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玄幻仙侠 -> 泰坦神途之幻域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欢迎您!!!www.25ks.coM\|m.25ks.coM[二五KS]\?IND23SKDI3SSZ?|
    污秽不堪的画面引发了胃部强烈不适,向奇呕了一声冲进黑暗的走道里。

    几人见状都吃了一惊,循着前方的动静追了过去,就见向奇伏在盥洗台上呕吐不止。

    林小芽上前,一边帮他顺背一边问道:“小奇,怎么突然吐了?吃错东西了吗?”

    “要是不舒服我们就回去吧,赶紧找医生来看看。”

    “会不会是刚才给那恶魔疗伤耗费了太多能量,所以身体变虚了?”

    向奇摆摆手,待洗漱干净后才说:“不碍事,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令人不快的事。”

    “一想到就吐?是什么事啊?”林小芽某些时候神经也挺大条的,没想过这或许会给对方带来二次伤害。

    “小芽”邹来迟在一旁暗暗使眼色,林小芽这才会意,急道:“啊,对不起,就当我没问,你不想说可以不说。”

    “谢谢……”向奇如释重负,窗外的月光映照在他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越发显得苍白如纸,脆弱得令人心疼。

    “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介怀了。”

    “不过那可能纯粹只是个噩梦。”

    向奇指着走道两边的房间说:“那些房间都堆满了吃的,以后闲时慢慢看,我现在带你们去一个地方方,跟我来。”

    向奇领着几人往地下室走去,林小芽一路东张西望,除了感到眼熟却什么也没能想起来,反倒是向奇,凭着直觉就知道该往哪儿走,于是说:“感觉好奇怪,明明说是我的地盘,可是小奇看来更像是这里的主人。”

    “这里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我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好些年的样子,虽然具体事件一件都不记得,但是我知道地下室有什么东西或许能帮助你恢复一丁半点的记忆。”

    “啥东东?”

    “我也不清楚,看了才知道。。”向奇这么回答,不像是在卖关子。

    众人跟随向奇在地下室迂回穿行了许久,当驻足后,才看清摆在眼前的是一副陈旧的棺椁,在惨白白电子光照射下显得有点瘆人。

    “向少,你要让林妹妹看的就是这个?里面装的什么人?”

    向奇也答不上,只摇头。而林小芽在见到棺椁的刹那,不由一怔,随即上前,蹲下身抚摸棺椁被火烧黑了的一角,眼前忽然浮现出这里被不慎滚落的烛火烧着了的景象。

    里面装着的是谁?难道这就是自己每次见到某些物件就莫名其妙痛哭的原因?是谁死了吗?

    林小芽小心翼翼地推开棺盖,手电往里一照,接着不由得愣住了。

    “怎么了?”

    众人见她神态怪异,便一拥而上,纷纷凑过脑袋往里瞧,愕然道:“空的?”

    “奇怪,为何要摆副空棺在这?”

    就连向奇也百思不得其解,林小芽却说:“这个好像不是用来装死人的……”

    “棺材不是用来装死人是用来装什么的?”

    向奇问:“你想起什么了吗?”

    林小芽的脑海里似乎有个面孔即将呼之欲出,但最终也仅仅停留在这个令人抓心挠肝的焦灼状态,于是恼怒地敲着自己的脑壳说:“什么都记不住,要这个猪脑袋有什么用!”

    向奇拉开她手腕道:“你别为难它了,本来就不聪明,再被你这么敲会更笨的。”

    林小芽气极反笑,瓮声轻叱:“人家都要急死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向少是会开玩笑的人咩?”

    邹来迟低声道:“应该是说了大实话。”

    “你们几个!在我地盘上还敢拿我打趣是不是?小心我把你们关小黑屋哦。”

    “啊,大芽妹妹,我们错了。”

    林小芽用力地哼了声,勉强算是接受道歉,“你们就不能学学大头,做一枚安静的小可爱。”

    “那个……小可爱什么的,能不能……”

    大头还没说完,御菲菲劈头盖脸拒绝:“不能!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你也得识趣点。”

    “是——”

    “既然什么也没想起来就算了,到别的地方看看。”

    长期呆在黑暗里,视觉逐渐适应过来,回到地面后,甚至连透进落地窗的月光就足够看清周遭事物了。

    众人来到开阔宽敞的宴客厅时,林小芽的视线瞬间为楼梯旁的一副巨大的画像所攫,手机的雪白的电子光照射过去,细细打量着画里的人。长眉入鬓,双目狭长,眼睑周围泛着一层冷郁的暗影,挺直的鼻梁和紧闭的双唇透着坚毅的气势,面容光洁无瑕,浓密的黑发直垂于地,气质不俗,宛如天神。

    “这位才是城堡的真正主人吧?”

    林小芽望着着画像,无意间“维拉”这名字脱口而出。

    “这人叫维拉?”

    林小芽脑中电光石火地闪过了什么,急忙冲同伴摆手示意不要打断她的思考,接着兀自说道:“这个名字我之前一定有在哪里听过……”说着五指伸进头发里,一面揪着头发一面冥思苦想,接着突然惊道:“这个名字我听自己说过!”

    “啊?什么意思?”

    “我刚到幻域那天晚上,第一次看到希瑞的怪伤时,自己就莫名其妙地叫了这个名字……”

    邹来迟道:“那就是你潜意识里有这个人的存在咯?”

    向奇低头沉思片刻,说:“也许是因为同样的怪伤让你想起这个名字,而今见到画像,又一次提起,想来这人必是维拉无疑了。”

    “这么说,这人的身上也曾患过跟那恶魔一样的伤咯?该不会也是被向少所伤的吧?”

    “好像不是……”林小芽揪着发根继续苦思,仍不知这奇怪的习惯已把自己的头顶抓成了鸡窝,“不是的,维拉当过我和小奇好一段时间的魔法老师。”

    “走,三楼有个巨大的图书馆,收藏了很多很多的魔法书和卷轴,有些好像是失传已久的古老魔咒,全世界仅存的一份绝本就在这里,我们有的神族都不一定有。”

    几人听完激动得直哆嗦,三步并作两步,恨不得马上飞到那象征着强大智慧的知识灯塔。

    “你想起了多少?”

    “就只有一点点,不过我记得小奇你经常跟维拉抬杠,被罚到荒地上开垦种菜,还有,酒窖里的葡萄酒也是维拉罚你酿造的,不过他看你大少爷一个,笨手笨脚的,后来就帮你一起完成了。”

    “那你呢?你当时在干嘛?”

    “啊?我当时在一个劲地催葡萄快点生长啊。”

    “就我们三个?没有帕里斯吗?”

    林小芽一怔,突然停下脚步,疑惑自语:“是哦,叔叔为什么没跟我在一起?我们是什么时候分开的?”

    “后来你们见面就没再提到这里的事么?”

    “这几个月精灵族在筹备战事,叔叔一直都很忙。”

    “喂,你们两个要杵在楼梯上杵到什么时候?”御菲菲在三楼的回旋楼梯上探出脑袋催道:“快点来开门啊。”

    “开门的口令是我设的,说芝麻开门就行了。”打发了御菲菲之后,林小芽与向奇二人索性坐到窗台上认真长谈起来。

    “帕里斯当初为什么要把你送进这个与世隔绝的时空来?真的是为了把你藏起来吗?”

    “这个我也不晓得,可惜叔叔不用手机,要不然我现在就打电话问个究竟。”林小芽惋惜地拍了下腿,“下次一定要他也买部手机!”

    “那你们现在怎么联系?”

    “不联系。”见向奇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便解释道:“该交代的都交代了,送我过来之后就忙自己的事去了。”

    向奇惊愕道:“帕里斯是这样的人吗?怎么在我印象中他护你就像老母鸡护小鸡一样?”

    “呃!有那么夸张吗?”

    “他为了你甚至不惜跟你们班主任交往吧?”

    “哪有!这主意我的确有跟叔叔提过好多次,可他一次都没听,还要我自求多福。”

    向奇心想:当时或许是自己误会了,况且那些事并不重要,于是言归正传。

    “既然帕里斯把你藏起来,就意味着有人在找你,找你的又是些什么人,胆敢跟一国之王作对的,想必来头也不小。”

    “你说找我的人会不会是兽人族的人?两三年前,兽人族攻打的是我们邻国精灵的势力,虽然那时候还没直接跟我们开展,但是他们是不是也做好了随时要侵**灵西南部的领土?又听说我是精灵王的养女,所以想拿我做人质?”

    “如果单独只看你的遭遇,或许有可能。但是,”向奇低头思忖片刻,继续说:“你离开后不久,我也被人从病房带走了,而且也曾在这里住过一段日子,我想,我的到来应该跟你有直接关系,我对帕里斯而言并没有要挟的价值,不是吗?”

    林小芽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点头道:“确实呢,这么说来找我的人也不一定是兽人族的对头了,那会是谁?”说着不知不觉啃起了指甲。

    向奇见状,直接拽她衣袖拉开了手,“都多大了,啃手指的毛病还没改。”

    林小芽呵呵一笑,说:“小奇你不也是,想事情的时候,总喜欢用指关节抵着嘴唇,不过我倒完全不觉得那是个坏毛病,因为你沉思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向奇听完不觉心神一荡,随即腼腆地别过脸,望着窗外的明月,没再吱声。

    (本章完)A5S365Z5W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