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承包大明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三万股如果只是分红的话,那就还能够接受。

    周丰他们是勉为其难得点点头,但个个脸上的神情都好像自己亏了不少。

    事先寇涴纱觉得郭淡平白无故增股三万,就已经是非常过分的,去年好歹账面还是盈利,增股也说得过去,但是今年账面上都没钱,你还要增股,但是周丰等人再一次刷新他对人性得理解。

    六万股?

    这可就是十二万两。

    凭什么呀!

    在周丰他们的衬托下,寇涴纱觉得自己的夫君如绵阳一般可爱、善良。

    陈平突然问道:“这股份卖多少钱,卖给谁有没有限制?”

    顿时所有股东都望向陈平。

    如果价钱不错得话,很多股东是有打算卖出一些股份,这是因为他们当初没有投资的机会,故此将在牙行投了不少钱,但是如今有了卫辉府,不少人套现,去卫辉府的投资。

    那里对于商人而言,实在是太美了。

    郭淡诧异道:“怎么?员外想要卖出手中的股份。”

    “不不不!”

    陈平连连摇头,道:“我只是问问而已,因为我知道外面许多人都想购买牙行的股份,但是关于股份的买卖,我们还不是非常清楚。”

    其余人也都点点头。

    这股份还不是商品,你得说清楚,有没有什么具体限制,别到时我跟别人谈妥了,你这里突然不允许,那可就尴尬了。

    “不瞒各位,这事我也正打算在今年就规划好,这无规矩不成方圆,既然如今股份吸引不少人,为了确保到时交易不会变得混乱,我们牙行将会在明年年初时,开设一个专门为股份交易的业务。”

    “股份交易业务?”陈平错愕道。

    “不错。”

    郭淡点点头,道:“到时我们会将股份票据化,就是将股份写在一张契约上,而这契约就是一件商品,可以任意买卖和抵押。”

    周丰立刻道:“这多不安全,万一掉了怎么办?”

    郭淡道:“周员外说得是,故此任何交易都必须在牙行的这个特别业务部完成,再之外的任何交易,我们牙行都不承认,一定要走专有的流程,交易才属于合法的。

    但这其实是简化交易方式,比当下要方便,因为根据当下规矩来说,如果大量出售股份,可能都要导致开股东大会。还有就是,有些股东可能手头上比较紧,但他又不想太多人知道。

    为了确保这一点,这个特别业务部还能够代为出售股份的,如果各位股东都不想太张扬,可以匿名挂上去出售,就好像将商品放在柜台上面,任何人拿着钱购买。如此既能保证牙行的知情权,同时又可以给予股东们一定的隐私权。

    当然,这必须得股份持有人亲自来牙行委托代售。”

    这个消息可是非常保密的,他们事先也都不知道,不禁相互窃窃私语起来。

    不过大家似乎都觉得这样非常不错。

    毕竟股份不是商品,即便是票据化,它也是一张纸,而当下又没有确保股份交易的合法性,如果牙行不出来确保股份交易的合法性,那么买卖双方,在交易股份的时候,心里都会没有底。

    花几万两买一张纸,谁受得了。

    如果要将股份从实质上的商品化,那必须要有一个交易所。

    在交易所发生的任何交易,都将被牙行承认,同时这也能够保证牙行的知情权,防止有人从中恶意作祟。

    外人知不知道无所谓,但是牙行必须知道,谁又成为牙行的新股东。

    过得一会儿,郭淡又道:“而这个特别的交易业务部,将是我们牙行在明年主要开展得业务。”

    “钱庄。”

    周丰立刻道。

    “正是。”

    郭淡点点头道:“关于钱庄,我已经在马报上有所透露,之所以事先没有跟各位商量,那是因为我知道,各位一定会支持得。钱庄的诞生,主要就是因为卫辉府。

    相信各位都遇到这样的烦恼,如今我们去卫辉府,一定要带银子去,没有银子在卫辉府很难有所作为的,但是带着大量的银两上路,这是非常不安全的。

    钱庄就是专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生,到时大家就直接将钱存入钱庄,然后从卫辉府取出钱来。”

    秦庄皱眉道:“这么做的话,必须要确保卫辉府有大量的银两,贤侄是打算由牙行统一运送吗?”

    陈平立刻道:“如果是这样的,成本可是不小啊。”

    “员外说得是。”

    郭淡点点头,道:“故此这个钱庄将会由我们牙行跟马赛合作开办。”

    陈平诧异道:“跟马赛合作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郭淡笑着点点头,道:“你们莫要忘记,马赛承包着卫辉府,每年都得收税,然后上缴给朝廷,这些税迟早也要运送来京城,如果各位银子存入京城的钱庄,再卫辉府取出来,那么就不需要将卫辉府的税收再运送回京城,可以直接从京师交给朝廷。牙行和马赛合作开设钱庄,对双方都提供巨大的便利,这是双赢的合作。”

    他们的态度与当时寇涴纱一样,皆是连连称妙。

    郭淡又向小安点头示意。

    小安又拉了下靠外的那根麻绳,又是一张画布落下。

    还有?

    股东们皆是惊诧得看着那画布。

    郭淡手腕一抖,长棍指向刚刚落下得画布,“这一张投资报表,就是关于牙行明年的动作,明年我们的投资将会趋于保守,如果没有什么特别好的项目,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主要的任务就是经营好现有的业务,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卫辉府和新赛马区。”

    大家都非常赞同,今年牙行冲的太猛,每走一步,大家都是心惊胆颤,往回收一收,大家心里都要安稳不少。

    郭淡又道:“在维护好现有业务的基础上,我们明年主要的投资就是在钱庄,我们将会以卫辉府为中心,在京师、南京、太原、蓟州四个地方开办钱庄。

    京师就不说了,可是我们的大本营。南京是方便我们开展江南的业务,毕竟很多原料都是来自江南,太原是方便我们跟蒙古得交易,如今我们的主要业务是来自蒙古,而蓟州当然就是方便我们与辽东边军的军备交易。”

    说着,他将木棍往画布的左边指去:“各位请看这边的分析图,这是我在卫辉府做的一些调查,一旦开设钱庄,各位的投资成本将会降低大概一成,而效率将会提高五成,卫辉府的投资将会增多三到四成,牙行的投资回报,将会增多两成。

    换而言之,这个钱庄将会令所有人都受益,我们经营的越好,所有人从中得利越多。”

    这都能够算出来?

    大家睁大眼睛,仔细看着那分析图。

    上面可都是有着非常详细的调查数据,以及公式计算,比如说,运送银两的成本和风险;同时还包括对一些商人的调查,如果有钱庄的话,他们会带多少钱来,又有多人因为运送银两不便,从而没有来卫辉府,等等。

    虽然算得不是一加一,只是一个预估,但是公式却是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郭淡也是耐心跟在坐的人解释这些计算公式。

    周丰突然道:“这上面分析得倒是非常合情合理,但是贤侄似乎忽略了一点。”

    郭淡问道:“员外请说。”

    周丰道:“在卫辉府和京城开设钱庄,这可能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在太原、蓟州、南京开设钱庄,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毕竟很多州府都对卫辉府可都不太友好。”

    秦庄他们听罢,脸上也露出疑虑。

    人家连路都封了,怎么可能允许你在当地开设钱庄。

    郭淡笑道:“这一点还请各位放心,正如我方才所言,钱庄是为大家着想,所有人都将因此得利,同时主要是方便卫辉府的税收工作,朝廷理应出一份力。

    相信各位也听说,新赛马区将会来迁移来一个千户所,而这个千户所将会直接负责保护我们的钱庄,而不受当地官府的管控。”

    周丰立刻转忧为喜,道:“要是如此的话,我便放心了。”

    他们对锦衣卫是相当恐惧,一直都是如此,但是如果有牙行挡住他们,他们便感到非常安心,因为如今牙行周边全都有锦衣卫站岗,那可都是皇帝直接直接派遣过来的。

    这也是为什么,一直没有人敢来牙行闹事,被皇帝的人打死,那真的是活该,没谁敢找皇帝算账,他们也只敢在临时赛马场那边闹一闹。

    郭淡又继续说道:“钱庄本就涉及银子存取,故此将股份交易放在钱庄,要更加方便一些,买卖之后,就可以直接将钱存入钱庄,随时都可以来取,而且钱庄只收取非常少的手续费。”

    他没有特别开一个交易所,那是因为他不想将股份的买卖,仅限于京城,他希望借着钱庄,将股份出去,股份可是商品,同时股份的交易也能够给钱庄增添人气和信心。

    如果大家都来钱庄进行股份交易,自然而然,就会非常对钱庄产生信任。

    这对于钱庄而言,可是非常重要的。

    曹达点头道:“这我们倒是没有意见,但是牙行如何跟马赛合作?各占多少份额呢?”

    “七三,牙行占得七成,马赛方面占三成。”

    郭淡笑道:“因为钱庄的主要投入在我们牙行,理应牙行占七成,各位应该也没有意见吧。”

    都七三开,真是非常厚道,大家还能够什么意见。

    b200109e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