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承包大明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神马?

    三十万两,你就这么一口答应下来?

    这不像是我们认识的皇帝呀!

    以前大臣家中的几千两你可都不放过。

    “陛下。”

    申时行猛然醒悟过来,赶忙道:“这可是不行啊!”

    纯三十万两白银的话,对于国库而言,也真是一笔数目,国税一年的纯银收入,也就四百万两,等于拿出近十分之一的税收去赔给一个商人,那很多政策都会受到影响,关键其他大臣也不会答应的。

    是疯了么。

    张诚见申时行慌张的表情,差点笑出声来,同时心里给郭淡竖起一万根大拇指,这一招可真是绝了。

    “这是为何?”万历很诧异看着申时行,道:“卿不是常常告诫朕,这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国无信则衰,既然朝廷与郭淡签订了契约,并且契约上写明了赔偿事宜,那么当然得如约赔偿,倘若言而无信,何以服众,我大明将衰也。”

    此时此刻,他心情是澎湃的,只觉自己是无敌一般存在。

    继续执行契约,就是细水长流,若朝廷单方面毁约,瞬间就能血赚三十万两,这可得抄好几个张居正呀,关键是,将来还可以找个借口,再将这马赛开起来。

    真是一本万历啊!

    满腹经纶的申时行一时词穷,竟不知怎说是好,这圣人云,乃是他的口头禅,他是崇尚以德服人,这回万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顿时令他有些难以招架。

    如果他这回不要脸,那万历今后就可以更加不要脸,比如说立储之事。

    王锡爵突然道:“陛下,我们亦非是要单方面毁约,我们只是希望郭淡关闭马赛。”

    “这样啊!”

    万历又看向郭淡,道:“郭淡,王大学士的话,你也听见了,你可愿意关闭马赛?哦,你也别害怕,朕的大臣,那可都是明事理之人,绝不会以大欺小,若你不愿意,那朝廷自然也会赔偿你的。”

    王锡爵只觉这话怪怪的,您到底跟谁是一边的?

    许国是一脸和蔼可亲道:“郭淡,朝廷自然也不会让你亏钱的,你在此事上,所花的钱,朝廷会如数补给你的。”

    这小子不会中计吧?万历赶紧使了使眼色,好似说,你可不能答应。

    王家屏、张鲸都看在眼里,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你这是搞什么鬼?

    你一国之君竟然希望商人从国库捞钱。

    郭淡当然不会答应的,他笑着点点头道:“草民当然知道各位大人都是明事理之人,草民只想问各位大人一个问题,倘若草民没有完成任务的话,那草民下场会是什么呢?”

    申时行他们都还未开口,万历便是沉眉严肃道:“那自然是拿你问罪,这马政乃国之大事,岂同儿戏,当初朕破例允许将牧场承包于你,可是背负着很大压力,倘若你无法完成任务,这会让天下人都会耻笑朕的,朕是绝不会轻饶你的。”

    无语了!

    申时行他们皆是无语的看着万历。

    无耻莫过于此啊!

    郭淡躬身一礼,道:“陛下圣明,草民也是这么想的。”

    “这.....。”

    万历故作尴尬的瞧了瞧申时行等人。

    申时行他们想死的心都有了,你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能说什么。

    王家屏突然问道:“你当真花了十万两?”

    神情严肃,颇具威严。里面吓唬我?你开什么玩笑。郭淡笑道:“回大人的话,十万两只是草民的大概的预算,具体赔偿,自然得按契约来定,草民也会提供相应的证明,是多少就是多少,草民不过一介平民,怎敢讹诈朝廷。”

    这还不算讹诈么?

    就连那东厂都督可都没有你这么狠啊!

    张口就是三十万两。

    王家屏见郭淡有恃无恐,这心里也没有底。

    若以契约来说话,那就是郭淡的BGM,那份契约可是郭淡起草的,是属于资本家的契约,那当然是有利于资本家的,只不过他们这些人不懂商业,看上去是合情合理的,但其实里面是大有玄机的。

    三十万两还是郭淡往少了说,要狠一点,他真的可以算到四十万两去,反正就是让你们赔不起。

    “朕量你也没有这个胆。”万历道:“那就先算清楚,此事就由司礼监、户部、太仆寺来监督。”

    司礼监?太仆寺?户部?

    这是二打一局面啊!

    到时别整个四十万两出来。

    申时行忙道:“陛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万历略显不耐烦道:“爱卿,这黑纸白字再简单不过,何许从长计议。”

    申时行心里郁闷极了,万历和郭淡这配合打得真是天衣无缝,而且一个是皇帝和一个是商人,这种组合也是从未有过的,一时也不知如何应对。

    过得片刻,他叹了口气,道:“要不这样,改为一个月举办一次马赛。”

    “一个月?”

    万历一睁目,差点没有爆出口,好在忍住了,又向郭淡问道:“可行?”

    “可行。”

    郭淡点点头,道:“根据契约上面所写,在乙方没有任何违规的情况下,甲方想要干预马赛的赛制,必须得给予赔偿,一个月举办一次不是不行,但是朝廷每年要给予两倍至三倍的补助。”

    王锡爵纳闷道:“这都有写?”

    郭淡点点头道:“第八页,第二十八条。”

    王家屏愠道:“真是岂有此理,这是谁定的,倘若你们杀人放火,朝廷也不能干预?”

    郭淡忙道:“若有违法之处,朝廷当然可以管制,并且给予处罚,但契约写的是,朝廷若想干预马赛的内部管理和计划,才需要给予送体验金官网的补助,这是因为草民承包这些牧场,本着是为君分忧之心,故此这其中利润并不是很高,每一步都必须精确计算,唯有七日举办一次,草民才能够盈利,若是改变的话,自然得多给予补助。”

    万历听得是目瞪口呆,那种无敌感又冒了出来,这真是怎么算都亏不了啊!

    妙哉!妙哉!

    王家屏微微皱眉,似乎有点印象了,这个条款好像当时还讨论过。

    其目的是为了确保朝中大臣无法以权力破坏马赛的运作,从而让郭淡完不成任务,郭淡提出的时候,徐梦晹那是强烈支持,内阁也是答应了,听上去也是合情合理的,却没有想到会有今日。

    当然,上面也写明,朝廷是有监督权,违法必究,但问题是,郭淡并没有违法,目前为止,郭淡做得每一件事,都是根据契约上面去做的。

    可若给双倍甚至三倍的补助,那傻瓜都能够完成任务,这契约又是十年期限,朝廷会亏死去。

    这不可能答应。

    他们这些玩笔杆子的老司机,竟然在这黑纸白字上栽了一个这么大的跟头。

    可真是尴尬的一逼。

    申时行闭目低叹一声,然后向万历道:“陛下,此事是臣等有欠考虑,既然朝廷有言在先,自然不能言而无信。”

    万历道:“那也算不上言而无信,契约上不都写明,是可以解除契约的,只不过需要给予对方赔偿而已。”

    申时行老脸一红,实话实说道:“但若是要赔偿三十万两的话,朝廷也难以负担得起。”

    “这样啊!”

    万历稍显有些失望,但也不好再揶揄他们,又看了眼郭淡,打趣道:“郭淡,让你白跑一趟,要不要给赔偿啊?”

    郭淡忙道:“草民不敢,双方合作,本就应该保持交流,有问题大家商量着解决,此乃草民分内之事,今后草民可能还得经常来麻烦朝廷。”

    万历哼了一声:“那你就告退吧。”

    “草民告退。”郭淡赶紧开溜。

    等到郭淡告退之后,万历目光一扫,道:“朕今日召开内阁会议,本想与各位爱卿谈谈政务,不曾想,唉......算了,朕有些累了,今日会议就到此为止吧。”

    说着,他起身便往大门走去。

    申时行赶紧行大礼,“臣等恭送陛下,吾皇万岁......。”

    个个皆是一脸的尴尬。

    那王家屏的脸都红得跟个猴子屁股似得,正事一件没谈,结果扯了半天的淡,还落个言而无信之名,更为重要的是,下回万历要不召开会议,那也有理可说得。

    这回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而在这事上面,言官集团跟他们坚定的站在一起,故此黄大效他们都在东阁等消息。

    见申时行回来了,便赶忙上前询问。

    “三十万两?”

    黄大效听罢,不免勃然大怒:“他郭淡好大的胆子,竟然向朝廷索赔,难道各位大人就任由其公然挑衅朝廷的威严么?”

    许国道:“但是那契约上写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们又能说什么。”

    “不过是一张契约而已,怎能与国家的长治久安相提并论,这凡事也有轻重之分啊!”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赔偿,你不能让我们去劝告陛下,这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是对的。”

    “这怎能说是言而无信,分明是郭淡有预谋在先,当时谁知道这马赛会令人如此疯狂。”

    “你说得不错,郭淡的确是预谋在先。”

    申时行抖了抖手中那一沓厚厚的契约,他这一回来,都没有去搭理黄大效等人,赶紧找出那份契约,仔细看了起来,今日他们败就败在这份契约上,又听他言道:“这回我们输得不冤啊,人家郭淡将一切的一切都考虑的非常仔细,并且都写入契约之中,而我们根本就没有仔细考虑过,总以为我们乃朝中大臣,他不过是一个小商人,这事怎么都由我们说了算,故此,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当初没有考虑周全。”

    许国见黄大效他们还不肯罢休,直截了当道:“陛下也认为,既然当初朝廷跟郭淡签订了契约,那就应该严格的执行契约,不能出尔反尔。各位不妨想想,倘若此事可以出尔反尔,那么国本之事,是否也可以废长立幼?”

    黄大效他们双目一睁。

    若是这样的话,那就还是算了吧。

    虽然万历没有表露出来这意思,但谁敢保证万历不会借题发挥,此乃立太子的关键时候。

    姜应鳞突然道:“所以我说,得赶紧督促陛下立皇长子为太子。”

    你倒是先借题发挥了。申时行道:“就算如此,倘若朝廷出尔反尔,陛下到时也可以出尔反尔,还是先将马赛之事说清楚吧。”

    王家屏问道:“首辅可有想到办法?”

    申时行非常辛酸的说道:“目前只能找郭淡好生谈谈吧。”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求打赏。。。。。

    q201812071u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