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重生 -> 后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Ww%W.%25ksw.com
    曾紫莲在法租界胡然蔚家,与他见了面。

    “听说贾明是火柴?”胡然蔚见到曾紫莲,担忧地问。

    他对火柴闻名已久,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让日本人恨之入骨的传奇人物,竟然躲在情报一室。

    如果不是日本人得到了准确情报,凭谁也想不到。

    “你觉得,火柴这么容易被抓么?”曾紫莲笑了笑。

    “他不是火柴?”胡然蔚惊诧地说。

    随即,他眼中露出欣喜之色。

    如果贾明不是真正的火柴,说明火柴还是安全的。

    而且,火柴还让日本人相信,贾明才是真正的火柴。

    “张奉新已经救出来了,但他犯了毒瘾。”曾紫莲的目光中,满是忧虑。

    原本大好的局面,因为张奉新的私自离开,充满了变数。

    “他怎么会吸毒?”胡然蔚诧异地问。

    “可能是中了日本人的计。对了,海燕已经上船,有人护送她到重庆。”曾紫莲说。

    “我能做什么?”胡然蔚得知妹妹安全了,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胡海燕在法租界,总会让他有所顾虑。

    但现在,他再也不会害怕,有的只是对日本人的仇恨。

    “坐实贾明的身份。”曾紫莲缓缓地说。

    她将路承周的计划,向胡然蔚作了介绍。

    这次之后,火柴的代号,恐怕要停用了。

    除了胡然蔚,还有刘井华,他也是这个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路承周早上到大兴日杂店时,接到了宪兵分队的通知,让他马上去康伯南道22号。

    “出什么事了?”路承周看到川崎弘的车子也来了,走到三楼野崎的办公室,诧异地问。

    “张奉新不见了。”川崎弘沉吟着说。

    “不见了?”路承周觉得川崎弘这个“不见了”用得很准确。

    张奉新确实是失踪,派去保护的两名日本宪兵,也死在了东交民巷。

    而张奉新的去向,则成了问题。

    他是被军统救走,还是劫走?

    如果张奉新是救走,说明他一直在欺骗日本特务机关。

    如果他是劫走,则从侧面证实了,贾明就是火柴。

    “你觉得,他是被军统救走了吗?”川崎弘问。

    除了他之外,路承周与张奉新接触得最多。

    “张奉新还是愿意与皇军合作的。就算是被军统救走,他们也未必知道张奉新与我们合作了。只是……”路承周缓缓地说。

    他希望自己的话,能误导川崎弘。

    对路承周来说,事情越复杂就越有利,浑水才能摸鱼。

    “只是什么?”川崎弘问。

    “如果军统知道,我们抓了他们的火柴,一定会怀疑张奉新。”路承周叹息着说。

    此时的路承周,并不知道张奉新已经私自离开。

    等他收到消息时,已经是中午。

    “为什么不派人看紧他?!”路承周低声吼叫着。

    他虽然极力压着声音,但话中的愤怒还是直达曾紫莲心间。

    “他应该是烟抽完了。”曾紫莲低声说。

    “把人都撒出去,务必把人找到,并且迅速带回。如果他不配合,可以就地击毙。”路承周深吸了口气,很快平静下来了。

    他知道,作为一名潜伏人员,他的情绪不能有任何大的波动。

    哪怕再紧急的事情,也必须沉得住气。

    “法租界的烟馆,一般人不知道。他想要买毒品,只能去日租界和市区。我已经将所有人,都派到了日租界和南市,希望能找到他。”曾紫莲分析着说。

    海沽的烟馆,能公开营业的,只能是日租界和市区。

    法租界的烟馆比较隐蔽,不是一般人能找得到的。

    张奉新虽然五年前在英租界待过,但当时法租界并没有烟馆。

    “你估计,他现在会在哪呢?”路承周问,此时他完全平静下来了。

    “这个时候他还没回来,估计是出事了。”曾紫莲叹息着说。

    听到路承周语气平缓下来,也没刚才那么紧张了。

    曾紫莲认识路承周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

    “去法租界巡捕房打探一下,如果估计不错的话,这位张先生应该关进去了。”路承周沉吟着说。

    张奉新之前没吸过毒,不知道哪里有毒品要买。

    虽然海沽毒品泛滥,但在法租界,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买到的。

    张奉新虽然是海沽,可他只跟情报打过交道,对毒品,并不是很熟悉。

    所谓鼠有鼠路,蛇有蛇道,张奉新搞情报是老手,但他买毒品,未必能找到门路。

    或许张奉新知道,在日租界和市区,能轻易搞到毒品。

    可当时的张奉新,能去日租界吗?

    “我马上去查。”曾紫莲被路承周一提醒,这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地方。

    “不要怕花钱,把人捞出来后,先送到日租界,再从大红桥码头离开。”路承周越想越觉得,这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

    以曾紫莲的精明,已经查了日租界和南市。

    早上张奉新所处的地方,最方便的确实是去日租界。

    如果在日租界没找到人,张奉新又没回到码头,他最有可能的去处当然是巡捕房。

    “我马上去。”曾紫莲说。

    “刚才我失态了,不要在意。”路承周突然说。

    “我才没在意呢。”曾紫莲撅起小嘴,调皮地笑了笑。

    刚才她确实心情不太好,然而,听到路承周的话,心情顿时好到爆炸。

    张奉新确实关到了巡捕房,他到码头附近的日杂店要买“特殊”的烟。

    可日杂店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烟呢?他又去药店碰碰运气,结果被人举报了,直接送到了巡捕房。

    烟馆在日租界可以公开营业,但在法租界,则要偷偷摸摸。

    法租界的烟馆,躲在一些里巷胡同里,表面上是住家,对外也无招牌,但要买通辖区的巡捕和法籍警官,就能对外相继营业了。

    张奉新以前没接触过,没找到烟馆就找日杂店,找药店,如果他去日租界,反而不会有事。

    张奉新当时毒瘾上来了,脑子已经不太清醒,只想最快找到毒品,根本就没想这么多。

    如果张奉新当时有证件,或者脑子清醒,恐怕也进不了巡捕房。

    曾紫莲找了一个上午,根本没想到,作为军统海沽站的原,竟然会被巡捕抓走。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