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重生 -> 摘仙令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Ww%W.%25ksw.com
    棋差一着,被同门阴了,修小鱼不认也得认。

    好在……

    看着大雨中哭花脸下来的沃北梦,她的眼神不自觉地柔了柔。

    “丢不丢人啊?”修小鱼不嫌弃,陆灵蹊嫌弃,“一个大男人,你至于嘛……”

    “怎么不至于?我命都快没了,还不许我哭几声?”

    沃北梦太害怕了,哪怕最大的尖柱让给他了,也紧贴着石壁跨坐下来。

    他根本顾不得美仙子就在面前,抽噎着道:“非要我憋着,万一憋坏了怎么办?”

    “就你?还憋坏?”

    陆灵蹊被他气笑了,修小鱼离得还远些,她接应她都无惊无险地下来了,这家伙跟着南师兄,一路‘啊啊啊……’惨叫不绝,搞得好像惊险万分似的。

    虽然一个失手,可能是小命不宝,但南方是谁?

    在二十万里绝灵寒漠,来回奔波过来的人物呢。

    “你嗓子都叫哑了,知道不?”

    “噗……!”

    站在下一根的南方,把才喝到嘴的酒当场喷出来,修小鱼也忍不住莞尔。

    “你们是朋友吗?”

    沃北梦只觉得老天都把他抛弃了,“我没炼过体。”他还是带着哭腔,“我爷明明说,我只要自己过得快活,再给他娶孙媳,生娃娃就行了。”

    “……”

    “……”

    真是没法说了。

    陆灵蹊歇气,一跃跳到旁边的尖柱,把位子彻底让能劝他的人。

    “可是我们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修小鱼看了眼离开的人,朝沃北梦柔声道:“不逼着自己强起来,就只有死路一条。沃大哥,你不想死吧?”

    哭嚎也需要力气。

    而且老是这样暗示自己不行,或许就真的不行了。

    “这双附岩手套是你的,我……我还给你。”

    修小鱼突然想到,这人哭得这么惨,别是后悔把附岩手套给她吧?

    如果这样……

    她脱手套时,眼睛忍不住又幽暗起来。

    “不要!”

    沃北梦按住她时,一颗泪珠儿还从眼里热热地滚了下来,“我胆小子,有附岩手套,没附岩手套,区别都不大。”

    没灵力啊?

    在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方,怎么活?

    不能想,一想眼泪又要决堤了。

    “小鱼儿,你要好好的,我要是不……”

    修小鱼掩住他的嘴巴,“我们都会好好的。”见多了尔疑我诈,见多了背后便阴,突然遇到这么一位,她的眼神不自觉地又柔了柔,“这尖柱虽然看着可怕,可相距并不是很远,我们小心点,一定能平安下去的。”

    “真的嘛?”

    “真的。你看林蹊刚刚跳得多利落。”

    大宗弟子,跟普通的散修就是不一样。

    修小鱼看得清楚,接应她和沃北梦,对林蹊对南方都不是多艰难的事,哪怕不借助工具,凭他们的身手,只要不是太倒霉,都能平安下涧。

    “等我歇一会把伤处包扎好,我们用爪锁借这些尖柱,很容易下的。”

    “还有我呢。”南方真是败给这家伙了,“我和林蹊也不会不管你的。”

    陆灵蹊瞄过来的时候,某人也正好望向她,“放心,”她朝他翻了个白眼,“只要你不再哭唧唧的烦人,拉一把还是行的。”

    沃北梦忙用扶石壁的手在自己脸上呼啦了一下,那样子,更让人无法直视了。

    “沃大哥,先喝口酒,镇镇心绪吧!”

    修小鱼拿袖子给他擦了擦更花的脸,“南道友,林道友,你们说,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

    这哪知道?

    陆灵蹊和南方同时抬头。

    此时他们离天空好像太远,根本看不清天上的云层有多厚。

    “你们没戴斗笠吗?”

    南方拿出自己的斗笠戴到头上,“还有,修道友,你到林蹊那边去,让她帮你把手臂包扎一下吧!”

    指着沃北梦,根本就不可能。

    修小鱼也清楚这一点,“那南大哥,你到这边陪沃大哥一会吧!”在南方点头之际,她也一跃跨到了林蹊所在的尖柱,“麻烦你了。”

    “不必客气!忍着点。”

    陆灵蹊不知道她的附岩手套怎么会出问题,帮忙把有些错位的骨头‘咔’的一正,“肿成这样,应该有骨裂。”

    她把她手袖全都掀开,“先服一粒正骨丹,我再帮你敷点外伤药。”

    这些东西,修小鱼自然有准备。

    两人以斗笠挡雨,把肿胀的右臂全都抹了一层膏药,用细布包扎好。

    “我帮你挡着,换身衣服,然后披个斗篷吧!”

    陆灵蹊身上湿漉漉地,不仅不舒服,还感觉有些冷了。

    之前紧张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歇下来,真的有些受不住,“再往下,这雨恐怕景要冻成了。”

    “……我想也是。”

    两人小心错位,陆灵蹊一边用斗笠帮她挡雨,一边用身体帮忙遮挡这边可能的目光。

    “北梦,我们也换件法衣。”

    南方也帮忙替沃北梦挡雨,“没了灵力,我们可不能生病。”这天涧鸿沟还不知有多深多宽呢。

    “修道友,你说,我们四个怎么会落一块儿?”

    陆灵蹊帮忙替她穿好右臂的衣服,“是因为我们同是筑基初期修士吗?”

    “……可能……还有年龄的问题。”

    修小鱼从没想过,自己下个早就知道的深涧,会弄得如此狼狈,“我们四个的年龄都在三十之下吧?”

    是吗?

    陆灵蹊转头,“南师兄,你今年多大了?”

    “还差七个月三十。”

    陆灵蹊的眉头拢了拢,“那梁通他们遇到的会比我们更凶险吗?”

    这个谁知道?

    修小鱼知道,但不能说。

    “用尸猴制炼尸,难不成,制高阶炼尸除了看生前修为,还要看活着时的年龄?”

    陆灵蹊对尸宗不了解,再问师兄。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南方很无奈,“尸宗一直缩在召陵,平时就算有弟子出来行走,也大都掩人耳目,对他们,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清楚。”

    两兄妹有志一同都没把上泰界和阴尸宗带出来。

    “……尸宗制作的炼尸,只看生前修为。”

    沃北梦倒比他们知道的多些,“听我爷爷说,凡人的尸身虽然也能制成木尸,可是需要很多特别的东西泡制。炼气修士的尸身,就没那么麻烦了。

    更上一阶的铁尸,需要的是筑基修士的尸身,同理,铜尸、银尸、金尸都对应我们修士的等阶。只不过越往上,泡制炼尸越难。”

    要不然,尸宗就不必干其他的,只要四处捡修士的尸体就可以成为天下第一大派。

    “他们难不难的,我们管不了。”陆灵蹊跟穿好干爽法衣的修小鱼换方位,“但接下来,我们下的所谓深涧,真的是我们想象的深涧吗?真的能穿过去,回到我们想去的正常地界吗?”

    “……”

    “……”

    天地只余沙沙的雨声,没人能回答。

    只有修小鱼知道,他们回不了正常世界。

    阴尸宗倾几代之力,联合各魔宗,费这么大的劲,盯的是传说中的巨魔尸和奇怪岛那些失落的空间。

    那里据说有无数无数的宝物。

    因为那无数的宝物,她才随各宗的试炼弟子下界。

    “我们恐怕是回不去了。”

    半晌,沃北梦才沮丧地道:“要不然,这些尖柱也不会冒出来。”

    自己知自己事,不要说跟南方和林蹊比了,就是修小鱼,他也比不了,“我们现在,还要下去嘛?”

    “下!”

    南方穿戴好一切,“必须下,我倒要看看,那些人要在这里弄什么鬼。”打不过,崩可牙也好,“林蹊,你们弄好了吗?我们现在走。”

    “弄好了。”

    陆灵蹊把斗篷的帽子戴好后,又把斗笠戴上再挡一层雨,“修道友,你的这只手既然不方便,就把附岩手套还给沃北梦一只吧!你这边我会看着,他那边有南师兄看着,我们大家的速度也能快一点儿。”

    再这么磨蹭下去,万一天黑,还落到不实地,可就糟了。

    修小鱼明白她的意思,果然把手套递过去一只,“沃大哥,你放心,我和林蹊这边,也会看着你的。”

    咔擦!

    远处一道闪电劈过,再次把天涧鸿沟照亮。

    只是,没看到还好,看到了,沃北梦只觉头皮发麻。

    原来,密密麻麻的尖柱上,除了他们这一片干净些,其他都挂了好些死尸。

    “走!”

    南方不让他看下去,跳到下一个尖柱的时候,扯了他一把。

    沃北梦‘啊’的一声叫,用附岩手套手忙脚乱地挨到石壁的时候,南方已经又往下跳了,“快点,不要让我再扯你。”

    沃北梦:“……”

    他不敢不听话,严肃起来的南方,让他害怕。

    相比于他这里,陆灵蹊和修小鱼倒轻松很多。

    只不过,看到这么多死尸,两人的面色都不好看。

    修小鱼有些不明白,既然已经得了这么多后备炼尸,怎么不收起来。

    按理说,阴尸宗应该七天一收的。

    修小鱼咬着唇,不知道哪里又出错了。

    做为势力最弱,弟子也最少的天欲宗人,或许从一开始,也被阴尸宗的高层算计在内。

    修小鱼按按受伤的手臂,第一次后悔自己没跟那个动了尸猴的阴尸宗弟子面对面,套个近乎。

    ……

    乐机门!

    守怀真人又一次站在禁地入口前。

    他已经等了好一段时间。

    奇怪岛在乐机门这么多年,虽然他们不怎么敢碰偶尔出现的空间壁垒,可不代表,他们就没有一点控制它的办法。

    阴尸宗跨界而来,若是好好说话,大家合作,一起在奇怪岛弄好处,哪怕乐机门只分小头,也不是不可以。

    但现在……

    居然借用种种,一下子困了宗门四个元婴,又用所谓的天涧鸿沟孤立乐机门,妄想把他们当瓮中的鱼鳖,那是做梦。

    “长老!”

    禁地终于奔出一个浑身散发着寒气的修士,“弟子刘岩见过长老。”

    “如何?”

    “星漏阵已经完全运转起来。”

    “……好!”

    守怀真人严肃的长眉终于软和一点,“通知坊市,宗门大阵将在半个时辰后正式关闭,所有弟子,迅速撤回。”

    “是!”

    一个结丹执事迅速遁向坊市传信。

    “传令各峰,再分两百弟子……”

    守怀真人看着禁地入口,“截杀所有阴尸宗人。”

    ……

    避过一个又一个突如而来的落石,梁通落到了实地等了百多息,也没等到该来的南方和林蹊,不由叹了一口气。

    师妹和师妹未到筑基中期就从宗门出来行走,本身就不对。

    现在……

    他打着伞,没在等下去,在沃北梦六个护卫小心下来前,就朝以为的对面去。

    阴尸宗和奇怪岛的消息,他要尽快传回宗门。

    师妹师妹……自求多福吧!

    咻!

    一支飞箭射来,梁通的伞轻轻一挡,‘嘭’的一声,伞柄震了震,可是伞面还是没挡住了飞箭。

    梁通顶着伞,快步向发箭的地方去。

    他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摸出了一把散发着冰冷之光的银剑。

    咻咻咻……

    又是数支长箭袭来,梁通瞄准一地,猛然一个飞跃而起,银剑光芒一闪,‘叮’的一声,斩下了半个头颅。

    “鬼鬼崇崇的东西,有本事不要跑。”

    他打着伞,看那个狼狈而逃的人,没有一点追的意思。

    做为宗门暗卫,他行的大都是不能见光的事,当然知道,像乐机门这样的大宗,不可能一点底蕴都没有。

    要不然,人家也不可能得到奇怪岛这么长时间,各宗一点消息也不闻。

    阴尸宗跨界而来,有算计一时,想算计长久,那是做梦。

    他抖抖剑上的淋漓的血迹,再次往可能的方向寻去。

    越往前,尸体越多,空气中的尸臭味,也越发的让人窒息!

    阴尸宗人果然在这里养尸了吗?

    他摸了摸纳物佩。

    相比于其他修士,做为暗卫的他,准备的东西尤其的多。

    站在一个瞪大眼睛,早死不知多时的修士面前,梁通摸出一个玉瓶,弹出一点红色药粉。

    尸体滋啦一下,当场化出一个大洞。

    梁通拽住尸体的一条腿,一路走过。

    很快,四处都发出滋滋之声,所有沾了尸水的尸体,都在慢慢化水。

    “尔是何人?敢动我尸山?”

    xb180609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