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现代言情 -> 英雄是如何炼成的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欢迎您!!!www.25ks.coM\|m.25ks.coM[二五KS]\?IND23SKDI3SSZ?|
    在穆烽身旁,李浮生就好似一个布娃娃,任由其摆布,穆烽一直把李浮生拉出一段距离才松开李浮生的手腕,然后板着脸说道:“这一段时间,你就别想着离开李家大院了。”

    李浮生仍然深深低着头,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在前,身后跟着穆烽那一座大山,让人心中升不起任何想要逃脱的欲望。

    在这种要挟的情况下来到自己的房间,李浮生停住脚,抬起头仰望这夜空,似乎在京城的夜空之中,已经多年找不到一颗明亮的星,或许这便是这个时代飞速发展所留下的后遗症。

    多了一些浮躁,少了一些沉思,却并没有办法,也许那些拼了命往前爬的人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却成为了这用力过猛洪流的一份子,淹没了那些生活的诗人。

    无力感袭来,吞噬了李浮生,几乎让李浮生喘不过气了,但他已经用自己的方式,最极端的方法争取了,虽然没有任何效果,但他至少能够再次面对那个女人的时候,问心无愧。

    “就算是会成为整个李家的罪人,我也要让她自由。”李浮生背对着穆烽说着,就这样把他的最终目的说出口,一点都没有避讳。

    “不要利用我的怜悯,李浮生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也会理解,李太爷并没有害你,你在挑战的,不是李家,也不是郭家,而是整个时代,你明白吗?”穆烽说着,很难想象这么一个李家人尽皆知的武夫,能够说出这般一个文人墨客才能够说出的话。

    “过去有没有人这般做过。”李浮生转过头,对江湖经验丰富到极点的穆烽问道。

    穆烽思考片刻,然后说道:“有过。”

    “他的下场是什么?”李浮生脱口而出的问道。

    这一次穆烽并没有考虑,直接说道:“成为了尸骨,以一种极其惨淡的方式,而最可悲的,是那个人所守护的东西,一件都没有守住。”

    李浮生笑,表情不是一般的惨淡,如果可以他宁愿相信这只是一个危言耸听的故事,但就穆烽的表情而言,这明显是现实,无比残酷的现实。

    “所以说,老老实实待着,那个女人也不会怨你,因为无论是她还是你,都是受害者。”穆烽说着,陈述着现实,却并没有任何怜悯,心无波澜,对于他而言,那一根最过纤细的神经,早在很多年很多年前就麻木。

    李浮生再没有开口,而是转过身走进房间,紧紧关上了门。

    穆烽仍然站在原地,巨大的身躯靠在墙上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着,那一张古板的脸上除了僵硬并没有流露任何情绪,对于他来说,他只需要保证李浮生老老实实待着这个房间就足够了,至于这个故事到底何等的悲惨,他一点都不在意,并不是他多么冷血,而是因为即便是他,也没有改变的能力。

    另外一边,李浮生靠着紧闭的门,身体在不停颤抖着,这个在郭红牛面前放肆,跟李太爷叫板的年轻人,现在哭成了累人,后劲竟是那般强烈,强烈到让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那一种超乎想象无法忍受的委屈,而最过最过可悲的是,并没有人心疼他的委屈,而是把他的折磨当成一种最过可笑的愚蠢。

    脚步急促的李钟山满头大汗赶来,他扫了一眼靠在门口的穆烽,大体是明白了些什么,冲穆烽恭敬的笑了笑说道:“还劳您多费心了。”

    穆烽看了一眼虽然满身铜臭,但是还算是不那么面目可憎的李钟山,整个李家不缺少这类人,他也见怪不怪,他起身说道:“好好跟他聊聊,再往前踏一步,便是万劫不复了。”

    李钟山连忙点了点头,敲了敲门说道:“浮生,让我进去。”

    房间之中并没有动静,李钟山皱了皱眉头,继续敲着门说道:“我知道你在听着,开门。”

    仍然沉默着,这让李钟山有些急了,他总不能踹门而入吧,而穆烽,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着。

    就在李钟山的耐性几乎快要磨灭到极点的时候,房门就这样打开,是表情看起来无比黯淡的李浮生,他只是冷冷看着自己的父亲,然后说道:“我没有什么想要聊的。”

    李钟山表情极其的苦涩,纵然他心中恨不得狠狠甩上李浮生两个耳光,但他还是压下去了心头的怒火,他知道光靠武力并不能改变什么,只会更加激发李浮生的逆反心理,他尽量用温和的声音说道:“既然你不想开口,听我说总可以吧?”

    也许是因为李钟山突然温和的声音,李浮生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那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他稍稍让开位置说道:“不要企图改变我。”

    李钟山终于吐出一口气,就这样踏进李浮生这很简朴的房间,顺手带上了门,也许是因为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因,他不想让穆烽如今近距离的当这个旁观者。

    进入房间,李钟山坐下点燃一支烟,然后对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李浮生说道:“坐下。”

    李浮生默默坐在了李钟山对面,吝啬的不愿吐出一个字。

    李钟山看着眼眶有些微微发红的李浮生,心也慢慢揪在了一起,却并没有点破什么,他缓缓说道:“我知道,你对银铃的心意,我也都看在眼里,甚至关于这一件事,我在心底并没有认为你做错了什么,你只是以自己的方式证明了爱着她罢了,年轻就该这样,如果要是能够轻易控制住自己躁动的心,那就不是年轻了。”

    李浮生仍然沉默着,但看样子似乎在听着李钟山叙叙说着。

    李钟山吸了一口烟,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只不过你的方式做错了,你不该去找郭老爷子,也更不该跟李太爷针锋相对,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会让情况变的更糟?”

    回答李钟山的,还是沉默,李钟山也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自己也成为了李浮生的名单上,这是他最最不愿看到的,他不怕李浮生走弯路,他怕李浮生走上一条死路,他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可以搬出李家大院,甚至可以流离,但李浮生不行,李浮生才刚刚开始,李浮生寄托了他所有的野心,也从未让他失望过,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作为他的骄傲,李浮生会这般极端。

    也许也许,是这个孩子憋屈了太久太久。

    “她很重要,哪怕是比你的命都要重要,但你有没有为我的立场考虑过?为你妈考虑过?为红烛考虑过?你也知道,我们搬到这个院子到底经历了多少,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敢告诉你妈发生了什么,我怕你妈一冲动做出什么事情,还有红烛,她才刚刚接触到李家的产业......”李钟山苦口婆心的说着。

    李浮生的表情变的很难看,他终于开口说道:“这一件事所有的责任,都由我来承担,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李钟山听着李浮生这无比强硬的一句,并没有露出什么不快,反而有一种莫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至少比起刚刚的沉默,李浮生主动开口了,他不紧不慢的说道:“你觉得这是你能够承担的事情?李太爷会放过?整个李家会放过?你未免把这一切看的太过简单了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一说,放在这里可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李浮生沉着脸,在反驳之后,又不得不面对这么一个残酷的问题,他自己都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自私。

    李钟山见李浮生再次陷入了沉默,按灭烟头,再次点燃一根说道:“你妈会理解你,红烛也会理解你,我也会理解你,但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前程,可就此而毁掉了,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考虑。”

    本来一脸坚定的李浮生在这个时候似乎动摇了,家人无疑也是他的软肋之一,而且更让李浮生折磨的,是自己并没有守护这个家的能力,因为面对庞大的李家,自己只不过只是一叶小小的孤舟。

    曾经李家对于李浮生来说是最大的支撑点,而等他现在再次面对李家的时候,第一次感觉到那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因为他从未真正意义上想过跟李家成为真正的敌人,那是李浮生光是想想就汗流浃背的事情。

    “娶了她,然后加倍的对她好,我想银铃会理解的,难道你只是打算作为一个旁观者迟迟爱她一辈子?这终究是你要面对的。”李钟山在这个时候继续说道,一步步攻向李浮生最软的神经,因为他太过了解李浮生了,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李浮生就这样慢慢低下头,无所畏惧的他只感觉进退维谷,生也不是,死也不是。

    李钟山觉得这已经够了,起身说道:“我现在不要求你直接给我一个答复,只要你冷静的想一想利与弊,如果你想明白了,想要跟我谈谈,随时给我打电话。”

    说完,李钟山就这样离开,留下这个失魂落魄的人。

    AA27180817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