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玄幻仙侠 -> 三界衙门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杜良紧紧地盯着张龙,希望能通过自己炽热的眼神让他改变想法。

    然后,张龙始终看着自己的脚尖,根本不给杜良和他对视的机会。

    片刻之后,杜良眨了眨酸胀的眼睛,不满的闷哼了一声:“放心吧,等我回来还你。”

    “谢大人。”张龙象征性的抱了抱拳,随后逃也似的跑开了。

    “小气的家伙。”

    杜良看着张龙的背影啐骂了一声,随即看了看四周,见大家都在低头忙碌,这才大步向门口走去。

    “大人。”

    门口看守的衙役推开门,恭敬的站在一旁。

    “嗯。”杜良应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背影一点点消失在灰蒙蒙的街道上。

    杜良离开后,本在忙碌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里的活计,全都望着杜良的背影,眼角湿润。

    与此同时,睡在床上的老县令也睁开眼,木讷的看着天花板,久久未语。

    谁能想到呢,当初那个人见人怕的纨绔少年,如今竟扛起了整个子午县的命运,甚至连一个能与他并肩作战的人都没有。

    看着他走在街上的孤独背影,很多人大哭起来。

    这一去……还能否回来?

    杜良没有听到后面的哭声,此刻走在大街上,脸色十分凝重。

    就这么大一会,已经斩杀了数名尸鬼,还能看到更远的地方有尸鬼向衙门府的方向走去。

    当百姓们汇聚在一起时,就会使得那里的气息浓郁起来,自然会把整个子午县的尸鬼都吸引过去。

    如今煞气更加浓郁,尸鬼也变得更加凶残,让张龙带着一群只懂得种田的百姓去对抗,确实压力很大。

    但那都是张龙的事情了,他已没有精力去管了。

    “一定要挺到我回来。”杜良看着衙门府的方向,默念了一声,转身大步离开。

    如今的祭坛外煞气翻涌,足足覆盖到了两里之外,暗红色的气体好似有生命一般,显得极为狰狞。

    杜良提着青铜灯,大步走了进去。

    青铜灯外立马佛光大亮,隐隐能看到一尊佛陀盘坐其中,神圣玄奥,四周翻涌的煞气遇到佛光后纷纷退避,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杜良沐浴在佛光中,手持着青灯,好似普度众生的少年僧侣一般。

    祭坛上的裂缝还在不断喷涌煞气,杜良蹲在裂缝上向里面照了照,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

    杜良问道:“现在怎么办?”

    古小月:“下去看看吧。”

    杜良:“不妥,就这么冒然下去的话,说不定……啊……”

    古小月:“那么多废话。”

    杜良的话还没说完,青铜内上突然传出一股拉力,拽着他一头栽到裂缝中,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

    杜良已经做好了摔在地上的准备,却发现足足坠了十几息,竟然还没触底。

    “这么深?”

    杜良心头一惊,这么高掉下去,还不得粉身碎骨?

    不过很快青铜灯上传来浮力,缓解了下降的速度,然后平稳的落在地面。

    杜良站稳身体后,立马提着灯警惕的向四周照了照。

    “嘶……”

    看清地面的样子后,杜良倒吸了一口凉气。

    目光所及之处,竟全是皑皑白骨,也不知死在这里多少年了,稍微碰一下就会破碎。

    确定附近没有风险后,杜良这才开始打量四周。

    借着青灯上的佛光,杜良依稀看到这是一处巨大的山洞,上窄下阔,头上唯一的亮光就是那祭坛裂开的缝隙。

    再看四周,到处都是岩壁,或许是常年被煞气侵袭的缘故,墙壁上坑坑洼洼,很不平整。

    在他的前方,是一条蜿蜒的峡谷,黑乎乎的不知通向哪里,那些煞气便是从峡谷的尽头涌来。

    杜良走在峡谷中,只有脚下哗哗的踩踏声回荡四周。

    轰隆隆……

    就在杜良聚精会神的打量四周时,头上突然传来轰鸣声,猛地抬头看去,一块足有千斤重的圆形巨石极速滚落。

    “小心。”

    杜良全身紧绷,在古小月开口时,脚下御乘风踏出,像一道离弦之箭,瞬间到了三丈外。

    轰……

    巨石砸在杜良刚刚踏足的地方轰然破碎,溅起的碎石飞向四周,很多溅到杜良身上,痛的他直咧嘴。

    这时,一道身影从前方闪过,隐约是大司祭的样子。

    杜良抖了抖身上的碎石,脚下踏着御乘风,向着那身影追去。

    片刻之后,杜良冲出峡谷,来到一处怪石嶙峋的空地上,放眼望去满眼都是高耸怪立的石峰,好似迷宫一般。

    哒哒……

    就在杜良犹豫之时,大司祭的身影出现在石林中,正满脸怨毒的看着他。

    “杜公子,没想到你竟然赶下来送死,倒是叫本尊有些意外啊。”季先生不知何时到了杜良身后。

    杜良转身看去,却发现此刻的季先生双目墨绿,脸上青筋暴起,獠牙已经撑破嘴皮,露在外面。

    看来这两天他在里面受到煞气的侵蚀,修为也进步了很多。

    “没想到子午县最受人敬仰的季先生,竟然会变成这般模样,真是叫人……咦,鬼将军……?”

    杜良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惊恐的看向季先生身后。

    “嗯?”季先生脸色狂变,惊慌的看向身后。

    这时,杜良化作一道残影,直奔石林中的大司祭冲去,瞬间到了大司祭跟前,伸手点出一指。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司祭措手不及,但她的反应却极快,在杜良的身影刚刚到来时,袖间一条彩带射出,直奔杜良的胸口撞去。

    “黔驴技穷了么?”杜良冷笑,指尖符文闪动,瞬间将那彩带点碎,然后狠狠的点在大司祭的胸口上。

    砰……

    如今的杜良已是凝气境,再加上两道符文的威力,瞬间洞穿大司祭的胸膛,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嗯?”

    杜良一击得手,反而露出异色,这也太容易了吧?

    大司祭嘴角溢出鲜血,低头看着胸前的血洞,脸上竟然露出解脱似的笑容,倒在地上后,目光望着石林深处,似乎在遥望着什么。

    “啊,我杀了你。”

    就在杜良疑惑时,身后突然响起季先生气急败坏的吼声,一股冷冽的杀气由远及近。

    杜良来不及思索,只好转身对上暴怒的季先生,在其冲来之时猛地将手中青铜灯扬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