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承包大明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这放榜之后,那些及第进士自然得去好好庆祝一番,此时不庆祝,更待何时。他们通常都会选择来梁园庆祝,而不是上酒楼庆祝,因为这一日,京城到处都是没有及第的考生,要是去酒楼庆祝,万一碰上那伤心之人,这不是在人家伤口撒盐么。

    久而久之,这就成为一个不成文的习俗。

    此番庆祝,多半都是这些及第进士AA制,明日才是礼部设宴请客。

    离梁园最近的酒楼就是金玉楼,故此他们通常都会去金玉楼买酒菜。

    而这对于金玉楼而言,同样也是非常重要,因为金玉楼本身就是做朝廷官员的生意,这些进士将来极可能会成为朝中大臣,周丰通常就会借这一次机会,与这些进士打好关系,给他们很多优惠。

    然而,这一次却让人捷足先登,偏偏对方也是大有来头,周丰也只是敢怒不敢言,但他送体验金官网的好奇。

    此时正午已过,只见三十余人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来到梁园。

    这一届进士,一甲三名,二甲有着六十七名,三甲更是达到一百多名,此时来这里的是以状元为首的及第进士,榜眼和探花不太喜欢跟状元在一起。而此次及第的榜眼杨道宾是出身官宦世家,家里有钱,因此他做东,请了不少及第进士去他家庆祝,其中也包括探花。

    只见湖边摆放着几张大长桌,每张长桌可坐十余人,数十名奴婢在忙碌着,酒香是扑鼻而来。

    “这是谁准备的?”

    其中一位进士左右看了看。

    其余人纷纷摇头,脸上尽是困惑。

    正当这时,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男人走上前来,先是拱手一礼,然后道:“各位想必就是今年的及第进士,恭喜,恭喜。”

    只见一名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行出一步,拱手道:“多谢多谢。请问阁下是?”

    此人便是这一届的状元,唐文献。

    那管家忙道:“我们都是来自三剑客。”

    前些天三剑客凭借着画展是一举惊动京城,唯独这波人不太知晓,因为当时临近科考,他们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拼命的在温书。

    唐文献身后一人嘀咕道:“三剑客?听着好像有些耳熟。”

    “前段时间的画展,就是我们三剑客举办的。”那管家道。

    唐文献还是不太清楚,画展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问道:“冒昧问一句,你们为何在此设宴?”

    那管家道:“我们东主知道每一届及第进士,都会来此庆祝,故而在设宴,款待各位......。”

    唐文献闻言,连忙摆手道:“还请待我等向你们东主道声谢,但这无功不受禄,你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告辞。”

    毕竟都是读书人,而且他们现在可都是进士,可不会接受这恩惠的,但是他们也不会说让三剑客的人离开,毕竟这梁园又不是他家开的。

    “各位还请留步。”

    只见一人走上前来,拱手一礼,“在下刘荩谋,乃是三剑客东主之一,唐突之处,还望各位新晋进士多多见谅。”

    今日刘荩谋倒是没有身着花衣裳,而是一身书生打扮,毕竟出身名门,还真有点书生气派。

    “哪里,哪里,阁下的一番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我们实难接受这无功之禄。”唐文献拱手言道,神色坚决。

    刘荩谋报以歉意的微笑:“不瞒你说,其实今日我们冒昧来此设宴款待各位,是希望能够给各位做个采访。”

    “采访?”

    唐文献微微一愣,这个词似乎从未听过。

    刘荩谋点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见到每届科举,都有无数考生落下伤心泪,但其实他们也与你们一样,皆是寒窗苦读十数载,但是却未能如愿,故此我们打算从这一届开始,就科举做一个专题报道。我们才疏学浅,就学问方面,我们无法帮助到即将参加科考的考生,但是希望能够在学问之外的方面,做一些研究,比如说,赴京赶考要注意些什么,又比如筹备科考,要有那些注意事项。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我们希望能够将各位对科考的一些心得和经验,分享给大家,分享给那些即将来参加科考的考生,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不要因为学问之外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发挥,导致自己十年寒窗苦读,付诸东流。”

    “原来如此。”

    唐文献恍然大悟,敬佩之情是油然而生,道:“一直以来,世人皆是关注我等及第进士风光的一面,却少有人知道我们这些考生是多么辛苦,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走到这一步,即便是那些未有及第的考生,也应该受人尊敬,难得阁下能够体谅我们这些考生,真是......。”

    说到此时,回想起自己寒窗苦读无人问津时,他是情难自禁,不禁长身一揖,道:“方才在下不敬之处,还望阁下能够多多包涵。”

    状元尚且如此,他身后的进士,也纷纷行礼,表示敬意。

    “岂敢,岂敢。”

    刘荩谋诚惶诚恐回得一礼,道:“我等也是希望略尽绵薄之力,还望各位能够不吝赐教。”

    唐文献回头看了看其他人,其他人纷纷点头,说到这份上,不愿意也得答应,不然的话,别人不得骂他们心胸狭隘,见不得他人好。另外,这听着逼格挺高的,也有助于他们的名气,一旦将这些经验和心得分享给大家,将来考生不都得认识自己,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唐文献又问道:“不知我等该怎么做?”

    没有被采访过的他有些忐忑。

    刘荩谋笑道:“其实很简单,我们会派人询问各位一些问题,就跟平时聊天一样,大家可以坐下来边喝边聊,今日乃是一个大好日子,庆祝当然还是应当放在第一位。”

    唐文献道:“那我等就客随主便吧。”

    他虽是状元,但表现的非常谦虚,可见此人涵养之高,中的状元,也在这情理之中。

    在刘荩谋的招待下,大家纷纷入席,奴婢们立刻端上美酒佳肴,又见一群书生打扮的年轻人与一个端着文房四宝的女婢走上前来,开始对他们一对一进行采访,没有说状元就特别去照顾,这令大家都感到非常舒适。但其实还是有特别之处,采访唐文献这个人,可是郭淡精心挑选出来的。

    只见此人自报家门之后,又向唐文献问道:“敢问状元乃是哪里人?”

    “哦,在下乃是松江府华亭人。”唐文献还是显得有些紧张。

    这华亭就在以后的上海。

    “原来是华亭人,我听闻华亭乃是鱼米之乡,物产丰饶,人人都是好学之人,不知状元可否介绍一下自己的家乡?”

    “当然可以。”

    说到家乡,唐文献是一脸骄傲,滔滔不绝,又见那人将他的话是一字一句的记录在纸上,心里也就明白这采访是怎么回事,再加上这酒一喝,整个人渐渐放松下来,话也聊开了。

    ......

    “哦?状元说家乡盛产美酒,想来状元也定是爱酒之人。”

    “平日里也喝一些,但凡事还是适可而止,酒还是不能多饮。”

    “但是我想今日应该可以放开喝吧。”

    “呵呵......。”

    “不知状元以为这酒如何?”

    唐文献又品得一口,道:“此酒入口微微有些酸苦,但细细品味之后,却又是甘甜香醇,令人回味无穷,真乃上等佳酿。”

    那人笑道:“听状元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人来。”

    “何人?”

    “就是状元您。”

    “哦?此话怎讲?”

    “状元言道,此酒入口微微酸苦,但品味之后,又是甘甜香醇,而状元在家寒窗苦读,其中定有万般酸苦,如今高中状元,自是苦尽甘来,看来此酒与状元是颇有缘分啊!”

    唐文献闻言一怔,旋即举杯,豪气万丈道:“好一句苦尽甘来,哈哈,我敬你一杯。”

    “不敢,不敢。”

    .....

    在他们后面的小树林间,站着一老一少,正注视着湖边的进士们。

    这一老一少,正是徐梦晹和郭淡。

    “唉...!”

    徐梦晹突然长叹一声,道:“这些人可都是天子门生,也是我大明最聪明的年轻人,却被你一个小童生玩弄于股掌之间,也不知这算不算是我大明的悲哀。”

    郭淡一翻白眼道:“伯爷你这话说得也太难听了,什么叫做玩弄股掌之间,你说他们会因此损失什么?不但不会损失,而且还能够在短时间内,扬名立万,他们真不愧我大明最聪明的年轻人,小小机会,都能够牢牢抓住,哇,真是令人心生敬佩。”

    “是吗?”

    徐梦晹冷笑一声,道:“你若真是为考生着想,那倒也罢了,可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你自个心里明白,而他们却全然不知,这不是玩弄于股掌之间,又是什么。”

    呀呀呸的,你这老狐狸还真是登鼻上脸了。郭淡神色一变,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伯爷说得对,我还就是要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状元了不起么,在我郭童生眼里,他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我才不管这是不是我大明的悲哀,我乃是商人之婿,我只知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再多给些钱,造反都没问题。”

    造反?

    徐梦晹当即吓出一身冷汗,左右前后看了看,见四下无人,这才松口气,旋即鼓着双眼,瞪向郭淡,可刚一张嘴,他猛然发现,即便这丑陋的一面暴露出来,那罪魁祸首也是他,不禁是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也是套中人,哎呦,这真是上了贼船呀。又是小声道:“你小子快闭嘴,你这是要害死老夫么。”

    郭淡委屈道:“伯爷,这你就不能怪我,我本是想说我们是在呼吁大家关心考生,但是伯爷您偏偏喜欢听这大实话。”

    “什么大实话?什么大实话?”徐梦晹嚷嚷两句,口沫横飞,又道:“你且记住了,大实话就是我们是在呼吁大家关心考生。”

    PS:求推荐,求收藏。。。。。

    xb180609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