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承包大明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期间,求收藏,求推荐)

    “这个老陈还真是卑鄙,明明知道我是一个上门女婿,还问我是否纳妾,这不是成心要砸我饭碗么....不,不不不,他应该是想使用离间计,先让寇家将我扫地出门,然后他再捡漏,啊呀呀,看不出他是如此的阴险,与他合作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回到寇家的郭淡,嘴里兀自念个不停,浑身散发着怨气。

    忽听得前面一个清脆的声音,“夫君,你去哪呢?”

    郭淡抬头一看,只见寇涴纱玉立亭亭的站在院中,突然心念一动,木讷道:“哦,我就是出去走走,看看是否有人请我吃饭。”

    寇涴纱听得好奇,问道:“请你吃饭?谁要请你吃饭?”

    郭淡摇摇头道:“其实我也不清楚,只不过前几天我一出门,就有很多人跑来请我吃饭。”说到这里,他又纳闷道:“可不知为什么今日出门,却没有人请我吃饭,难道是天气不好?”

    寇涴纱一听,心下明白过来,前几天请他吃饭的,定是想从他嘴里打探消息,如今那笔买卖已经结束,自然不会有人请他吃饭,这已经不是第一回,可这厮却屡教不改,不过她脸上没有一丝责怪的神色,故作不知,问道:“你可知他们为何要请你吃饭?”

    郭淡腼腆道:“说...说是仰慕我的才华。”

    寇涴纱眼中闪过一抹悲哀,她心知郭淡自视读书人出身,沦落到商界,总是自以为要高人一等的,故此只要有商人说几句奉承之语言,他便会得意忘形,又问道:“那你答应了他们?”

    郭淡如实道:“我跟柳公子吃过一次。”

    寇涴纱心里咯噔一下,只觉一阵后怕,幸亏他们一直都没有让郭淡参与,否则的话,可能会坏了大事,而且这一笔买卖可是不同于以前,几乎救了寇家一命,虽然这回侥幸过关,但决不能再让这种情况出现,从来不说郭淡的她,也忍不住道:“夫君,就算他们仰慕你的才华,但你毕竟读书人出身,应该知道这君子之交淡如水,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去受人恩惠,你说是吗?”

    就等你这句话了。郭淡一脸委屈道:“我也不想呀,但是如今我囊中羞涩,想出门吃顿饭,也是...也是不行的,那日是柳公子是见我过酒楼而不入,故才邀请我上去的。”

    寇涴纱思忖少许,道:“最近我们寇家的生意有所好转,这样吧,我让账房每个月予你五两。”她觉得要不给郭淡多一点零用钱,那外人很容易乘虚而入。

    就说这钱你少不了的。郭淡激动道:“真的吗?”

    寇涴纱轻轻点头,却又道:“可是你也得答应我,不要再轻易受人恩惠。”

    我就怕别人不敢请我吃饭,毕竟请我吃一顿饭,那可是非常昂贵的啊!郭淡立刻答应道:“一定,一定,这你放心好了,上回那柳公子还说要给我点钱花,我是坚决没有要。”

    “真是卑鄙。”寇涴纱当即柳眉一皱。

    殊不知柳承变被郭淡狠狠阴了一把,那顿饭吃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郭淡惊讶道:“夫人,你为何骂我卑鄙,莫不是你要我收他的钱?这你倒是早说呀,那可是有十两之多!”说着,他是两眼放光。

    “不...不是的。”

    寇涴纱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说夫君你,我...我...是说你当时做得很对,你不应该收他的钱,若你有事需要钱,可与我说,只要是正当的用途,我会尽量给你的。”

    “夫人如此深明大义,为夫真是倍感欣慰,请夫人受为夫一礼。”郭淡很书生的拱手一揖。

    寇涴纱却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觉这一揖很是讽刺,欠身回得一礼,转移话题道:“爹爹现在在大厅,你去向爹爹问个安吧。”

    “哦。”

    郭淡一边往大厅走去,一边想到,看来我天生就应该吃这碗饭,可惜我以前觉悟低,竟没有发现这一点。

    别看只是涨了几两零花钱,但是对于现在的郭淡,却比赚那一千两还要高兴,因为那一千两是靠本事,而这五两可是靠颜值,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来到大厅,郭淡恭恭敬敬向寇守信行得一礼。

    “郭淡,你如今还是与涴纱分房睡吧。”

    寇守信突然问道。

    面对如此奔放的岳父,郭淡有些反应不过来,很是羞涩道:“是...是的。”

    这回他是真羞涩,不是装出来的。

    寇守信却是面色严肃道:“你就没有想过与涴纱同房吗?”

    要不要这么露骨?郭淡摇摇头道:“倒...倒是没有,这夫妻间该当相敬如宾。”

    “胡说。”

    寇守信拐杖重重杵地,发出当的一声响,道:“相敬如宾若是这意思,那还成什么婚,难道书中就没告诉你,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么。”

    唉...看来这古往今来皆是如此,这拿了钱,就得干活,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商人,看他这气势,好似要将我榨干。郭淡心中一番感慨,点头道:“这小婿当然...当然知道,可是夫人她好像不太愿意与小婿同房,要不,岳父大人您帮小婿去跟夫人说说。”

    “你这呆子,连这种事都要老夫帮你开口,你...如你这般没有出息的男人,老夫还会真是闻所未闻啊。”

    寇守信气得快要大脑缺氧

    郭淡忙道:“岳父大人请息怒,并非小婿没有出息,只不过小婿乃是入赘,自然该以夫人为大,若夫人不允,小婿也不知如何是好。”

    寇守信听得微微皱眉,只觉郭淡说得也不无道理,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涴纱也并非不讲理之人,你平时若争点气,她又如何会这般待你,可是你......。”

    我若想争点气,那么第一步就是将你寇家给吞了,到时你又会骂我忘恩负义,唉...做男人真难,尤其是做一个吃软饭的男人,不禁得装出一副吃软饭气质,还得要争气。郭淡暗自一叹,点头道:“小婿明白了,小婿会争气的。”

    “但愿如此吧。”

    寇守信叹气一声,道:“你回屋去吧。”

    其实他心里已经放弃郭淡,故此才想寇涴纱早日生子,直接培养第三代为接班人。

    ......

    “姑爷,您回来了。”

    “乖!”

    郭淡朝着汐儿招招手,道:“去拿我最喜欢的蜜饯来,再来一壶酒。”

    言罢,他就躺在树下的躺椅上,微微摇晃着,想起寇守信方才那番话,辩解道:“不错,同房生子应该算是我最主要的工作,我也应该为此努力健身,争取一个好表现,但问题不是我不尽责,而是对方不愿意,那我也理应尊重对方,毕竟她才是金主,对不对?”

    念及至此,他又摇摇头道:“可是,若不同房的话,那我的价值在哪里呢?唉...我虽有天赋,但这隔行如隔山,看来我还真得好好琢磨一番,看看如何胜任这个职位。”

    过得一会儿,汐儿走了进来,“姑爷,您要的蜜饯。”

    “放这,放这。”

    郭淡拍了拍旁边的茶几,待她放下之后,又掏出一钱银子来,“给,姑爷赏你的。”

    汐儿一愣,郭淡可从未给过她赏钱,毕竟他连自己都养不活,有些不知所措道:“奴婢...奴婢不能要。”

    “拿着,拿着。”郭淡直接塞到她手里,笑呵呵道:“最近夫人给我涨零用钱了,姑爷心里开心。哈哈!”

    汐儿抿了抿唇,猛然发现,这姑爷倒是有些可爱,忍住笑意,行礼道:“汐儿多谢姑爷的打赏。”

    等到汐儿退下之后,郭淡拿着一个蜜饯扔入嘴中,嚼了几下,突然又摇摇头:“不对不对,每个行业都有优劣之分,资质平庸的都是依靠体力和冲劲,但这是吃青春饭,我作为精英中的精英,当然得走持久路线,我得让她爱上我,甘愿养着我,而不是因为某方面特别突出。可是...可是涴纱她似乎喜欢事业型的男人,可,可我要是走成功男士路线,那还有她什么事,肯定是我养她,这有违天意,可是使不得...唉...这真是矛盾呀!算了,算了,别想这么多,还是好好享受生活,她要就要,不要就算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