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她眼眸微眯,唇角勾起:“这里还剩了一个。”

    到现在,她都还没有杀掉云洛然,只是把其困在这里,为的就是能够引出云洛然背后的人。

    不……

    应该说是那团黑雾。

    君慕浅淡淡一瞥,看出云洛然先前的自愈功能,都是因为她体内的一股黑色雾气吊住了她的命。

    但是现在,那些黑色雾气少到只能抱住云洛然的心脏。

    “君慕浅!”云洛然听到了她恨到极致的声音,尖叫声更大了,“君慕浅,你这个贱人!你光靠着男人上位,你不要脸,你无耻!”

    方才,她已经隐隐约约有了意识,听到了什么天域少君,还有君后的字眼。

    即便没能看到事情发展的全部经过,她也能脑补出来。

    云洛然又羞又气,送体验金官网的是恼怒。

    难怪了……

    难怪她去天域求助,却被天域的侍官丢了下来。

    君慕浅……君慕浅竟然就是天域少君君后!

    这个位置,这个位置是她的才对!

    天域少君当真是瞎了眼,看上了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大魔头。

    而且,君慕浅竟然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若是告诉她了,她还会费尽心思去抢什么灵女之位,又去掌控七大宗门吗?

    她只需要一直和君慕浅当好姐妹,到时候再把少君君后的位置抢过来,就能轻而易举地废了这个贱人!

    想到这里,云洛然的身子就止不住地颤动了起来,因为太过兴奋。

    容轻的眸光骤冷,瞳底又渐渐浮起了戾色。

    他已修得圆满,暗面亦已经完全消去。

    又回到了虚幻大千,力量彻底解放,不必受到天道反噬的影响。

    他若杀人,也不会走火入魔。

    那暴起的杀意,让药无法都是心中一寒。

    “轻美人,先别动。”君慕浅按住身边人的手,“我还得问点话,一会儿再杀也不迟。”

    反正被骂两句,她也损失不了什么。

    云洛然眼下已经成为了过街老鼠,无天时,无地利,更无人和。

    一句话,让绯衣男子的气息平息了下来,几乎是瞬间卸去。

    药无法嘴角一抽,抹了抹汗。

    没救了,天生一对。

    “君慕浅!君慕浅你别得意。”云洛然也听清楚了那句话,她凄厉的叫,“别以为你手下留情,我就会感激你,我恨你!”

    “你去死,去死啊!!!”

    她才不会信她没有重生,她就是重生者!

    可是她两世竟然都是被君慕浅这个贱人看着死的,这简直就是羞辱!

    “不巧。”君慕浅并不理睬她发疯的模样,淡淡一语,“不需要你的感激,只需要你的一些东西。”

    云洛然听出了几分不对劲儿,她的叫声又拔高了一个声调:“君慕浅,你想干什么?”

    君慕浅不答,抬起了右手,掌心朝外。

    下一秒,忽而就是一握!

    “刺啦——”

    一道撕扯般的裂帛声响了起来,云洛然仰头痛苦大叫出声:“啊!啊——!”

    药无法微微一惊:“那是……”

    一团黑色的雾气,就那么直接被抽了出来。

    云洛然随之倒地,又再度昏死了过去。

    容轻看了一眼,眸色深了几分:“是心魔。”

    已经实质化的心魔。

    “嗯。”君慕浅用元神之力控制着这团心魔,眸光骤眯,“轻美人,你可能不知道,当时我去昆仑虚见镇元子的时候,就有这么一团东西来蛊惑我。”

    她饶有兴趣地瞧着在她掌心之中不断上蹿下跳的黑色雾气,慢慢地释放出了一丝大道之力。

    “咻咻!”

    像是遇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这团黑色的雾气发出了一声凄厉的爆鸣声。

    下一秒——

    “嘭!”

    竟是直接炸了开来,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药无法更惊了:“君丫头,这怎么……”

    “这种东西,自然是要销毁了。”君慕浅微微耸肩,她挑起眉来,“不然,老头儿你想感受一下?”

    “不不不。”药无法连连拒绝,“我还想多活几年。”

    开玩笑,他若是沾染上这么大一团心魔,估计得当场去世。

    “啧啧……”药无法踢了一脚昏死过去的云洛然,“她可以啊,能和心魔抗衡这么久。”

    “她没有在抗衡心魔,她是和心魔是共存的。”君慕浅又是一道元神之力挥出,便强行将云洛然给弄醒了。

    “咳咳咳……”云洛然费力地咳嗽着,有些茫然。

    等她回想起来一切的时候,突然抱头尖叫出声:“不,这不是真的,不是!”

    心魔一除,那段重生的记忆自然也就显得虚假了起来。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不是重生的?

    “收声!”君慕浅猛地捏住云洛然的下巴,声音冷戾,“你和黑雾是怎么联系的?”

    “黑雾?”云洛然像是被控制了一般,呆呆道,“我不知道,从来都是黑雾主动出现的,我并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君慕浅眉微皱,加大了元神之力的输出,冷冷逼问:“还知道什么?”

    云洛然的目光更呆滞了:“不,不知道了。”

    话音刚一落。

    “咔嚓!”

    君慕浅面无表情地捏断了云洛然的喉骨,直接绝了她的生命气息。

    云洛然连一声参加都没有发出,当场横死。

    “只能炼化元神看看了。”君慕浅俯下sheng子,接着利用元神之力,从尸体上抽取着云洛然的元神。

    但就在这时!

    “嗖!”

    才刚被抽取出来的元神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力,忽然朝着一个方向窜去。

    不好!

    君慕浅微微一惊,就要暴掠前去追寻。

    但容轻早已先她一步出手了,可便是如此,竟然也只是留下了三分之一的元神!

    君慕浅迅速上前:“轻美人!”

    “慕慕,不必追了。”容轻眉梢拧了拧,片刻后又舒展开来,“已经从虚幻大千消失了。”

    看来,还是因为骤而苏醒,力量还有些迟钝。

    “消失了?”君慕浅神色一紧。

    容轻微一颔首,道:“慕慕,她身后的人,也是从洪荒来的,不出意外,便是元始天尊。”

    君慕浅怔了怔,眉梢微拧:“这么说,她和刚才那几个黑衣人是一伙儿的?”

    顿了顿,她又问:“轻美人,洪荒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容轻道,“慕慕,这件事情,我们到了天域再说。”

    “好。”君慕浅点了点头,“不过放走了那三分二的元神,会不会……”

    “慕慕大可放心。”容轻微微勾唇,“我已经在上面下了禁制,只要被力量触碰,就会自动消散。”

    “总算把这件事解决了。”君慕浅舒出来一口气,“我现在可真的是无事一身轻了。”

    容轻醒了,仇也报了,接下来……

    君慕浅眸光一凝:“轻美人,我得回一趟灵玄世界,当初来找你走得太匆忙,也没和哥哥他们打招呼。”

    现在灵玄世界应该只过去了两三天,一切也还来得及。

    只是怎么回去,倒是成了一个问题。

    君慕浅有些忧愁,虽然她修炼速度挺快,但等她成为大道强者,怎么也得几年的时间。

    她等得起,灵玄世界等不起。

    容轻看出了她的愁绪,又笑了笑:“慕慕也可放心,虽然我这个天域少君的名号没什么用处,但动用一下开通下位面通道的权利,还是有的,便是不行……”

    “我也可以直接带慕慕回去,不过,还是需要回到天域才行。”

    他苏醒的太突然,还需要回去完善一下力量。

    “呃……”

    君慕浅却是迟疑了。

    她想去天域,但又不敢去。

    她还没做好见她公公婆婆的准备呢,这万一……

    “慕慕——”容轻悠悠开口,“爹娘他们在闭关呢,不必担心,而且……”

    他气息低下,浅笑隐隐:“你总是要和我回家的,见见咱们爹娘。”

    “你不要说话。”听到这句话,君慕浅怒了,一把按住他的唇,咬牙切齿道,“我没想这些,你胡说。”

    这个人真的是太不会说话了,怎么能直接把她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让她堂堂尊主的脸,又往哪儿搁?

    容轻任由她捂着,眸光仍是一片柔和的缱绻。

    “唉。”君慕浅又抱住了绯衣男子有力的腰,她望了一眼天空,轻声一叹,“也不知道哥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而也是这个时候,与虚幻大千相距越来越远的灵玄世界——

    有了嬴子衿坐镇之后,万灵大陆勉强维持住了稳定,不至于瞬间崩塌。

    可谁都知道,事情在一天一天的变坏。

    不知是什么时候,一团巨大的虚无光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每时每刻,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靠近着万灵大陆。

    为了安抚万灵大陆的修炼者们,慕影、扶苏、苍玥等人不得不奔波于各个地方。

    因为暴露在混沌星河中的缘故,东海已经干枯了。

    鲛人一族被迫前往别的海域,那里只剩下了一片碎石。

    没有生灵刚踏入这里,只因为这里已经成为了万灵大陆的边界。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跌入混沌星河之中。

    慕影便坐在东边边界处的一块顽石上,眺望着浩瀚深沉的混沌星河。

    泠音并不在他的身边,他孤身一人,背影苍廖寂寞。

    “我知道,你一直在我的身体里。”

    慕影忽然开口,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知是对谁,又像是对自己。

    无人回答,沉默了少许,慕影又道:“我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支开了她。”

    “她一直是个很聪明的姑娘,我能骗她的时间也没有多长。”

    一片静默。

    “……”

    慕影微抬着头,撑着肘,神情淡懒:“所以呢……现在你出来,我们还可以好好谈谈,若不然等她找来了,就没办法了。”

    然而,依旧无人应答。

    “……”

    又等了许久,慕影微一摇头,他似是有些好笑地叹了一口气:“你不必躲了,你更不必怕什么。”

    “我现在只是一个凡人,没有任何魔神的力量,就算有,你的力量也在我之上。”

    “……”

    虽然仍然没有声音,但是空气却发出了轻微的颤抖声,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慕影按了按自己的心脏,瞧着离着万灵大陆近在咫尺的一个庞大的虚幻光影,眸光凝着。

    他知道这虚幻光影只要再近一步,就能够吞噬掉整个万灵大陆。

    他也知道,万灵大陆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

    到时候,所有人都要死。

    可是他不能死,他还没有救回母亲,更没有找到父亲,还有要保护的姑娘。

    慕影的手指握了握,眸中并无任何惧色,声音淡漠道:“出来吧,不然,我现在就自裁于此……”

    “东皇太一。”

    说出这么一个远古天帝的称谓,慕影眼神很是平静:“或者,我该叫你,弟弟?”

    “这样,你是不是才更愿意出来?”

    话音一落,忽而,一阵风扬起。

    “唰——”

    空气震动地更加厉害了,隐隐约约之间,有着淡淡的雾气在流转,似要组成一个人形。

    一声淡淡的叹息,带着生来为帝的古奥威严,慢慢落下二字。

    “兄长……”

    :。:

    dn1902041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