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承包大明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存取手续恁地繁琐,要是普通百姓也来存取,就是请一万个人也是不够得,这也充分说明钱庄不是面向大众的,只是为了一个特定的某个小群体服务。

    安全才是第一的。

    要做到防盗防伪。

    对于这一点,秦庄他们是非常满意。

    周丰他们也都是象征性转存一千两到卫辉府,试一试感觉。

    “除此之外,钱庄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存银。”

    郭淡又继续说道:“卫辉府的支出和收入都是非常庞大的,如果各位都觉得大量的银两放在自己身边不太安全,亦或者为了更加方便调动银两,也可以存放到钱庄,虽然那种存银的钱票与这种不太一样,但是安全性大家还请放心,我们做的是非常周密,不可能会被人伪造和盗取的。”

    曹达直点头道:“这倒是挺不错的,我人不在卫辉府,要放很多银两在那边,我还是有些挺不放心的,要是能够钱庄快速转到京师来,那真是太好了。”

    其余人也稍稍点头。

    周丰问道:“那可不可以将卫辉府的钱转去南京。”

    郭淡笑道:“当然可以,只要南京的钱庄开设之后,便可转取。”

    郭淡是要借钱庄制定金融标准,那么首先一点,必须得控制住货币,故此钱庄是肯定要提供存银业务,虽然同样也不对百姓服务,但是百姓手中也没有多少银子。

    这也足以说明,郭淡也没有打算将钱庄的钱票用于货币,都不面向大众,自然就不具备货币功能,也就是说比清朝的银票还要低一个等级。

    对于货币和金融,郭淡是相当谨慎的,毕竟这是他的专业,牙行目前才多少银子,根本具备任何银两储备,没有本位货币的储备,发行货币,那纯粹就是在找死,天方夜谭。

    尝试完这存取业务,郭淡又向他们介绍钱庄的另一个业务,就是股份交易。

    这个就不需要太防伪防盗,因为原则上必须本人前来办理手续,但是有两种交易方式,一种就是面对面出售,还有一种在钱庄挂售,挂售就是为了保护买卖双方的私密性。

    因为目前股份也没有面向大众,一股二三两,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也不需要费太多事,非常简单。

    只不过必须得在钱庄完成交易,唯一不需要在钱庄完成交易的,就是持有者突然暴毙,在持有者没有特指人选的前提下,将会由嫡长子完全继承。

    故此在钱庄更换的新契约中,第一行就写明这一点,必须得在钱庄完成交易,否则的话,一律无效,字体大不说,用的还是红色颜料,非常显眼。

    目前都还只是内测,钱庄正式开张,还要得等到年节之后,因为卫辉府那边也得准备一下。

    刚刚送走周丰他们,寇涴纱就派人请他去一趟总裁办公室。

    “夫君,钱庄那边一切可都还顺利?”

    待郭淡来到办公室,寇涴纱先是问道。

    郭淡苦笑道:“就这点事要是都办不好,将来怎么办。”

    如今还只是关上门自己玩,等到面向大众,那才是真正的挑战。

    寇涴纱白了他一眼,微微摇头,又拿起桌上的一本账目递给郭淡,“这是朝廷去年的账目,都已经出来。”

    当初郭淡以不到三百两的价格,被迫承包国家财政。

    然而,今年马上就要过完,去年的账目也才刚刚出来,不是说牙行速度慢,是这古代效率太慢了,这账目归账目,实际运送到国库的,又是另外一笔数,差不多要一年才能够完全出来,因为要等到各地将实际的银两送到京城,才能够进行。

    “你要不说,我都忘记了这事。”

    郭淡拿过来随意翻了翻,然后点头道:“行吧,我现在去跟陛下做个汇报,免得到时又将这事给忘了,毕竟收了钱,不过这钱,我还真不想挣。”

    “等等。”

    寇涴纱赶忙叫住他,“你就这么看看,便能够看明白?”

    她不敢相信,郭淡的算账能力都已经进化到这种地步,随便翻翻,而且其中很多页数都还没有翻到。

    郭淡苦笑道:“就朝廷这狗屎一般的财政,看不看也都是一坨狗屎,那我又没有点屎成金的手段,到时随便说说就是了。”

    国家财政,是他唯一不想承包的业务,实在是万历逼着他承包下来的,这财政看着心里着急,但又没法改变,那看不看明白又有什么意义。

    他就没关心过这事。

    狗屎?寇涴纱听得都快哭了,“夫君,你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等到陛下面前,你要是没有收住口,那可是杀头大罪啊。”

    郭淡乐呵呵道:“夫人,你真是太不了解陛下了,我要这么说的话,陛下一定会拍掌叫好的。”

    “夫君。”

    寇涴纱眼眶是真的红了,哀求道:“你还是仔细看看吧,万一待会陛下问你,你要答不上,那可就不好了。”

    “路上看看就是了。”

    郭淡已经打开门来。

    “夫君,你等等。”

    寇涴纱直接追了上去,“那...那你也得先做一个财务报表,陛下将财政承包于你,是要你为朝廷制作财务报表。”

    “对哦!你要不说我都忘了。”

    “.....!”

    寇涴纱崩溃了。

    郭淡点点头道:“行,我先下去做财务报表,夫人你放心就是了,这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说着,他便下得楼去。

    寇涴纱在办公室待了一会儿,觉得还是有些不安,于是下得楼去,发现郭淡并不在办公室,这一问才知道,郭淡已经出门了。

    这么快就做好呢?

    这是天才的任性吗?

    .....

    乾清宫。

    “郭淡,听说关于去年的财政都已经出来呢?”

    万历见到郭淡,是颇为激动的问道。

    他对仁政、道德、礼法什么的,都不感兴趣,唯独对财政最感兴趣,而且郭淡在这方面,屡屡都能够给他惊喜,他倒是一直惦记着这事,他希望郭淡有点屎为金的本事。

    郭淡点点头道:“是的,陛下,今日刚刚出来。”

    万历呵呵道:“你们牙行办事果真比户部要快得多啊!”

    “那是应该的。”

    郭淡笑嘻嘻道。

    万历又问道:“那你可有从中分析出问题来?”

    郭淡道:“回禀陛下,已经分析出来了,其实就一个问题。”

    “就一个问题?”

    万历自己都不太相信。

    “是的。”

    郭淡点点头,说着他递上一卷白布,道:“这是卑职刚刚制作好的财务报表,问题都展示在上面。”

    万历赶忙道:“快些挂上,快些挂上。”

    李贵赶紧将那卷白布挂着边上的屏风,往下一拉,手中拂尘当即落地。

    万历刚刚站起身来,突然双目一凸,盯着那财务报表,整个人仿佛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

    只见那块白布上面只写着一个又大又黑又粗得字---穷。

    字一般般,一看就知道是郭淡自己写得。

    过得半响,万历缓缓转过头来,道:“你...你这是不是拿错呢?”

    “没有。”

    郭淡走到屏风前,手指着“财务报表”,一本正经道:“其实卑职之前做了一份非常详细的财务报表,但是分析来,分析去,就只有这个问题,穷,卑职这才化繁为简。”

    他来的路上看了眼结果,去年全国的总税收折银两算,大概在三千五百万两左右,户部收入大概在四百万两,占总税收的一成出头。

    那八成多都上哪去呢?

    一部分是损耗,一部分养藩王,养军队,还有一部分运往南京,剩下的就是地方上存留。

    偌大的明王朝,三千多万两的总税收,绝对是少的可怜,国库四百万两收入,说出去真心丢人,瞅瞅人家南小宋,就那么点点大,税收折算也是上亿了。

    明王朝就是弄死百姓,也达不到上亿的税入。

    纵观整个明王朝,除万历之外,其余统治者都不太会玩经济。

    小宋收入高,在于其垄断,什么酒、盐、铁,等等,国家全部垄断,这收入当然多。

    而明朝连酒都没有垄断,其实垄断这些,跟百姓也没太大关系,农民也不会一天换一把锄头,处于温饱线上面的他们这一年又能够酿多少酒?

    明王朝不垄断,这些红利但又不在百姓身上,而是在地主身上,但地主又是偷税大户,这特么就巨尴尬了。

    然而,人家北小宋,上亿的收入,国家都还缺钱,都还在拼命的改革,明朝都穷成这样,还死都不肯改,好不容易出个张居正,结果也是人亡政息。

    为什么说唯独万历会玩经济,没别的,就是因为万历收矿税,只是用法不得当而已,过于残暴。

    李贵听得浑身发抖,你这可是在耍皇帝啊!

    万历直视着郭淡,过得半响,他突然哽咽道:“这还用你说么,要是不穷的话,朕也不会让你来承包国家财政得。”

    这一个字,那就是他的一生的心声,郭淡自然而然就是知己,他怎么可能生郭淡的气,又苦口婆心道:“朕不是让你来告诉朕,国库很穷,朕是让你想办法让国库变得充盈。”

    “回禀陛下,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增税。”郭淡立刻道。

    万历气得是直翻白眼,手舞足蹈道:“就这办法,还用你来就教朕,朕前几年就已经提过好几次增税,可是大臣们都不同意,朕也没有办法。”

    郭淡哭丧着脸道:“那卑职也没有办法,因为国库所有收入都是来自税收,如果不增税的话,就不可能增加国库收入。”

    万历又语带哀求道:“那你有没有办法增税?”

    郭淡看着万历都觉得可怜,直摇头道:“陛下明鉴,卑职乃是一介草民,只懂得做买卖挣钱,可不懂这国家财政管理。不过卑职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大臣们都不肯增税?”

    “还能因为什么,就是因为要仁政治国。”

    万历鼓着双眼,赌气一般咆哮道。

    提到这个问题,他就恨得是咬牙切齿。

    他亲政之后,就老是想增税,因为他爱钱,但国家又没钱让他爱,这多么痛苦,可是每次刚开口就被骂得狗血淋头,导致后来他就直接让太监去各地收刮矿税。

    但话说回来,如果朝廷各部经过仔细讨论,制定出征收矿税的政策,大家都有章有法的干,即便中间是有贪污FǔBài,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这还只是其次。

    问题是这皇帝让太监乱来,大臣们又制止不了,因为明朝到底是高度集权制度,一旦皇帝动用锦衣卫和太监,大臣们就只能干瞪眼。

    但是要有章有法的征税,大臣们又不答应,因为如果要有章有法的干,那就必须得通过各部官员去执行,官员要不答应,那皇帝就只有派太监去。

    结果搞得大明走向灭亡。

    总结起来,就两个字---悲哀。

    dn1902041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