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承包大明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了解这采访之后,进士们都认为这是对他们的一种认可,是一种文青似的显摆,是最适合他们的装逼方式,个个都如上瘾一般,而对面坐着的更是生平唯一知己,是高谈阔论,滔滔不绝。

    当然,这的确也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

    如果是想要博人眼球,卖个销量,问得可就不是什么“家在何处?”,而是“你家中养着几个女人。”。

    这番采访那是充满着正能量。

    直到黑夜临近,双方才是结束采访,进士们是意犹未尽,与刘荩谋是依依相别。

    然而,这个消息在当天就传到柳家,因为柳家一直都在关注着三剑客。

    “宴请及第进士?”

    柳宗成听得是一脸困惑。

    柳承变道:“说是什么采访,具体孙儿也不大清楚,好像是说,记录下这些进士们的一些科考心得,供以后的考生参考。孙儿以为,这应该跟那画展一样,主要还是三剑客的买卖,与酒庄这边倒是没有关系。”

    真的是如此简单吗?

    柳宗成紧锁着眉头,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如今只要跟郭淡有关的事,他总是显得有些紧张,可惜这事已经超出他所能掌控的范围,他可不敢将及第进士们给拉进来玩,这事可大可小的,玩不好全家都得遭殃,只能叮嘱道:“无论如何,你得密切关注此事,决不能有丝毫松懈。”

    ......

    而那边寇涴纱也得知了此事,她之前虽然已经沉不住气,但是她对郭淡的猜疑,可并未消失,不过她也与柳宗成一样,及第进士与他们的距离太过遥远,完全就不是一个阶层的,她无法想象到那个层面上去,所以她暂时也想不明白,这进士与酒庄到底有何联系。

    但这也不能说是郭淡艺高人大胆,或者说他就聪明一些,只不过在他的认知里面,即便是那大美利贱总tong,不过也是资本家的代言人,就看是代表谁而已,他的认知就是资本是能够操纵一切的,进士又如何,进士不也是吃那五谷杂粮么。

    可见郭淡与这个时代,始终有着一层隔膜,不可能说完安全融合,不管是思维方式,还是待人处事。

    采访之后,三剑客那边是连夜整理稿件,郭淡也是亲自监督,而那边印刷坊早已经是准备就绪,这边文稿整理完毕之后,立刻就送去印刷坊,然后开始大量印刷。

    而这回可不是搞什么精美的卷轴,都是采用纸张印刷,然后订制成书本,追求的是速度和数量。

    “义卖?”

    刘荩谋郁闷的看着郭淡,道:“又不卖钱啊!”

    他也有一些生意头脑的,如今他知道这可能会大卖,仿佛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向他涌来,故此听说郭淡要义卖,顿时就凉了半截。

    郭淡笑道:“当然卖钱,义卖也是卖,只不过是将卖来的钱,又得捐出去罢了。”

    刘荩谋道:“这有何区别?”

    郭淡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卖钱,争取的是部分客户,而义卖,争取的是名气,这还是有区别的。”

    刘荩谋直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咱们做得可是买卖,做买卖就得挣钱。”

    “可挣钱的方式有很多种。最低级的,就是如你所言,靠着一件件商品去卖钱,卖多少就得多少。而最高级的,就是靠着名气去挣钱,古往今来那些名士,不都是靠着名气去挣钱么。”郭淡顿了顿,又继续道:“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们要走高端路线,单单卖一本书,一本画册,是挣不了多少钱的,而名气才是真正的聚宝盆。”

    “名气?”

    一旁的徐继荣盘腿坐在椅子上,叼着一块肉,怔怔出神。

    ......

    这日清晨,京城内二十余家书斋、四宝店,全部竖起一面招子来,上面写着---三剑客义卖场。

    基于之前那次画展,三剑客已是名动京城,但是很快又沉寂了下去,没有其它的动静,这令大家很郁闷,毕竟参观画展的人,只在少数,这回又突然出现,立刻就吸引了大批人来围观。

    只见在一间书斋前,是人山人海。

    “你这三剑客可是指那徐继荣的三剑客?”一个公子哥问道。

    那掌柜的答道:“正是。”

    “可这卖的不是画册?”公子哥激动道。

    “哦,这回义卖的乃是这届进士的采访录。”

    “进士采访录?”

    “是的,在放榜那日,三剑客对这一届进士进行过一次采访,将他们参加科考的心得和经验都记录下来,以便今后的考生参考。”

    这听着很是新奇,那公子哥不但没有失望,反而是更加期待。

    那掌柜的又大家朗声道:“三剑客那边说了,此次采访录能够成功,全在于进士们对于考生们的关怀,他们也都在呼吁,希望大家今后给予那些赴京赶考的考生们送体验金官网的关怀,不管他们及第与否,他们都是我大明的好臣民,他们都是怀着为君分忧,为国出力的抱负,在家寒窗苦读十余载,其中辛酸,非常人可忍受的,故此此次采访录所卖之钱,将全部都用于将来资助赴京赶考的考生的衣食住行,决不能让场外因素影响到考生们的发挥,以免朝廷痛失栋梁之才。”

    这是要高举大义之旗。

    众人闻之叫好,又出于好奇,纷纷抢购这《进士采访录》。

    很快,这消息便传开来,很多对三剑客不太了解,也不太关心的人,都闻讯赶来为自己的儿子购买这《进士采访录》,且不说关怀考生,单凭这“状元”二字,就足以令他们蜂拥而至。

    恰时,一顶轿子经过这书斋,由于不少人匆匆来往,导致轿夫也只能走走停停,避免被撞着。

    “这是出什么事呢?”

    轿中人问道。

    在一旁跟随的随从答道:“回禀老爷的话,他们好像是赶去边上的书斋买书。”

    “买书?”

    轿中人道:“停轿。”

    待轿子缓缓落地之后,只见轿中行出一位老者来,此人虽已到不惑之年,但却是精神矍铄,风姿隽爽,他先是举目看去,略显好奇的念道:“三剑客义卖场。”

    而后又迈步走向那书斋,在仆人的开到,穿过众人,来到店门前,问道:“掌柜的,他们都是在买什么书?”

    “哦,他们买得都是三剑客推出的《进士采访录》。”

    “进士采访录?”

    老者听着这名,就觉得挺特别的,于是道:“那你也给我来一本吧。”

    “抱歉,抱歉,都已经卖完了,可能要过两日才有新货到。”

    老者听得略显失望之色。

    正当这时,只见一三十岁出头的书生挤过人群,喘着粗气道:“掌柜,给我来一本进士采访录。”

    “抱歉,已经卖完了。”

    老者见得此人,不由得呵呵笑道:“进士买进士采访录,有趣,有趣。”

    那书生回头一看,脸色一惊,急忙行大礼道:“学生唐文献见过申首辅。”

    这老者正是当今首辅大臣,申时行。而这个书生正是这一届的状元唐文献。

    原来那日采访之后,他就曾打听这三剑客,也终于知道这三剑客是何人所开,而那画展展示的又是什么画,心中不禁大呼上当,但这木已成舟,他也没有办法,当时他是自愿接受采访的,这几日过得是寝食不安,生怕自己的名声被坏了,如今听闻三剑客推出这《进士采访录》,就赶紧过来看看,这采访录会不会变成春宫图。

    首辅大臣?

    那掌柜的与周边的人当即吓得赶紧行跪拜礼。

    “你们无须多礼,都起来吧。”

    申时行摆摆手,又朝着一位拿着《进士采访录》的书生,道:“这位小哥,可否借老朽一观。”

    那书生吓得手都哆嗦起来,赶紧将手中的《进士采访录》给递过去。

    申时行接过来,打开一看,笑道:“状元篇。”又看了眼唐文献。

    唐文献听得满脸通红。

    申时行仔细的看了起来,过得一会儿,他点点头,又将《进士采访录》递给唐文献,问道:“文献,这都是你说得吗?”

    唐文献先是粗略了看了几眼,还好不是春宫图,又仔细看了一会儿,见上面并没有添油加醋,只不过简略了一些,彻底松了口气,道:“回首辅的话,这都是学生所言,让首辅见笑了。”

    “文献?”

    一年轻书生突然反应过来,道:“阁下莫不就是当今状元,唐文献?”

    “正是在下。”唐文献腼腆的点了点头,他觉得很尴尬。

    “还请唐状元受我一礼。”

    那书生躬身一揖。

    又有一些书生跟着行得一礼。

    唐文献大惊,赶忙回得一礼,又问道:“各位为何如此?”

    那书生道:“我等皆是读书人,而唐状元不但呼吁大家关怀我等考生,而且还与三剑客合作,义卖此书,资助考生赴京赶考的考生,我等皆是感激万分。”

    “哦?”

    申时行听得好奇,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掌柜的赶忙将这义卖之事告诉申时行。

    “原来如此。”

    申时行笑着点点头,道:“这想法不但新奇,而且非常好,每个考生都是寒窗苦读,无论是否及第,他们都应该受到尊敬,而且我看着进士采访录,对于将来的考生确实是大有帮助。唉...老朽也是读书人出身,如今又蒙陛下提携,成为内阁大臣,竟从未想过这一点,真是汗颜啊。”

    说着,他突然想到什么似得,道:“对了,老朽听闻那三剑客好像是兴安伯家的小子开的。”

    “是的。”

    那掌柜的忙道。

    申时行笑呵呵道:“这真是将门无犬子啊!”

    唐文献听罢,顿时长松一口气,心里还在责怪那些嚼舌根的人,将徐继荣说得跟大魔头似得,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事实根本就不是如此,徐继荣明明就是一个有作为,有理想的上进青年啊。

    ps:求推荐,求收藏。。。。。。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mm5558962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