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承包大明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甘薯”的出现,令郭淡感到非常惊喜,其实不管在哪个年代,农业的进步,总是会令人感到欢欣鼓舞。

    但是农业的进步,只是提供一定的基础,而不是决定上层建筑的唯一因素,如清王朝就拥有甘薯、玉米等高产农作物,但清王朝却也只是达到了小农经济得巅峰,甘薯、玉米反而是维护了封建统治,没有推动任何方面的进步。

    这关键还是在人。

    郭淡也不会表现的欣喜若狂,非但如此,在短暂的惊喜之后,他心中冒出一丝担忧,这居安思危也是投资者的一种惯性思维,为什么他能够拿下卫辉府,其主要原因就是粮食,如果甘薯能够解决粮食的问题,那么他是否还有用武之地?

    当然,他也只是短暂的想了想,因为当下的问题都还未得到解决,容不得他过多的思考以后,如果卫辉府失败了,有没有甘薯,都已经不重要。

    在周丰与曹达长达一刻钟的争论之后,最终还是定在金玉楼,原因就是在于金玉楼的规模要更大,装潢更加豪华,大家都偏向金玉楼。

    当郭淡来到金玉楼时,大家都没有急着入席,而是来到大厅里面坐着。

    这说得是接风洗尘,但其实是还是谈公务,因为郭淡当时走的时候,什么善后都没有做,这期间积压了不少问题。

    “现在卫辉府的情况如何?”

    郭淡也没有功夫与他们瞎扯,开门见山的问道。

    大家先是相互看了看,作为东主的周丰率先言道:“贤侄,虽然卫辉府内部也有不少问题,但那都不是大问题,倒是周边州府有着不少隐患,如我金玉楼最近去周边购买粮食,就遇到不少阻碍,越来越多的大地主,不愿意出售粮食给我,有些甚至百般刁难,这浪费了我不少精力和银子。”

    郭淡问道:“为什么?”

    周丰道:“因为他们认为我们破坏了规矩,尤其是废掉了佃农制,最近这事已经影响到他们了,他们对此是非常不满。”

    秦庄补充道:“还有当初贤侄说,让周边百姓直接出售蚕丝给我们,换取银子缴税,这也未能取得成功,我们也只是收到少数得蚕丝,这都是因为当地的大地主都纷纷购买他们手中得蚕丝,原因也如周老弟说得那样,他们认为我们坏了规矩。”

    曹达也是满怀担忧道:“虽然目前还不至于影响到我们,但是长久下去,可不是办法,我们会被他们活活困死的。”

    其实卫辉府对外得问题,远比贵公公说得要严重,只不过主力从书生转变为地主,这些大地主可比书生狡猾多了,他们不会跟书生一样,跟郭淡正面对抗,毕竟郭淡势头正旺,且财力雄厚,他们只是暗地里拉帮结派,想尽各种办法,给卫辉府制造困难。

    他们已经开始慢慢得限制粮食和原料供应。

    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如果不改善的话,情况肯定会进一步恶化的,目前只是老爷们不敢顶风作案,等到这风头过去之后,他们一旦在道路上动手脚,卫辉府立刻就会陷入困境。

    但这其实是必然得,不是什么意外,原因很简单,你打破小农经济的规律,等于伤害了他们的切身利益,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肯定会有所动作。

    郭淡沉吟少许,问道:“那不知你们可有办法应对?”

    周丰道:“贤侄,我觉得我们这一下给的待遇太高了一点,这其实令大家都很难受,这么高的工薪,我们难以承担任何风险,如果工薪低一点,我都不需要朝廷的订单,我认为我们应该适当的减低工薪,我们可以将税收算入到现在的工薪里面。”

    秦庄点点头道:“我们也只是求财,只要确定这规则不变,我们可以适当的与周边商量一下,要是与周边闹得太僵,对谁都不好。”

    其余人也都点头。

    其实这工薪在他们看来,也确实高了一点,只不过蒙古订单,令他们也就不在乎这么多,但如果有一日,订单减少,他们就会非常难受,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之前没有继续坚持不接朝廷的订单,原因就是他们养着太多人。

    郭淡目光一扫,道:“各位的担忧,我当然非常明白,而且我也做过调查,我知道即便工薪低一点,甚至于只是保证百姓的温饱,百姓也都会愿意接受的,如果可以这么做,我当然也会愿意少支付一点工薪,相信每个商人都会这么想。”

    周丰摇摇头道:“这我不是很明白。”

    郭淡道:“首先,你们要知道,我承包卫辉府,不是理所当然,不是名正言顺,如果我们想要在这里长久下去,我必须要得到朝廷大臣的支持,以及陛下的支持。

    所以我必须要做得更好,我必须要拿百姓去堵住那些老爷们的嘴,让他们无话可说,事实已经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陛下给予了我们送体验金官网的支持。

    其次,这份工薪是我们卫辉府迅速恢复的主要原因,也令我们能够赚送体验金官网的钱,试想一下,如果降低工薪,那么百姓哪里还有钱购买粮食之外的商品。

    是,我们出售给蒙古人得商品不会受到影响,但是我们卫辉府自身的经济将会马上崩溃,卫辉府不像京城,有足够的有钱人来消费,我们卫辉府的消费主要是依靠百姓,一旦百姓没有多余的钱,街边的店面至少要倒闭一大半,而这些店面多多少少都跟各位都有利益关系吧。

    最后,维护我们卫辉府安定得是契约,一旦失去契约,我们就必须需要官府,既然工薪都已经定下,写在契约中,我们就决不能轻易改变,否则的话,我们就彻底完了。”

    秦庄叹道:“贤侄说得也有道理,我们也不是不愿意承担这工薪,但是与周边的关系,也是非常重要,这个问题总得解决。不瞒贤侄,我们已经是想尽办法与他们打好关系,但是收效甚微。”

    这期间,他们一直在忙于跟周边接触,他们也都清楚,在这种模式下的卫辉府,最需要得是对外关系,不像小农经济,大家自给自足,不太需要跟外界打交道。

    但是成效甚微,送再多礼,也无济于事,毕竟他们已经伤害到别人的核心利益,这世上谁也不傻。

    郭淡点点头,道:“这我知道,我此番赶来就是来就解决这些问题的。”

    周丰赶忙问道:“不知贤侄可有办法?”

    郭淡摇摇头道:“暂时还未想到,因为我还不了解最近的情况,不过各位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解决这些问题的。”

    原本他是做好长久打算,送体验金官网的是依靠贵公公去周旋,官场得事,还是由官场的人去解决,但是根据如今的情况来看,这其实迫在眉睫,他必须要在危机到来之前,先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卫辉府还非常脆弱,还承受不了太大的危机。

    吃过夜饭之后,他便回到小院,让辰辰将最近卫辉府的数据送来。

    他不懂得官场,他处理问题的方式,永远是依靠数据。

    ......

    “姑爷,已经天亮了。”

    也不知过去太久,直到门外响起辰辰得声音,郭淡这才抬起头,望向窗外,只见窗外是一片鱼白色,他不禁哑然失笑:“天亮了!”

    这种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感觉,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了。

    出得门外,他伸展了下懒腰,向站在门口的辰辰道:“我先去跑会步,你让厨房晚点准备早饭。”

    “是。”

    晨跑是他的一种习惯,因为晨跑有助于他转移注意力,让大脑放松放松。

    跑到一半,忽见一间小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郭淡不由得停住脚步,笑着喊道:“徐书生,早上好。”

    此人正是徐光启。

    徐光启愣了下,赶忙拱手道:“郭校尉。”

    眼里透着一丝异样的目光,大清早就满头大汗,这是干什么去呢?

    做贼?

    郭淡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笑道:“我正在跑步,锻炼身体,正巧遇过这里。”

    “跑步?哦。”

    徐光启木讷得点点头,对于郭淡的印象是越发迷糊。

    郭淡又道:“昨日真是抱歉,这样吧,待会一块吃个早饭,顺便聊聊。”

    “好...好的。”

    “那行,待会见,我先跑步去了。”

    “郭校尉慢走,不,慢跑,不对.....。”

    “呵呵!”

    郭淡笑了笑,继续往前跑去。

    徐光启看着郭淡渐渐远去,眼中透着一丝好奇。

    半个时辰后,郭淡洗完澡出来,徐光启已经在院内少许,郭淡邀他到院内的大树下坐下。

    “住得还习惯吗?”

    郭淡随口问道。

    徐光启道:“倒是有些不太习惯,不瞒阁下,这可能是我住过最好的房屋,其实我不需要住这么好的房间,我也受之有愧。”

    郭淡笑道:“我觉得好与不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得,而是在于别人对你的价值评估,如果你身为首辅,纵使你想,你也不可能住在那农院里面。”

    徐光启思忖少许,道:“阁下这么一说,在下倒也非常好奇,在下不过是一个穷书生,不知阁下凭何给予我这么好的待遇?”

    郭淡道:“一直以来,我都在寻找有关农业方面的人才,也因此接触过不少的读书人,但大多数人都只会夸夸其谈,张口仁政,闭口礼法,但是他们也不想想,古往今来,很多明君都是以仁政治国,然而,一旦出现天灾,同样也会有大量的百姓饿死,哪怕是暴君也杀不了这么多人。

    我觉得仁政只能建立在物资充裕之上,仁政只是一种合理的分配,以及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伤害,而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还是技术,我不知道你的办法是否能够成功,但是你提供给我的是技术,而不是在我面前背诵小孩都知道的论语,目前为止,论语已经浪费我很多时间。

    所以,你受之有愧,我是能够理解的,毕竟我给你这么好的待遇,都是建立在别人衬托之下,你还并未取得任何成功,也未证明过自己,你应该要感谢他们,而不是我。”

    言下之意,我只是矮个子里面选高的。

    徐光启毕竟是一个读书人,可是接受不了这种说法,道:“其实他们说得也并未错......。”

    “但他们找错了诉说的对象。”

    郭淡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徐光启稍稍一愣,然后点点头,虽然郭淡一直是笑着在说,语调也非常轻松,但是却给他一种压迫感,仿佛是在跟一位官员在交谈,要知道郭淡比他还小几岁。

    郭淡又问道:“对你而言呢?”

    “啊?”

    徐光启微微一怔,又疑惑的看着郭淡。

    郭淡道:“你觉得你是否找对了人?”

    徐光启思忖一会儿,道:“实不相瞒,我来此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正好在试种那甘薯的种子,所以我就想.......。”

    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些羞于启齿。

    郭淡帮着他说道:“于是你寻思着,拿着种子来这里,一来,可以继续试种,二来,还有可能拿到丰厚的酬劳,一举两得。”

    徐光启点点头,坦诚道:“主要是第二点,因为家境贫困,我甚至买笔的钱都拿不出,我需要赚钱来分担家里的负担。”

    郭淡道:“那科考怎么办?据我所知,你是一名秀才,肯定是要考取进士的。”

    徐光启显得有些犹豫,他注视着桌上美味佳肴,过得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道:“不瞒你说,在来之前,我已经与同乡几位好友约好,一块去参加乡试,而在这期间,我需要赚到足够的盘缠。”

    顿了顿,他又道:“但是来到卫辉府之后,我这个想法有些改变,以前我一直都认为,要考取功名,入朝为官,方能一展心中抱负,但是如今卫辉府的百姓活得却比其它州府的百姓要幸福,然而,卫辉府连一个官员都没有。

    再加上阁下方才得那一番有关技术和仁政的话,让我更加觉得,不是非得考取功名,才能够实现得抱负。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到时会怎么选择。”

    郭淡笑道:“很快你就会有决定的。”

    徐光启诧异道:“此话怎讲?”

    郭淡笑道:“坦白来说,如果你不说后面这一番话,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回去安心读书,准备科考,我不会将精力浪费在一个迟早要走的人身上,即便这个人多么聪明。”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但是我始终相信,来这里的人,只要愿意放下读书人那高人一头的骄傲,很快就会被这里吸引,因为这里已经是我大明最为迷人得地方,在这里你的命运将由你自己掌控,只要你有实力,只要你努力,不管是哪方面,你都能够在这里实现你的价值,所以我相信你到时肯定会选择留在这里,等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就签约。”

    徐光启却显得有些迟疑,道:“那万一我还是选择去参加科举呢?”

    郭淡笑道:“正如我方才所言,不管是哪方面,你都能够在这里实现自己的价值,其中当然也包括科举,我相信哪怕是在这里读书,也比其它的地方要好。对我个人而言,没有稳赚不赔得买卖,只有你情我愿得买卖。

    我跟你签约,可不是在做善事,也不是要打算跟你称兄道弟,是因为我认为你能够给我带来合理的回报,这只是一笔买卖而已,跟人情没有关系,我们目前也没有什么交情,到时你要走的话,也不需要任何负担,你不欠我什么。”

    “多谢阁下得谅解!”

    徐光启不禁拱手一礼,郭淡给他这么好的待遇,他确实心中有愧,郭淡的这一番话,令他好受不少,又道:“另外,我也有一个问题,非常好奇。”

    “你尽管说。”

    “在来之前,我已经听过你的大名,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年轻,但是你却承包下整个卫辉府,你是怎么做到的?”

    自从跟郭淡见过之后,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徐光启,这很伤自尊,他这么大,都还得母亲下田耕地养着,而郭淡这么年轻,什么腰缠万贯,那都不说了,直接承包一个州府,这真是太夸张了。

    郭淡笑道:“这是因为我娶得一个非常有钱的妻子。”

    “啊?”

    徐光启仿佛没有听清一般,困惑的看着郭淡。

    郭淡道:“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一个上门女婿吗?”

    “这...这我也有听说。”

    “这就是我成功的秘诀。”郭淡又问道:“你成婚了吗?”

    “成了。”

    “那你妻子的家境如何?”

    “呃...一般。”徐光启脸都红了。

    “那你就很难做到像我这样,因为你已经输在了起跑点上。”

    “呵呵!”

    徐光启尬笑不语,但同时他也隐隐明白郭淡的一些成功之道,就是自信。

    上门女婿是非常卑微得,一般人若是取得成功,都不会愿意再提起,但是郭淡却将这一点归为自己的成功之道,试问他还会在乎属于商人的那份卑微吗?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他是秀才,对方只是一个商人,但是交谈间,他却感觉到郭淡在上,他在下,其实这一切都源于自信。

    吃过早饭之后,双方签订一份契约,郭淡是以卫辉府的名义聘请他为农业顾问,他的一点待遇,都是卫辉府的税收负责,为期一年,酬劳为一百两,但是其中五十两是作为年终奖金,也就是说你得干得好,才能够拿到这五十两。

    但是五十两已经不少了,尤其是对于徐光启而言,这简直就是一笔巨款,他签完约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人去把他的父母妻子接来这里,他似乎也被郭淡的自信感染了,他相信他会在这里取得成功的。

    郭淡可无暇关心徐光启在干什么,他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徐光启刚走不久,那贵公公就来到这里。

    “公公,关于卫辉府与周边的关系,似乎比我想象中得还要严重啊!”郭淡苦笑道。

    贵公公道:“是周丰他们与你说的么?”

    郭淡点点头。

    “郭淡,我只是负责跟那些官员打交道,至于周丰他们与那些地主事,可不干我的事。”贵公公摇摇头,又道:“那些官员可并没有反对咱们的建议,那我也不好说什么。”

    “这我当然知道。”郭淡道:“公公能够来此,我就是非常感激,但是这个问题需要解决,我希望公公能够指点我几句。”

    贵公公直摇头道:“这我还真帮不了你,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来到这里之后,我就已经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若我有办法解决,我早就跟你说了。”

    郭淡好奇道:“就仅仅是因为我是个商人吗?”

    贵公公道:“这当然是一个原因,但也不全是。”说着,他稍显诧异的看着郭淡道:“你似乎一点也不懂得这为官之道?”

    郭淡道:“公公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我为什么当不了官。”

    “这你就谦虚了。”

    贵公公咯咯笑得几声,又道:“这为官之道,讲究的是中庸,你将卫辉府治理的太好,他们与你相比,就会显得非常无能,你说他们能够跟你站在一边吗?如今只是陛下非常看重你,他们还不敢轻举妄动,阳奉阴违都已经算是客气得,将来问题只会更加严峻,他们一定会联合在一起来针对你的,你可得做好准备。”

    “这我也意识到了,但是我没有办法,如果我干得不好,陛下也没有支持我的理由。”

    “所以我也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真是已经尽力了。”

    郭淡稍稍点头,又问道:“这周边的官员都非常憎恨我吗?”

    “没有不恨你的,就连那河南道布政使也不喜欢你,这卫辉府本是他管辖的,如今让你承包,变得与他无关,你干得再好,也不能算他的政绩。”

    贵公公又道:“但最憎恨你的,肯定还是彰德府和开封府,毕竟你们同属河南道,又上下相邻,东边的大名和西边的山西,倒是没有那么憎恨你。”

    郭淡点点头,思忖一会儿,道:“贵公公,希望你能够帮我引荐大名知府和山西布政使。”

    贵公公惊诧道:“你要亲自去跟他们谈?”

    “嗯。”

    “但你只是个商人,你亲自去跟他们谈,你也只有被教训的份,这可都没法谈。”

    “这我知道,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要在他们同仇敌忾前,先打破他们的联合。”

    贵公公点点头,问道:“你打算采取合纵连横的策略?”

    郭淡笑道:“想不到公公还熟知兵法?”

    贵公公嗨了一声:“我们什么都得学点皮毛。”

    “公公谦虚了。”。

    郭淡拍了一句马匹,又正色道:“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可能会选择用连横来破其合纵,但是现在的话,我会更偏向远交近攻,谁要对付我,我就要他付出相应的代价,毕竟没有成本的买卖,失败一万次也会无所谓得。”

    PS:二合一大章。

    q201812071u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