边。

    安晨想起了刚刚的那个眼神。

    那个补课老师,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医生看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一样。

    平淡且没救。

    那一瞬间,她觉得茫然无措,甚至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所以她找了个借口,溜出来。

    因为背对着,沈怀看不清她的脸,半长的头发散在脑后,藏在蓝白条纹里的身形消瘦,再往边上一点,是一条拐杖,没等他细想,那姑娘就扯开嗓音喊:

    “啊………我不想学习,太难了,太累了,………啊………我不会”。

    喊完之后,安晨舒服多了,以前她总觉的这个行为幼稚可笑,但是没想到还挺管用的。

    沈怀一个没忍住,扑哧一笑,现在还有这么可爱的人嘛?

    安晨听到有声音,惊恐的回头一看,没发现有人,可她刚刚明明听见有人笑的。

    她试探性的问了句:“有人吗?”。

    沈怀见躲不下去了,他收起笑意,又是一副翩翩公子模样,慢慢的走了出去。

    果然有人,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医生,那她刚刚……安晨羞红了脸,指责道:“你怎么偷听别人说话啊!”

    沈怀微微一笑,:“我可没偷听,我在抽烟,是你自己没发现我的”。

    安晨有些无语,明明就是你自己躲在角落里的,她没说什么,拿起旁边的拐杖,摇摇晃晃,差点摔倒。

    沈怀一个激灵,弯下腰,礼貌的扶住她的手臂

    安晨站稳后,向他道过谢,拄着拐杖往下走

    沈怀侧头看她,还是挺倔强一小姑娘,他摇头笑了笑。

    安晨气呼呼的回到病房,想起刚刚就觉得丢脸,讨厌的男人,她呜咽一声,拉起被子,蒙住脸。

    ………

    皇庭娱乐会所

    这个地方江南并不陌生,很多商人约人谈事都喜欢约在这里,他以前很喜欢来这,这里的氛围让他觉得轻松,不过,向沈笑求婚以后,这里倒是没来过了。

    他不用侍者,熟门熟路的就找到了约定的那个包厢

    推开门就是震耳欲聋的音乐,他揉了揉耳朵,迷幻的灯光不断闪烁,看的人眼花缭乱,大概有七八个人,大家玩的正嗨,没人注意到有人来了。

    他轻轻带上门,一眼扫过去,最后在角落里看到林总。

    林总正在和身边的女子在低声耳语,因为灯光太过昏暗,他看不清那女子的模样。

    他整理心绪,脸上推起笑容,走了过去,在他面前站立,弯腰喊了句:“林总”。

    两人谈话的声音戛然而止,纷纷抬头看他

    江南眸光一闪,看到旁边的李艺简,笑容僵了片刻,随后释怀,当初林总这个大客户就是她给介绍的,现在出了事,她出现在这里也正常。

    “来,小江,这里坐”。

    林总往左挪了挪,空了个位置给江南,恰好就在李艺简旁边。

    他看了李艺简一眼,后者似笑非笑的回看他,这眼神让他觉得很有深意,心头涌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感觉到他的迟疑,李艺简嗤笑一声:“坐啊,怕我吃了你啊?”。

    江南微微皱眉,在那个位置坐下,转头对林总说:“林总,关于那批钢筋,我想……”

    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总打断,林总递给他一杯酒说,:“你怎么刚来就谈公事啊!钢筋的事一会儿再说,先喝酒,要不唱首歌也行”。

    江南觉得这个林总,就是故意刁难的,他不留痕迹的看了李艺简一眼,发现她正盯着面前的大屏幕看,压根没注意到他这里。

    江南没有反驳,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他看了眼前的酒一眼,果断站起身,点了首经典老歌。

    “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

    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

    今天的你我

    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

    这是一张旧船票

    能否登上你的客船”

    包厢里原本吵闹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目光都投在正中央唱歌的男子。

    李艺简痴痴的望着,她也没喝多少酒啊,怎么忽然就醉了呢。

    她忽然想起江南让她心动的那个夜晚,也是这样,仅凭一首歌就让她深陷其中,事后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曲即罢。

    掌声响起,其实江南唱歌是好听的,他笑了笑,重新回到座位。

    林总笑着说:“唱的真好啊!”。

    b2001041k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