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穿越重生 -> 出闺阁记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欢迎您!!!www.25ks.coM\|m.25ks.coM[二五KS]\?IND23SKDI3SSZ?|
    “……小侯爷,小侯爷,是这里吗?”蓦地,耳畔传来净澈语声,直叫裴恕霎那间回神。

    他忙转头,但见陈滢正望着他,干净的眼瞳中,蕴一丝疑问。

    方才陈滢唤了半天,裴恕却像走了魂儿似的,也不知在想什么,她自是奇怪。

    被这双眼睛望着,裴恕顿觉腰眼子火烫,忙掩饰地朝左右张望。

    此际,他们正立在一所小院儿前,那门楣上“流芳”二字金光灿然,衬漫天薄云、阳光如束,倒似有人蘸烈阳为墨,挥就此字。

    “正是这里,对不住,我有点儿走神。”裴恕咳嗽一声,上前推门。

    “咿哑”,木扉缓缓开启,他伸臂做了个“请”的动作:“都放在正房了,请随我来。”

    陈滢点点头,提起裙摆、拾级而上,一面环顾周遭,问道:“大院儿里如今还有人住吗?”

    他们所在的位置,正是那间有着许多精雅客院的大院,此前莫子静、钱天降以及老孟、老葛他们,皆住在院中。

    裴恕引着陈滢踏上抄手游廊,沉声语道:“这院子已经清出来了,如今并无人居住,老孟和老葛明日就启程,回宁夏去。”

    陈滢点头不语。

    这样也好,否则人多眼杂的,总叫人不放心。

    对每一个人都保持怀疑,这是侦探先生的准则,陈滢也难免受其影响。

    沿游廊走不出多远,陈滢忽想起一事,忙停下脚步,向裴恕道:“能不能请你帮寻真和知实找个地方歇息?”

    接下来的尸检工作,这两个小姑娘还是不在场为好。

    裴恕会意,当即命郎廷玉寻来一个管事妈妈,将双婢带去偏厢歇脚,陈滢这才随他去得正房。

    说起来,这些小院儿格局相仿,皆只有三间正房。二人进屋后,裴恕便道:“两具尸首是分开放着的,男尸在西次间儿,女尸在东次间儿,阿滢要先看哪个?”

    “男尸吧。”陈滢随便挑了一具。

    裴恕自是无有不应,二人遂又转进西次间儿。

    甫一进屋,烛火满室、明光耀眼,竟比室外光线好上许多。

    “我照着你之前给钱天降验尸时的安排,叫人把蜡烛先点上了,这陈尸床也架在高处,方便你行事。”裴恕解释地道。

    如此配合默契的帮手、兼未婚夫,陈滢自是乐见的,遂笑着向他颌首:“这样做很好,谢谢你。”

    这原也不过最寻常的一句话,可裴恕听了,却老大不自在,那腰眼子又火辣辣地起来。

    他下意识地要去摸,中途忽觉不对,忙举起手臂胡乱挥了几下,笑得有些尴尬:“那什么……那都是我当做的,阿滢何须如此客气。”

    说这话时,他微侧了首,视线并不与陈滢接触,黑脸上早就看不出原先的颜色,神情更是变幻不定。

    所幸陈滢根本不曾注意到他的异样,此时正细细打量着尸床。

    尸体上裹着白布,尸床四周则围了一圈粗铜管,管壁水珠细密、凉意透骨,整间屋子都凉飒飒地。

    “这铜管里不会是放着冰块吧?”陈滢忍不住问。

    裴恕被这一问拉回心神,怔了怔,方点头道:“正是。这是老九想出来的,那铜管里的冰块化成水之后,便可将之倒掉,再换上新的冰块。多亏有这法子,这一路尸身才不曾有太大损毁。”

    陈滢忍不住击节赞叹:“这法子真妙。”

    老九这个前匪类军师,倒是颇有智计,想出的法子当真绝佳。

    以冰块存尸并不出奇,奇就奇在,这种方法在以冰块制冷的同时,冰水亦不会污染尸身,实是一举两得。

    听得陈滢所言,裴恕便咧开嘴:“老九再聪明,在阿滢面前也只能吃瘪。”

    他笑出满口白牙,又道:“我听老九跟郎廷玉诉苦,道他虽擅用计,但与阿滢斗智,却是他此生最为不智之举,他实是追悔莫及。”

    言罢,他终是大笑起来,笑容之灿***自己被人夸了还高兴。

    当年一线天之战,“九条命”与陈滢几番斗智,皆以失败告终,其后,陈滢又带领众人走出别庄迷宫。自那次起,裴恕便认定,这世上最聪明的人,他媳妇儿若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陈滢闻言便也笑:“无论如何,老九如今为你所用,也总比在江湖上胡混更好。”

    说话间,她已然上前,将裹尸布掀起,垂眸细看。

    尸体保存情况尚算良好,但是,仍有一定程度的腐烂。

    以大楚朝的条件,且又是在最炎热的盛夏,这情况在所难免,陈滢也早有准备。

    她自袖中取出手套、口罩、炭笔等物,一面向裴恕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裴恕立时退去旁边的高几处,调整牛油烛台的位置,以使光线保持最佳状态。

    趁此机会,陈滢取出简报,重新回顾了一下事件经过。

    据老九记述,他们是在追踪贪墨案银两的去向时,偶然发现一个叫做刘蟠的蓬莱县书吏——亦即眼前男尸——行迹十分可疑,遂决定跟踪调查。

    只这刘蟠十分机警,老九他们虽极尽小心,却仍旧被他发觉。他倒也沉得住气,表面上一切如常,暗地里打算悄悄潜逃。

    幸得那老九也是个有脑子的,从蛛丝马迹中看出端倪,当即拍板决定抓捕。

    抓捕行动就在六天前,老九一行趁夜摸上门,却不料,刘蟠竟被人杀死在家中,且院子里还有一具划烂了脸的女尸。

    诡谲的是,那女尸七孔流血,竟是中毒身亡。

    见事态已然超出控制,老九干脆向官府亮明身份,再以明、暗两种手段,将刘蟠查了个底儿掉。

    原来,这刘蟠竟是个孤儿,上无老、下无小,虽已年届四旬,却从不曾娶妻,平素也没个相好儿的。

    这就引发了一个疑问:一个独自生活的男人,院中为何会有女尸?

    这女人是谁?

    她为何死在刘蟠家?

    为找出真相,老九又将刘蟠的住处掘地三尺,却一无所获。

    刘蟠本就有潜逃打算,自不会留下任何线索,老九他们连张纸片儿都没搜到,更遑论其他。

    AA27180817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