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新来的县令 不良帝后-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重生 -> 不良帝后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欢迎您!!!www.25ks.coM\|m.25ks.coM[二五KS]\?IND23SKDI3SSZ?)
    俨然的屋舍,在它的屋檐下,每隔一段距离,就放着一个香炉,一共四个。

    此时香炉中燃烧着静心香,缕缕青烟袅袅,随着轻轻的小风,慢慢飘上云霄,这个院落里,也很容易就闻到这安静的气味。

    张璁就站在屋檐下,原本焦急的心,因为这种气味,慢慢也定了下来。

    过了一会,从正房里出来一个小内侍。

    张璁叫道:“黄公公,王爷……”

    这内侍叫做黄锦,是从小就伺候兴献王的人,是兴献王最忠实的奴婢,也是兴献王最信任的人。

    他端着洗脚水出来。

    张璁是才死里逃生回来,一回来当然要见主人,但是他还没见到呢。

    黄锦人非常随和。

    听见张璁叫他,走过去,闻琴声而知雅意的道:“您等王爷,王爷正在听张道长讲道。”

    这个兴献王迷信,现在刚有点苗头,还没那么严重,张璁知道,到以后,杨厚熜要成仙,会经常闭关,想见都见不到了。

    这回应该快了。

    他对着黄锦拱拱手:“多谢公公告知。”

    ……………………

    屋里,杨厚熜和一个老道士,坐在画有八卦的地毯上。

    二人围着阴阳鱼对坐着。

    杨厚熜道:“那么道长,是命重要,还是运重要。”

    他们正在从道,谈到了命运二字。

    道士指着阴阳鱼道:“有人觉得命重要,有人觉得运重要,而阴阳抱负而生,没有命了,何谈运,没有运,有命也无命。”

    “就像是柴火可以生火,但是必须要有引子,那么对于生火这件事,是引子重要,还是柴禾的干湿更重要?”

    “没有引子,显然柴火不会生火,可是如果柴禾是湿的,你有引火也点不着。”

    “所以万事万物,一定是共同的原因造就的结果,并不是只有一个条件。”

    “再来说命和运,那当然就是都重要。”

    “一个人如果命好,那就是命对他来说更重要,一个人如果运好,那当然就是运对他来说更重要。”

    “命是过去的,注定的东西,运是未来的,可能通过自己改变的东西。”

    “有好命,但是不让自己走好运不行,没有好命,做到自强不息,依然能有好命。”

    “就是这样了。”

    杨厚熜之所以要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十个能人,有九个人都会说他是真龙天子,将来必登大宝。

    但是按照张璁说的话,杨厚照以后没儿子,很快就死了,那肯定是他当皇帝。

    但是杨厚照突然生了个儿子啊。

    所以他还是皇帝的命吗?

    道士的意思,命还是有的,但是运被人给改变的。

    那么这个人是谁,别人改了他的运,还是有人改了杨厚照的运,命运到底还会不会回到原来的轨道?

    报更的钟声响了。

    道士也要走了。

    杨厚熜对这些道士很友好也很尊敬,站起来亲自去送。

    到了门口,看见了回来的张璁。

    杨厚熜蹙眉,然后在道士走后,他招招手:“进来。”

    张璁进来后直接跪在阴阳鱼的末端,给杨厚骢行了大礼:“王爷,失败了,皇上派人去查属下,属下差点就回不来。”

    要不是被人救了,肯定就回不来了。

    杨厚熜回头道:“人没事就好。”

    随即问道;“你没有暴露吧?”

    这点张璁不担心,就算死士没有杀掉二娘和刘良女,其实这两个人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更不知道他是给兴献王做事的。

    而跑出来,还是宁王府的人搭的手,肯定怀疑不到他们头上。

    张璁松口气道:“万幸,属下没有暴露,他们就算是想,也想不到属下头上,更不会连累王爷。”

    杨厚熜也暗暗松口气。

    虽然他很想要那个位置,但是没把握的仗他可不想打。

    杨厚熜道:“先这样吧,以后再说,你也舟车劳顿的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何止辛苦,因为从京城离开那天是腊月二十三。

    路上过的年。

    这没有办置年货,也没有买什么胭脂水粉,他家中有个母老虎,这次回去,指不定还要怎么挨骂。

    张璁虽然还有很多想法,但是暂时也确实不好跟杨厚熜说,先回去吧,安慰母老虎。

    张璁正要走了,外面有黄锦的声音:“王爷,乔师爷求见。”

    县衙里的师爷,这是杨厚熜的心腹,因为亲王指责除了收租收纳贡,其实没什么权利的。

    但是杨厚熜要在本地发展的好,必须跟官府有点关系。

    县太爷年前刚刚升迁,回京城了,就剩下个师爷管理县衙,等着新的县令就任。

    这个师爷就是杨厚熜的人。

    杨厚熜自言自语道:“这时候来干什么?是新的县令到了,没听说啊。”

    张璁从地上站起来,也看向门外。

    他们等了一会,外面来了一个梳着山羊胡的胖老头。

    那老头一进来便跪下去:“小的叩见王爷。”

    杨厚熜道:“你起来吧。”

    等人站起来,杨厚熜眉毛微动了下:“有何事禀告。”

    师爷未曾说话,脸上有些不解和慌乱,道:“王爷,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方才县衙来了新的县令,可是小的之前并没有接到上级的派发令,这人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但是他自己带的政令和派发文书都是真的,东西齐全,是真的来了个县令。”

    按照朝廷的规矩,一个地方派遣县令来,都要提前告知地方,这样好做好交接啊,也要让地方百姓有数,谁来管理他们了。

    像是这种天上掉下来的人,杨厚熜也没遇到过。

    杨厚熜看向张璁:“为何这么蹊跷?”

    他们这个地方,本来是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山高皇帝远,而且也没什么特别的,按理说,一年不提醒,皇上都想不到这个地方。

    但是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官员,分明是皇上直接调派的啊。

    怎么会?

    杨厚照盯上他们了?!

    张璁明白了杨厚熜眼神的意思,摇着头道:“王爷,不可能。”

    他做事十分隐蔽,怎么可能被发现呢。

    杨厚熜沉吟一下,看向师爷:“对了,这人叫什么,来之前是什么职务,什么身份的官员?”A5S365Z5W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