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Ww%W.%25ksw.com
    第1173章 那么问题来了,灵诡到底怎么死的

    帝都的四合院,大体分为三种。

    一种是坐落在胡同中的普通小型四合院。

    就是灵诡在还是纪由乃时,父母传给她的那一种。

    包括一个面北正房,加上东西厢房围拢起来形成的正方形院子,很古朴简单,也是很常见的四合院。

    另外一种,是中型四合院。

    以院墙相隔,月亮门贯穿前后两个院子,中型四合院的正房与厢房比小四合院要多出一倍,在古代,一般都是家底雄厚的权贵之人所住的。

    而蒋子文赠予灵诡的这一栋……

    是超大型四合院,在古代只有达官显贵,侯爵重臣能享有的府邸。

    这种大型四合院,格局上极为讲究风水,由多个四合院向纵深相连而成。它院落极多,有前院、后院、东院、西院、正院、偏院、书房院……一进二进三进,院内均有游廊连接各处,占地面积极大,如同王府皇宅。

    推开气派的朱红烘漆门,扑面而来的古老气息。

    如同步入了一栋尘封已久的古式豪宅。

    大青石铺成的地面,随处可见的积雪和枯枝落叶。

    这四合院被闲置了很久,所以需要大肆打扫整理,重新布置,这是个大工程。

    绕过照壁,穿过前院,步入四合院的中庭院时,所有人都被庭院中漂亮的冬日雪景给迷住了。

    这里的花园是整个四合院最大的。

    凉亭坐落了3座,分布在怪石嶙峋的假山之上,游廊曲折,雕梁画栋,偌大的荷花池湖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层,隐约可见肥美的鲤鱼在里面畅游,随处可见的花草树木似等待着开春时重新展现勃勃生机。

    自古,宫廷院闱和私家园林,都会种满珍贵的花卉草木,这一栋,也是一样,只是现下正是冬天,所以入眼皆是一派银装素裹。

    中庭院的华丽园林后,就是正厅了。

    富丽堂皇摆放满古董黄花梨木家具的正厅内,高高的香案下,摆着一张檀木八仙桌,两边是两排16落座的八仙椅,应该是用作接待客人之用。

    逛完整个大宅子一圈下来。

    流云已经嚷嚷着选好了看中的别院,迫不及待就想拉着白斐然住进去。

    这四合院虽是老古董,可保持原有的古老气派,蒋子文早在当初就在四合院中假设了极为现代的生活设备、家具、用品几乎都一应俱全。

    可以说是能拎包直接入住了。

    “白斐然,我要一个专门打游戏的书房。”

    “好。”白斐然面无表情,无条件宠溺。

    “阿诡啊,朝南北那座带花园小鱼池的院落给我了,改明儿多买点老古董回来做摆设,多美,我预定,谁都别和我抢。”姬如尘紧紧牵着当归的小手,像领着闺女似的,魅眼如丝,笑意盎然。

    “再给蒋王哥哥留一间院落,要是他高兴,随时都能来住。”灵诡摸着下巴,看着四合院的布局图,琢磨道,但刚说完,也不忘问宫司屿的意思,“可不可以?”

    宫司屿似没想到灵诡竟会尊重自己,和他商量。

    都成大舅子了,也没有可不可以,宫司屿冷然思忖,必然是百分百纵容灵诡,但是,他也是有底线的。

    “离我们最远的那座院落给他住,其他免谈。”

    “哦,可以吗?”灵诡又看向蒋子文。

    蒋子文心底感动,可那股酸涩感依旧未退却,“诡儿有心了,院子就不必给我留了,有时间,常来冥界……”

    不然呢?和他们同住,然后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如胶似漆吗?他还没有大度到可以完全不介意……

    他既已经认输,那就要学着一点点的去放下。

    还是回避为妙。

    “那也给你留,长兄如父,这是规矩。”灵诡瘪瘪嘴,固执己见。

    “……”蒋子文苦笑,只能接受。

    当初这栋四合院,是范无救替蒋子文拍卖得到的,所以这里的布局和情况,范无救知道的一清二楚。

    将卫灵绾的尸身送回冥界寒冰地狱后,他又折回来,不忘给灵诡介绍道:“这四合院,一共有30个房间,五个院落五座园林,和一间地下储藏室,其中三间厨房,三间大型会客厅,三个餐厅,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洗手间和浴室,都是复古风格,前院还有一个公共洗手间,客用;北侧还建了一座中型地下停车库和一座配电房,大布局都是仿古翻建,但是卧室别院内部构造都是现代化装饰,做过防虫和防腐处理……”

    范无救交待了很多,然后,将四合院所有的钥匙、密码都交到了灵诡的手中。

    夜幕降临之时,冒险而归的所有人,就像一家人齐聚,坐在正厅内的餐厅中,围坐在红木大圆桌前,点了一大桌子的菜,也算是凯旋宴。

    不分主次,所有人围坐一圈。

    灵诡左右坐着宫司屿和蒋子文。

    蒋子文身边坐着灵殇。

    灵殇脚边蹲着雪狼王阿鲁,另一边是正襟危坐的范无救。

    姬如尘身边坐着怕生不敢说话的当归。

    流云和白斐然诶坐在一起。

    拜无忧和轻音,宫尤恩坐在自己表哥身旁。

    一群人,如同饿死鬼,蝗虫过境似的狼吞虎咽,毫无吃相可言,当然,除了宫司屿和蒋子文。

    菜都是白斐然在就近的食膳坊点的,十分美味。

    茶余饭后消化时,闲来无聊,大家互相攀谈了起来。

    而所有人最好奇的,无非就是——

    数千年前,灵诡到底是怎么死的。

    帝司到底又是如何历尽千难,在数千年之后的今天,将灵诡复活的。

    这其中必然有很多曲折。

    “嗯?我怎么死的?”小嘴油乎乎的,灵诡慢条斯理拿手帕擦了擦唇角,下一秒,张开双臂,猛地同时勾住左右手的宫司屿和蒋子文,像个女大王似的,勒住两个大男人的脖子,往胳肢窝下拢,眉眼幽沉,像是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明明听上去震惊四座。

    “拜这俩所赐,我是被他们……活生生给打死的。”

    灵诡勾唇笑的媚惑,仿佛全然不在意,也不责怪谁,倒是宫司屿和蒋子文两个人的脸色,一阵青白,同时露出悔恨之色。

    宫司屿的手更是急不可见的颤抖。

    (本章完)

    b190327q1g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