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承包大明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表白?拒绝?

    “我呸!”

    张诚一脸鄙视得看着郭淡,“你就省省吧,人家飞絮会看得上你。哼!”

    郭淡只觉自己受到了莫大得委屈,“內相,讲道理,我年少英俊,月入万两,她凭什么看不上我。”

    张诚咯咯两声道:“你小子难道比潞王还要强吗?”

    那朱翊鏐可是惦记杨飞絮好些年,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一直未能得逞,关键就是打不过。

    郭淡神情一滞,心中暗骂,你这个死太监,拿谁跟我比不好,拿潞王来跟我比,我哪点不比潞王强,只是我不敢说而已。当即嘿嘿笑道:“那当然是没有。內相请坐,请坐。”

    张诚笑了一声,来到沙发前坐下,突然道:“郭淡,你这月入万两,可真是月出事来了。”

    郭淡故作诧异道:“內相此话怎讲?”

    “你可就别装了。”张诚哼了一声:“自那些消息出来之后,许多大臣建议陛下与你重新谈判,都嫌你赚得太多了。”

    郭淡激动道:“哪有这样的,我不承包的时候,卫辉府可是年年欠税,我还是如数交税,那钱可都是我凭本事赚得。”

    张诚叹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不过是一个小商人,你赚这么多就是不应该。”

    “是吗?”

    郭淡神色一变,憨厚的点点头道:“那就重新谈呗,我让点出去吧。”

    “这可使不得啊!”

    张诚激动道:“这钱究竟是谁的,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

    可话一出口,他便反应过来,指着郭淡道:“好你个臭小子,竟敢在咱家面前玩这些小聪明。”

    郭淡嘿嘿笑道:“內相勿怪,我不过是说说笑,还请內相转告陛下,没有陛下的旨意,我是一文钱不会让的,契约上写得是多少,就是多少。”

    “你知道便好。”

    张诚哼了一声,又一脸八卦的问道:“不过话说回来,当真就有那么多多吗?”

    郭淡叹道:“不瞒內相,我现在还真不清楚,大概算起来,应该有吧,要多也多不了多少。”

    敢情还是只多不少?张诚啧啧两声:“咱家还真没有想到,一个卫辉府把税缴了,把军费给了,还能赚这么多,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郭淡呵呵道:“这还不多亏內相,內相的胭脂作坊,可也是出了一份力啊。”

    “你千万别这么说。”

    张诚不好意思摆摆手,道:“咱家自从认识你之后,啥也没有做,就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穷了,而且这可不是咱家这么认为,就连朝中那些达官显贵可都这么认为的,你这么一弄,天下间可是多了很多穷人啊。”

    郭淡郁闷道:“內相,其实我也穷,这些钱可都不是我的,就连在牙行,我也是一个工具人,赚得钱都是属于寇家的。”

    “你小声点。”

    张诚叮嘱他一句,又低声叮嘱道:“陛下此番派我前来,一来是问问你,有没有赚这么多?二来是让我叮嘱你,这事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罢休得,如今这账目还未出来,他们还不太好说什么,等到账目出来之后,他们可不放过你的,你可得记住,这钱不是你的,你可不能松口。”

    郭淡皱眉道:“內相,要不这样,他们要吵的话,那我就直接捐给陛下,弄他一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可是不行。”

    张诚道:“你要是捐给陛下,他们肯定会将这钱抵作内府的税入,你这等于就是捐给了国库。”

    “还可以这样操作?”郭淡诧异道。

    “你对朝中之事还是不太了解,这钱只要拿出来,就不知道是谁的。”

    张诚神情严肃道:“故此陛下让我告诉你,到时候你只管把税交齐,连账目都别给他们看,卫辉府的账目,你只能拿给陛下看。”

    郭淡未经官场,真是不懂里面的行情,其实那国本之争,是一阵一阵的,但是钱的话,万历就一直在跟大臣斗智斗勇,都在想尽办法让对方少拿一点钱,万历就怕郭淡扛不住压力,故此才派张诚前来,叮嘱他一番。

    郭淡早就猜到了,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张诚又叹了口气,道:“不是咱家说你,你这也真是赚得太多了一点,听着都可怕。”

    郭淡苦叹道:“內相,一个州府赚这么一点,真不算多。”

    “那你还想赚多少?”

    “三年之内,至少也得翻上一番,不然的话,我可真是愧对圣恩啊!”郭淡摇头叹道。

    “翻...翻一番。”

    张诚嘴皮子都在哆嗦,一年二十万两得纯收入,你这么厉害,你咋不上天啊!

    忽听得门外有人喊道:“郭淡!郭淡!”

    张诚愣了下,嘀咕道:“这不是小杰的声音吗?”

    果不其然,只见关小杰毫无规矩地推开门,昂首挺胸,大摇大摆得走进来,身后跟着寇义,活脱脱就像似一个闲汉。

    “干爷爷?”这一看张诚在,关小杰不禁面色一喜,立刻快步走过来,道:“干爷爷也在,孙儿见过干爷爷。”

    张诚问道:“你今儿怎么上这来呢?”

    关小杰顿时一脸激动道:“干爷爷有所不知,五条枪今年终于分红了.....。”

    郭淡郁闷道:“我说小杰,什么叫做终于分红了,这五条枪成立可还不到两年,哪来得终于。”

    “你先别做声。”

    张诚激动的向关小杰道:“那咱们分了多少?”

    关小杰道:“咱们分得了三千两,这可都还不算卫辉府五条枪赚得哦。”

    “三...三千两?”

    “嗯。”

    关小杰直点头道。读书楼

    张诚神色一变,道:“三千两你高兴个什么劲。”

    “孙儿.....!”

    关小杰委屈瘪了瘪嘴,又偷偷瞄了眼郭淡。

    郭淡直挠脑门,心想,你这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

    其实这可真是不少了,京师的五条枪去年一年就狂赚两万两纯利润,也就是说将投入、工资这些都给去除了,纯粹的分红,这可是非常非常恐怖的,不仅仅是垄断了整个京城的印刷行业,也刷新了有史以来的印刷记录。

    然而,五条枪还成立不到两年,还有很多市场没有去拓展,就连南京也是今年开始拓展的。

    只是跟卫辉府这么一比,就连零头也当不上了,而郭淡承包卫辉府也才半年多。

    别在郭淡面前谈钱,谈钱就伤自尊。

    故此聊了一会儿,张诚便带着关小杰离开了,毕竟这钱可不是关小杰的,而是他的,见不到郭淡,就还能够自我麻痹,坐井观天,小小兴奋一下。

    等到他们两个走后,一直站在边上的寇义才道:“姑爷,关于五条枪的分红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了,我们还留了五千两在五条枪。”

    其实郭淡不想今年分红得,因为他还打算继续加大投入,但是前些时候,牙行已经从五条枪那边取走了几千两,郭淡索性今年就分一次红,拿了一万五千两出来,关小杰占两成,故此分得三千两。

    郭淡点点头又道:“等会你去吩咐一下,让大家抓紧一点,将手头上的事做好,我打算再延长五天假期。”

    寇义诧异道:“还延长五天?”

    郭淡点点头:“明年将会非常忙碌,多放几天也无所谓。哦,从明天开始,大门就别开了,这都年底了,也没有什么业务上门。”

    “是,我这就去吩咐。”

    寇义离开不久,寇涴纱便来到办公室。

    “听说內相来了?”

    “嗯。”

    郭淡点点头,道:“內相过来叮嘱我,不要把卫辉府的账目泄露出去。”

    寇涴纱轻轻点头,这意思非常明显,这钱绝不能多给,又问道:“如此说来,杨飞絮不是奉命前来。”

    郭淡笑道:“她想进入马赛区的千户所。”

    寇涴纱道:“那你答应了吗?”

    “当然没有。”

    郭淡摇摇头道。

    寇涴纱好奇道:“为什么?这不过是举手之劳。”

    郭淡抬起手来,轻轻揽着她纤细得腰肢,道:“不瞒夫人,我不让她进千户所,是因为我希望她能够继续保护我。”

    寇涴纱惊讶的看着郭淡。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当初就是郭淡主动放杨飞絮离开的。

    郭淡道:“杨飞絮这女人有着很多缺点,她根本不具备一个锦衣卫该有得素养,她也不像外面那四个一般冷酷无情,但是这些缺点在我看来,却是最适合我的,因为她是陛下信任的锦衣卫,并且有太后的背景,但同时她又不是一个多嘴得人,她不会将我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陛下。”

    寇涴纱闻言,黛眉一皱,脸上透着一丝担忧。

    郭淡笑道:“夫人请放心,我是不可能做对不起陛下的事,但是我为陛下做事,可也是为了挣钱。”

    寇涴纱轻轻点头,突然一手捂住嘴,作势要吐。

    “夫人。”

    郭淡不禁神色一紧。

    “我...我没事。”

    寇涴纱摆摆手,过得片刻,她便直起身来,深呼吸两口气,道:“可能是在这屋子里面闷久了。”

    郭淡见她面色无恙,稍稍松得一口气,“那我陪夫人去廊道上走走,哦,我已经吩咐了寇义,明天咱们牙行就关门,不接待任何客人,大家将手头上的事忙完就放假,我们也要好好休息一下,我们两个好像都已经很久没有放过假了。”

    ......

    在当日下午,这一诺牙行便贴出告示,从明年开始,牙行将关门歇业,要等到明年元月十六才开门。

    这引起大家的主意,一诺牙行在这门庭若市之际,竟然突然关门,这真是太蹊跷了。

    “这一诺牙行怎么就关门了,如今可是离年节还有半个多月,可没哪家商家现在就关门。”

    “哼!别说半个月,就是半年多,人家也都无所谓,郭淡在卫辉府半年就赚好几万两,哪会在乎这点钱。”

    “照此下去,恐怕用不了几年,郭淡便可富可敌国。”

    “富可敌国?我明白为什么郭淡这么早关门。”

    “为什么?”

    “就是因为这富可敌国,做买卖可是讲究这财不外露,如今坊间传闻他赚这么多钱,这时候他可得收着点,否则的话,小命不保啊!”

    “说得对,说得对,八成就是这个原因。”

    .....

    一诺牙行突然关门,不但没有低调起来,反而令一诺牙行身处在风口浪尖上。

    几乎所有人都在计算着,郭淡一年能够赚多少钱。

    算着算着,算出郭淡一年就赚了二十万两,毕竟那马赛名义上可也是属于郭淡的。

    这令朝中大臣感到非常担忧,一个商人赚这么多钱,不管他是凭能力,还是凭什么,这就是不应该的。

    可是万历也休假了,早先就已经下旨,以身体不适为由,取消了这一个月的朝会。

    另外,目前到底还这只是推测,具体赚了多少,还得等卫辉府的账目出来之后才能够确定,大臣们也只能忍着,等明年再说。

    PS: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

    dd180529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