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玄幻仙侠 -> 三界衙门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杜良虽然只是筑基修为,但只要在鬼衙门里,他就是神,甚至可以做到‘言出法随’。

    ‘刑’字令掉在地上,高高弹起。

    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时,大堂内突然降下无数雷霆,狠狠劈在那鬼将军的身上,刹那间雷蛇电闪,惨叫连连。

    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下意识的向后靠了靠。如此强大的雷电劈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看着都疼。

    尤其是丙三和丁六二司,更是胆颤心惊,他们本是阴司鬼物,对于雷电这等至刚至阳之力最是恐惧。

    二司对视了一眼,不知道是因为鬼衙门的缘故,只以为是杜良的手段。

    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招惹这厮,太他娘的吓人了。

    雷霆本就是污浊之物的克星,那鬼将军又被剥离了一身修为,此刻在雷霆中凄厉惨叫,连着一众小鬼喽啰也没能幸免,全都倒在地上哀嚎。

    杜良的目光依旧冰冷。

    这点惩罚相比于一村人的性命还远远不够。

    “只可惜没有找到季先生和大司祭等人的魂魄,不然一定要好好惩戒一番。”杜良遗憾的说道,虽然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到二司耳中。

    丙三看了丁六一眼,踌躇了一下,还是对着杜良抱拳道:“大人刚刚说的可是两日前死去的人?一个先生模样的老者,一个老妪,还有一个胖子?”

    杜良闻言眼睛一亮,激动的点头道:“没错,正是他们三人,二司可曾见到?”

    丙三不敢隐瞒,如实说道:“回大人,那三人昨日已被我们锁到了地府中,交给判官大人等待审判。”

    “可惜了。”杜良颇为遗憾,这三人的罪行同样不轻,就这么放到地府里投胎,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

    丁六看着杜良的脸色,心里猜到了什么,向前走了一步,试探性的说道:“大人,那三鬼还没有接受审判,您可以把他们的罪行说与我们,再由我们转述给判官大人,到时候必定会狠狠惩罚一番。”

    “对啊?”

    杜良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即便不能在他这里审判,那么将罪行告诉地府判官,同样可以重罚,甚至比他审判的更重也说不定。

    传说地府判官在处理生前作恶的鬼魂时,下手都很重。

    “大人可将他们的罪行和过程一一讲来,我们一定会一字不漏的转述给判官大人。”

    “那就有劳二位了。”

    “大人请讲。”

    “是这样的……”

    杜良挥手撤掉响彻不停的雷电,鬼将军和一众小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连魂体都变得暗淡下来。

    杜良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向众人说道:

    “那季先生很早就委身在子午县教书,而且专教百姓们敬仰神灵的思想,使得子午县几代人都受到他的荼毒,思维腐朽,不思进取,一心想只着求神拜佛,导致整个子午县贫穷落后,这是罪其一。

    大司祭刚好抓住百姓们这样的心理,利用大司祭的身份,以山神为噱头每月举行献祭,劳民伤财不说,更骗取百姓们的香火之力祭献给祭坛下的妖物,这是罪其二。

    而季先生之所以能坚持这么多年,并且获得百姓们的爱戴,很大原因就是因为有李家的资助。那李守一为了掌控整个子午县,甚至以毒物谋害当朝县令,这是罪其三。

    当我破坏了他们的计划,迫使他们杀人布阵,提前出手,甚至与祭坛下的妖物合作,欲坑杀整个子午县的生灵用来修炼,这是罪其四。

    当事情败露后,他们又破釜沉舟,引出尸鬼,残害我子午县六十余人,这是罪其五。

    而且,我若是没猜错的话,这鬼将军很可能也是他们弄出来的,只是碰巧被我封印在了画中,这也是导致他们不得不提前出手的原因之一。”

    杜良话落,场下鸦雀无声,尤其是老县令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们之前或许也有一些判断,但此刻听杜良从头到尾的讲述一遍后,还是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丙三和丁六也在心底倒吸了一口气,万万没想到这小小的子午县,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险些化为死城。

    在场之中,唯独古小月最镇定,因为杜良猜到的她基本也知情,但还有一点让她也很疑惑,忍不住开口:

    “我一直有一事不解。”

    “什么事?”

    “那日我们与季先生交战,在处于弱势时,为何你知道向李守一出手会使季先生和大司祭的分心,他们完全可以不顾李守一的死活,继续对付我们的。”

    杜良闻言笑了笑,转头看向老县令:“爹,你可知道季先生与李守一的关系?”

    老县令一愣,思索了一番说道:“那李家一直和季先生的关系很好,至于他们的关系,我就不清楚了。”

    “哈哈哈……”

    杜良大笑了一声,目光明亮的看着众人:“其实你们应该知道的,季先生很早就告诉你们了?”

    “什么?”

    众人再次疑惑,不知他言下之意,张龙也有些焦急:“大人,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良这才笑吟吟的解释道:“‘李守一’不就是季么?”

    众人闻言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

    老县令猛地一拍大腿。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那‘李’字加个‘一’不就是‘季’么?原来他早就告诉我们了?”

    “你是说,那李守一实际是季先生的孩子?”

    瘸子众人面面相觑,脸上都带着怪异的表情,谁能想到呢,那李守一三个字竟是个字谜。

    “而且,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大司祭很可能和季先生是夫妻关系。”杜良语不惊人死不休,再次让众人张大了嘴巴。

    “对,我想起来了。”

    老县令叫了一声,大声道:“当初大司祭曾失踪过很长一段时间,她回来后,刚好就是李守一出生的时间,八成是被他们掉了包。他娘的,我就说么,那李成方和李守一怎么长得一点也不像。”

    “哎。”瘸子叹了口气:“原来李成方一直在给别人养儿子,恐怕他到死也没想到吧?”

    “哎……”

    听了他的话,众人又是一叹,原来李成方也是受害者啊。

    待众人唏嘘了一番后,杜良这才站起身,对着二司抱了抱拳:

    “二位阴司大人,这厮我已惩罚过,你们可以带走了,至于那季先生等人的罪行,就劳烦二位转达给判官大人,我已准备了香烛和元宝,算是一点心意。”

    “区区小事,大人不必挂在心上,能为人间百姓伸冤,也是我们的自责。”

    丙三和丁六推辞了一番,最后执拗不过,还是乐呵呵的收下了财物,然后锁着鬼将军和一众小鬼喽啰离开。

    “行了,我们也散了吧。”

    众人纷纷起身,离开大堂。杜良收回鬼衙门,重新回到rou-体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