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玄幻仙侠 -> 三界衙门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其实做这些学生们的先生,杜良也是临时决定的。

    虽然这些学生多多少少的都受到过季先生的洗脑,但好在年纪尚小,如果‘挽救’的及时,还有‘扳’过来的可能。

    更主要的是,杜良也想试试,如果将自己上一世所学的东西传授给他们,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呢?

    当新知识与旧思想碰撞在一起后,会产生怎么样的火化呢?

    甚至说不定,这些孩子很有可能成为他将来改变世界的基石。

    所以,杜良并不仅是说说那么简单,而是真的打算教会他们一些东西,让他们成为第一波与自己有共同语言的人。

    这样的话,自己或许就不会那么‘孤独’了。

    越想越兴奋,回到衙门府后,杜良睡意全无,索性取出笔墨,将上一世自己所掌握的知识一点点整理出来。

    连刚刚获得的游仙枕都被他丢在一边,可见他现在的心情。

    天快亮时,古小月终于回来了。

    出现在屋子后,发现杜良竟没有睡觉,而是趴在床上兴冲冲的写着么,连自己回来了都没发觉。

    古小月不免有些好奇,静静的悬在半空,看着杜良写了满床的纸张。

    许久之后,古小月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张口问道:“你写的这些都是什么?”

    “啊?谁?”

    杜良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这才看到悬在他上面的古小月,松了口气,一边拍着胸脯一边没好气的道: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老悄无声息的往人身后站,你想吓死我啊?”

    “哦。”古小月不在意的答应了一声。

    “对了,你那边怎么样?可追到那个……那个彩衣?”

    “没,让她跑了。”

    “哎……真是蠢……啊,难为你了。”杜良将半个‘蠢’字生生卡在嗓子里,及时改口。

    古小月阴晴不定的盯了杜良许久,这才冷冷的解释道:“本来就快抓到它了,结果突然出现一个老者,被他救走了。”

    “老者?什么老者?”杜良想了想:“是不是胸口受伤的老者?”

    “你怎么知道?”

    古小月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所以十分疑惑。

    杜良傲娇的笑了笑,然后对着古小月伸出手指,指尖闪过一道金光。

    “我已经获得了天罡石的部分认可,这就是奖励。”

    “这是……天罡符文?”古小月明显比杜良识货的多,一眼就看出来那符文的来历,眼中闪过震惊之色。

    她虽然相信杜良可以获得天罡石的认可,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杜良得意的点了点头,看着手指上的金芒:“我就是靠着它出其不意击伤季先生的,不然你现在都看不到我了。”

    “难怪。”古小月看着杜良,似乎对他有了重新的认知。

    虽说杜良平时有些不着调,却没想到他悟性这么高,不仅练会了‘欲乘风’,还这么快就获得了天罡石的认可,多少有些意外。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呢,这些是什么?”

    古小月突然指着床上的纸张问道。

    “哦,这个啊。”

    杜良捡起古小月所指的纸张,然后神秘的道:“这些是我创造的符号,代表着一二三四……”

    古小月皱起眉头,看着纸上奇怪的符号,有些不解的问道:“好好的数字,为什么要写成这个样子?好难看。”

    “这你就不懂了吧,用这些符号代表数字不仅容易书写,而且方便计算,不信我们试试。”

    杜良从床上取出两张空白白纸,继续开口道:“咱俩同时计算一百二十七乘以四百三十六,等于多少?”

    古小月将信将疑的拿起笔,开始在纸上勾勒,而杜良这里也开始计算。

    片刻之后,古小月摇了摇头,纸上已经写满了数字,但还远远不够:“我需要一个算盘。”

    杜良微微一笑,拿起手中纸,示意给古小月:“我已经算出来了,五万五千三百七十二。”

    “这么快?”

    古小月一惊,杜良仅仅在纸上随便勾画了几下,就算出了这么庞大的数字,实在出乎她的预料。

    “怎么样,神奇吧?要不要我教你?”

    杜良将纸张放在床上,得意洋洋的看着古小月:“你求求我,我就教你。”

    “不。”古小月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

    “不学?”

    “不求。”

    “那我才不……”

    砰……

    片刻之后,杜良捂着一只眼睛,耐心的教古小月怎么从一写到十,每个符号对应着什么数字,待古小月记牢后,又教她怎样将这些符号组合在一起,构成更大的数字。

    古小月十分聪颖,很快就掌握了阿拉伯数字的精髓,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新奇之色。

    “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永远写不完,永远都不会出现最大的数字?”

    “没错。”

    杜良揉了揉淤青的眼眶,解释道:“你说的意思,用术语来说叫‘无限大’。”

    “无限大?有意思。”

    古小月又想了想,问道:“零代表没有,那么一就代表最小了?”

    杜良摇了摇头,将手中的纸张拿起来问道:“那我问你,这是几张纸?”

    “一张。”

    撕拉……

    杜良将手里的纸张一撕为二,然后举起其中的一半又问道:“如果整张纸是一,那么现在这半张纸代表多少?”

    “半个一?”古小月试探性的说道。

    “没错,半个一也叫零点五。”杜良拿起毛笔在阿拉伯数字五前面写了个零,然后又在中间点了个小数点。

    “原来如此。”古小月的眼睛亮了起来,终于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杜良咧嘴一笑,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学生竟是古小月,有心调笑几句,却突然觉得眼眶有点疼。

    第二天如约到来,子午县依旧像往常一样平静,直到学堂里传出季先生被神灵带走的消息,才引起了轰动。

    原本那些学生对杜良的话是不信的,但是第二天足足等了一上午,都不见季先生的身影。

    要知道,季先生平时是最守时的,过去教书的几十年里,从未迟到罢课过,甚至带病上课也是常有的事。

    如今,从来不迟到的季先生竟然不辞而别。

    再想起昨夜杜良所说的话,让这些满脑子封建迷信的学生渐渐信以为真,很快就传出了季先生被神灵选中的消息,使得整个子午县都起来。

    直到当天下午,杜良出现在学堂里,开始了人生的第一堂课。

    杜良并没有带书,也没教他们诗词歌赋,而是带了一根细线,两个木头杯子和一个打磨的十分光滑的凹面琉璃镜。

    讲堂上,杜良笑呵呵的看着下面的学生,说的第一句话竟是:

    “我说就是神仙,你们信不信?”

    如此特殊的开场方式,让所有学生都楞了一下,紧接着哄堂大笑。

    更有人气哄哄的指着杜良,怒斥他侮辱神灵,这是对神灵的大不敬。

    杜良敲了敲木桌,待众人安静下来后,神秘兮兮的说道:“如果我说我可以不用火石和任何火源,就能点燃这张纸你们信不信?”

    说着话的时候,杜良取出一张黑纸,示意给大家。

    下面的学生们立马被勾起了好奇心,并且全都表示不信。

    “那我们就来打个赌,如果我成功了,你们今后就要叫我杜先生如何?”杜良像狼外婆一样,循循善诱。

    “好……”

    学生们异口同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