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其他类型 -> 一朝一和渡余年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酒店套房,富丽堂皇,灯影濯濯。

    缩在角落里的女人,看起来分外落寞。

    king半蹲在她面前,骨节分明的食指,挑起她削尖的下巴。

    原先一张艳丽的脸,现在憔悴不堪,眼神空虚的让人心疼。

    这样的她是他不曾见过的。

    king还记得初见时,她给他的感觉,明艳,冷漠,还有孤独,在人群中,独树一帜。

    从某种意义上,他们属于同一种人,所以他把她带在身边,集团里的传闻,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这个女人漠不关心,用行动,能力证明自己不是花瓶。

    他对她的感觉,欣赏有点,爱慕也有一点,只是他清楚的知道,她心里没有他。

    他轻笑一声:“daria,忘了那个男人吧!我带你回美国”。

    季娅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不甘心。

    她想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苏一,那个没她漂亮,没她有能力的女人,到底哪里好。

    king轻叹一口气:“其实我们才是一种人,你没有机会的”。

    自私。

    冷漠。

    爱情太奢侈。

    我们不需要。

    我们就是这么一种人。

    不知道是哪句话触动了她,她轻轻的低下头,嗓子干哑,试了几次,才艰难的发出声音:“合同签了吗?”。

    king低声应了句。

    良久。

    季娅说:“king,我在你身边工作了七年,我想歇歇”。

    king丝毫不意外,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坚韧,一意孤行,这也是他如此欣赏她的原因。

    “好,daria,但是,我希望不会太久”。

    ………

    如常的一天。

    江南和沈笑窝在家看电视,机票已经买好了,一个星期后会回b市的。

    江南忽然接到了公司的电话,听完以后,神色大变。

    沈笑见他脸色苍白,关切的问:“出什么事啦”。

    江南正在换衣服,脸色阴郁,沉声道:“公司出了点事,我得去看看”。说完就走了。

    “你慢点,别着急”沈笑对着他的背影,扬声说道。

    江南急匆匆的赶到公司,一排人早就等着他了。

    “怎么回事?”。

    这些人,都是从一开始就跟着他的了,之间的感情就像兄弟一样,有人直接说:“之前发给林总的那批材料,今天他们退回来了一部分,说我们的材料造假,发给他们的是劣质钢筋,根本造不了房子,剩下的他们要留下做证据,还说……还说要告我们”。

    江南听完还算淡定,沉思了片刻,说:“那批材料不是从赵总那里进来的吗?”

    “是啊,T型钢筋一直都是从赵总那里进的,这次来的货,我们也检查过了,没问题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说着这里,他有些心虚,他们只是象征性的检查一下,都是老合作伙伴了,一直都合作的很好,谁也没有料想到会出这种事。

    “退回来的钢筋呢,带我去看看”。

    仓库。

    江南蹲在地上,仔细查看,实心部分还有泥屑,的确很劣质。

    他站起来,紧锁着眉,冷静吩咐:“小李,你带几个人去赵总那里拜访一下,林总那里我会亲自解释的”。

    接下来的两天,江南忙的昏天暗地,沈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问他什么也不肯说,总是含糊其辞说公司出了点小问题,她说她去公司看看吧,他也不让。

    江南心里也烦的很,有种不好的预感,会不会是有人故意的,没一会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他平时没得罪过什么人,谁会闲得无聊故意陷害他。

    每个环节,他都仔细调查了,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而那两边就像约好的似的,矢口否认,油盐不进。

    也对,这种犯法的事,谁会承认。

    又是一天半夜到家。

    江南开了一盏的小灯,闭着眼仰躺在沙发上,这件事要想妥善处理,恐怕有些棘手,可是婚礼将近了,一想到这些破事,他的太阳穴就突突的挑。

    温热的触感从太阳穴传来,他睁开眼一看,扯了个笑容:“我吵醒你了吧”。

    沈笑看见他眼里的红血丝,心里叹了口气,她摇了摇头,说:“我起来上厕所,看到外面有光,以为是没关灯,我就出来看看”

    事实是,她压根就没睡,他越是不说,她就越容易瞎想,想啊想啊,就整夜睡不着,可是她不能说,怕他担心。

    “在这里睡要着凉了,回房间去吧”。

    江南抬手拉过她。

    沈笑就顺势坐在他怀里,手任由他捏着。

    谁也没有说话,一时之间,房间安静无比。

    沈笑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轻声低语:“江南,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扛,你不要怕”。

    江南听完心都颤抖了起来,他的下巴支在沈笑头顶,洗发露的清香钻入他的鼻子,他很想告诉她,笑笑,公司出事了,很严重,处理不好,我可能就要面对牢狱之灾,可是他是一个男人,男人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已经约好了赵总,明天见。

    “没事,笑笑,我能处理好,你就乖乖准备当我的新娘”。

    沈笑沉默不语,半晌才说:“好”。

    ……

    事发第三天

    沈笑实在是憋不住了,一大早的就赶去了医院,她想这件事,可能路朝和能帮她一把。

    苏一老远就看到了沈笑等在门口,她有些奇怪,一路小跑过去。

    沈笑也看到他了,向她招手。

    “这么早,找我有事啊”。

    沈笑点头,环顾四周,手指着一家早餐店,对她说:“我们去那里说”。

    苏一见她神色凝重,不敢迟疑,连忙跟着她走

    医院门口的早餐店,简陋,因为便宜又离医院近,人还挺多的。

    四周嘈杂,两人随便点了些东西,坐好。

    沈笑说:“江南的公司出事了”

    苏一一惊,她是了解沈笑的,一般的小事,她是不会说与她听的,更何况像今天这样,一大早的就在医院等她,肯定挺严重的。

    “出什么事了”。

    沈笑皱了皱眉,:“具体我不清楚,江南不愿意告诉我,但肯定不是小事,他这几天,每天都是天还没亮就去公司了,半夜才回来,我是在担心”。

    她顿了顿,继续说:“我也是没办法了,既然是公司上的事,路朝和认识那么多人,你看看他能不能帮帮忙”。

    苏一听完急死了,低声骂她:“你怎么不早说啊!还有江南也是,就这么喜欢死扛”。

    “我这不是怕麻烦你嘛?”。

    “笑笑”,苏一难得这么正色的喊她。

    她这一出声,沈笑就知道她不高兴了,她叹了口气:“一一,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我是别人嘛?”。

    “你当然不是,可是路朝和毕竟没有那个义务帮我们”。

    “好了,我一会儿就跟路朝和说,你先回去等我消息,你也别太着急了”。

    沈笑点头,到嘴边的谢谢又硬生生的咽回去了。

    ………

    沈笑离开后,苏一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打了个电话给路朝和。

    路朝和刚到公司,看到开电显示,勾了勾唇,接听。

    “怎么,一会没见,就想我了啊”。

    苏一现在没心思和他耍贫,把事情和他说了。

    到最后语气都软了下来:“路朝和,你帮帮江南吧”。

    路朝和听完,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可又禁不住她这软言软语。

    他说:“好好好,你别担心,等我查清楚了,回你电话”。

    苏一不放心,他工作那么忙,又加了一句:“那你不要忘记了”。

    路朝和失笑:“夫人要求的,忘不了”。

    得到保证,她这才放心的挂断了电话。

    路朝和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收了笑意,当即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

    陈昂哈欠连天,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一大早的,叫我来什么事啊?”。

    路朝和开门见山的说:“你不要搞江南了,你这种做法得不到沈笑的”。

    陈昂听的云里雾里,随后大骂:“你神经病啊!”

    这一大早的连番轰炸叫他过来,说些莫名其妙的事。起床气不可避免的犯了,本来昨晚就睡得晚。

    江南的事算不上是什么隐秘的大事,他的助理没一会就把事情的原委调查出来了。

    路朝和发现和苏一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连他的脾气都变得越来越好了。

    他把刚刚得知的情况如数的说了出来,末了,又说:“江南他的公司规模很小,他平时的业务也很稳定,做事光明磊落,根本得罪不了人,这件事根本就是有人刻意为之的,目的是什么,我想我们都心知肚明”。

    这会陈昂算是听明白了,心里暗自感叹,李艺简那女人,真他妈的心狠。

    他摊摊手,一脸无辜:“不是我做的”。

    路朝和说:“我知道不是你做的,但你一定提前知情”。

    他陈昂要是想整一个人,犯不着用这种低级的手断,更何况,他一向是不喜欢欠别的人

    陈昂不可置否,:“我承认李艺简之前找过我,但这件事和我的确没关系,我也没想到她这么狠”。

    路朝和眉头微皱:“李艺简是谁?”

    陈昂咧嘴一笑:“他的姘头”。

    b2001041k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