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 -> 现代言情 -> 盛世宠婚:总裁,轻轻爱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官网网欢迎您!!!www.25ks.coM\|m.25ks.coM[二五KS]\?IND23SKDI3SSZ?|
    “我用什么身份出席,你助理?还是秘书,或者什么?”

    容蓉苦恼,她很少参加那种场合,有些担心自己会说错、做错。

    “朋友。”夏霆洋直截了当。

    “老牛吃嫩草?女朋友?”容蓉倒是没奇怪,如果需要秘书,夏霆洋大可以叫公司职员陪伴,她们在工作问题上,比她懂的多的多。

    夏霆洋一愣,“老牛?你说我老?容蓉,我只比你大几岁,而且思想与时俱进,不会有分歧的。”

    不知为何,容蓉捎带嫌弃的语气,他听着特别不舒坦,当下说出自己对两人年龄的看法,也有打消容蓉心中顾虑的念头。

    “啊?确实没分歧,那说好了,你记得付我工资,我起床找衣服,总得打扮的漂亮点,不能给夏领导丢人嘛。”

    “算你识相,七点我过去接你,老地方见。”

    “知道了。”

    容蓉挂断电话,头微扬,看着天花板,

    找寻出去吃晚饭的理由。

    这几天哥哥忙学习,妈妈帮爸爸整理公司资料,一家人心思不在她身上,她出门家人基本不管。

    弹跳起身,跑去浴室冲澡。

    暑气炎热,容蓉泡在浴缸里舒服的直哼哼。

    “容蓉,容蓉!”卧室传来顾瞳瞳声音。

    容蓉抓起身旁的浴巾披在上半身,水中白色泡泡完好的遮盖下半身。

    “妈妈,我在这,我在泡澡。”

    顾瞳瞳推开浴室门。女儿满脸悠闲,惹人疼爱的小模样映入眼帘。

    “妈妈还以为你又偷跑出去了,外面热,没事少乱跑,以防中暑,知道吗?”

    “嗯,我现在不出去,不过七点左右等太阳偏西时,我要出门找朋友玩,妈妈,可以吗?”

    容蓉背脊靠着的池子有些凉,她颤巍巍的躲躲。

    顾瞳瞳一把扯开她身上沾水的浴巾,道:“害什么羞,你是我生的,还怕给我看

    啊?给妈妈保证安全,早点回来就行。”

    容蓉嘿嘿笑笑,胳膊拍打池中水,激起片片水花,“我保证,最晚十点到家。”

    “去吧,走之前和妈妈说一声。”

    “好。”

    顾瞳瞳看女儿安然无恙,便重回书房,继续忙碌刚刚的事情。

    容蓉穿件天蓝色连衣紧身裙,梳了个丸子头,刘海儿蓬松。她今天刻意装扮成熟风。

    明亮宽大的穿衣镜中,少女身姿婀娜,脸蛋漂亮,大眼睛扑闪扑闪炯炯有神。

    她满意的转了一圈,上下打量。

    这样的穿衣风格和魅惑的浓妆,旁人应该看不出她还是高中生吧。

    年龄是硬伤。

    没敢去找顾瞳瞳,容蓉捏着手中的小包站在楼道喊:“妈妈,我出去了。”

    “早点回来,别等妈妈给你打电话!”顾瞳瞳应允。

    “嗯,放心吧。”

    踮着脚,尽量避免高跟鞋击打地面。躲开众人视线,溜出客厅。

    身后,在容蓉没注意到的地方,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眸,将一切从头看到尾。

    夏霆洋坐在熄火的车子中,掏出香烟。刚叼进嘴边,像是想到什么,又放回了烟盒里。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驾驶座车窗,“砰砰…。”

    夏霆洋扭头,夕阳余晖中容蓉精美的五官好似散发光芒,耀眼的令他为之窒息。

    不知不觉,看入了神。

    “喂,开锁呀,你不开车门是不用我陪你出席宴会了吗?”容蓉纳闷,说完转身要走。

    夏霆洋这才反应,手忙脚乱开了车门。一个箭步从后拉住容蓉手臂,“刚没认出来,风格突变,还不给我适应时间吗?”

    “长相变不了,去不去?”

    容蓉赌气,扳着小脸,毫无笑意。

    “去。”

    夏霆洋话还没说完,容蓉挣脱他钳制的大手,一下子冲进路旁绿化带的隔离栏内。

    “你…。”

    速度之快,等夏霆洋转身,根本看不见她人影。

    马路上,一辆黑色保时捷呼啸而过,透过忽明忽暗的车窗,夏霆洋隐约看得出车内载着容时。

    怪不得容蓉怕的像狼来了,原来认出自家车子。

    她藏起来是对的,万一被容时看见他们纠缠不清,肯定得教育容蓉,弄不好以后不许他们见面。

    “走远了,出来吧。”

    夏霆洋先上车,等待容蓉。

    容蓉拍着小胸脯,迅速钻进后座。

    夏霆洋眉眼闪过一丝不高兴。不识趣的女人。

    名为商业聚会,但其实根本没邀请太多人,大部分是连环合作的公司,地点隐蔽,场所普通。

    服务员带路,指引夏霆洋和容容上楼。

    这是一家古香古色的餐厅,听夏霆洋说今晚过来的老总,位高权重,极喜欢古建筑,众人投其所好,才选择来这家餐厅。

    进门,包厢内已宾客爆棚。

    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容蓉腿软,下意识逃离。

    刚退后半步,让观察她的夏霆洋一把拽了回来,他侧身,在她耳畔说:“害怕了?想不想赚钱,想不想要你煜哥哥的手机。”

    手机二字吸引了容蓉,她问:“手机在你这儿?你不是没看到吗,骗我们?”

    “你们两个学生,值得我费心思骗吗,是他不小心将手机丢在车上了,今天开车子我看见的,一会儿交给你,你拿给他,我实在不想让别人误认我是偷东西的贼。”

    “不小心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往心里去。”

    夏霆洋拧眉,他讨厌透她那副维护别的男人的模样,张张唇。

    “夏总来了,大家静静。”

    玩疯的一群人中,终于有人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人。

    他一声吼,房间几秒钟归于平静,众人一拥而上,语气谄媚,巴结着夏霆洋。

    容蓉对这种现象见怪不怪,谈不上鄙视,但反感是有的。

    “夏总您迟到了,得罚酒三杯,不过看在你第一次带美女来宴会的份儿上,酒就算了,大家说行不行?”

    带头的男人举着胳膊高呼。

    “可以。”

    “行,看在美女的面子上。”

    其它人符合。

    夏霆洋不反驳,不叫停,任由合作伙伴开他和容蓉的玩笑。

    容蓉妆化的重,加上平常很少披身份出现于公众场所,所以他们没认出她是盛世集团的掌上明珠。

    容蓉心中窃喜,目的达到了,也不怕他们开玩笑了。

    众人落座,集体笑容满面。

    晚宴规定,今晚除了吃饭唠嗑,谁也不许提工作,任何问题明日议。

    夏霆洋挑眉,宴会和应酬区分开,这样再好不过。

    商场如战场,大家虽不提工作,可话题总围绕夏霆洋,一言一行巴结着他。

    好事者问:“夏总,您从来不带女人来这种场所,我还听说您身边女人甚少,今天这位,是否寓意不同呢?”

    容蓉脸红,沉默不语。

    原来夏霆洋和老爸一样,不喜花天酒地。内心深处给他加了一分。

    守妻爱子的男人最令人钦佩。

    夏霆洋看看容蓉,眼神中满满宠溺,若她愿意,他可以等她长大,许她名分。

    “慢慢吃,喝点水。”

    容蓉不懂他深情,可别人看在了眼里。

    吃到后边,他们不巴结夏霆洋了,反倒和容蓉套近乎。

    无一例外,夸她漂亮,夸她会哄人,说她攥住了夏霆洋的心。

    吃葡萄的容蓉怔住,什么叫她抓住了夏霆洋的心,不是朋友关系吗,怎么被别人说的那么暧昧。

    满座达官贵族奉承容蓉,只有离她最远的一位,一句话不说,冷着脸喝酒。

    众人忽略了他,可夏霆洋却了然。

    那人五十多的年纪,家有一女,一直找不到合适对象,曾多次给他介绍,他全部婉言谢绝。

    如今,小小的容蓉误打误撞闯进了他心里,别人自然更没了地位。

    包厢气氛推至**,一行褪下西服的人喝的热火朝天。

    丁点没有往日说一不二的领导风采。

    “呜呜呜…”

    细微的手机铃震动,瞬间被人群嘈杂盖住,容蓉捕捉了隐约。

    带着怀疑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未接来电。

    原来真有人找她,那个人还是她心心念念的。

    站起身,告诉夏霆洋她去洗手间。

    楼道中,姣好的墙板阻挡闹腾的人群。

    “煜哥哥,你找我?刚刚不方便接。”

    话筒那边静默,裴煜身体靠窗,考虑应该和容蓉说什么。

    “煜哥哥?”容蓉试探他有没有在听。

    “嗯,我在。”

    容蓉松了口气,又问:“有事吗,我现在在外面,还得一会儿回家。”

    裴煜之前和容皓轩通过电话,知道她不在家。

    心里酸酸的,很不舒服,低沉不已的语调轻问:“容蓉,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给你打电话需要理由,必须有事才能联系你,是吗?”

    容蓉急的摆手,又一想他看不到,抓紧手机道:“不是不是,煜哥哥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耳侧手机忽然让人抢走,她解释的话卡在喉咙。

    夏霆洋拿过她的手机后,当着她的面儿挂断,关机。

    快的她来不及反抗。

    夏霆洋从容蓉出来后,就找个说辞跟着她一起出了包厢。

    如猜想的,容蓉根本不是去厕所,而是打电话。起初夏霆洋不知道是谁,没阻止,可当容蓉一遍遍呼喊煜哥哥时,夏霆洋胸腔那抹火焰熊熊升腾。

    不计后果,夺了她手机。

    两人四目相对,容蓉不解。

    “干嘛呀,没看我接电话呢,你这人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

    “丢下一群客人跑出来聊电话,到底咱俩谁没礼貌。”

    夏霆洋怒气冲冲,说话时脸色深沉,好似抓到容蓉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你怎么了,你不喜欢我先不说就是了,走吧,客户们正尽兴,你得趁机拉拢关系,对将来公司发展有极大好处的。”

    小容蓉一心为他着想,大度的挽着他臂弯,牵着他往包厢走。

    她这样,倒弄的夏霆洋心虚。不禁怀疑,他的气量居然还不如一个未成人的小丫头,传出去还不叫人笑掉大牙。

    “容蓉,再坐半小时送你回家。”

    夏霆洋清清嗓子,轻咳几声,以此掩饰刚刚的小心眼儿。

    “嗯,我和我妈说十点左右到家,看着时间别晚了,要不然下次指定出不来了。”

    容蓉做了个鬼脸,像夏霆洋诉说自己家教多严,如何不公平。

    那发愁的可怜样儿,听的夏霆洋想笑,她絮絮叨叨,他耐心劝诫。

    二人和谐的身影隐入走廊尽头。

    夏霆洋可谓滴酒不沾,今天有容蓉,客户们逼着他喝。

    玩的兴致勃勃,这群人非闹着他们喝交杯酒,说什么最后一杯,不行不给面子。

    容蓉显得为难,交杯酒一直是夫妻结婚时候举行的仪式,他们现在算什么。

    她的拒绝无人理会。手中塞进一杯红酒,众人鼓掌欢呼。

    逼上梁山。夏霆洋甩了个眼神,又指指墙上的时钟,意思叫她应下,时间差不多了。

    容蓉扭头一看,时针已走到九点半方向,再纠缠下去,真的赶不回家。

    “我喝,我喝。”容蓉似若蚊蝇的声音叫停房间的雀跃。

    夏霆洋期待着,不得不承认这群客户深得他心,现在他们两个人的状况是郎有情,妾无意。旁人推波助澜,应该有用。

    扭捏着举起酒杯,听着命令,将手腕缓缓和夏霆洋的缠绕,胳膊打结,夏霆洋眼神飘散的眷眷柔情迷住了她。

    眼前的男人不招人讨厌,接触的时间越久越觉得他值得依赖,值得女人依靠。

    一行人不敢打扰他们深情对视,只能闭气凝神的等。

    夏霆洋有了心仪的女孩儿,他们貌似比当事人更欣喜。

    “喝吧,以后有看够的时候,别这么虐单身狗行不行。”

    人群中陡然飘出一声哀嚎,打醒了飘飘然的容蓉。

    “对呀,快点快点,我老婆催我回去睡觉了,夏总您效率得提高,怎么连个妹子都拿不下呢。”

    “真是的,夏总多努力,好好学习怎样哄女人开心,对于男人来说,工作地位重要,但家庭和感情更重要,找个心爱的人陪伴,生活比现在有滋味的多。”

    容蓉的迟疑,让大家误认为夏霆洋和她关系。她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把她当成夏霆洋的女朋友了,怪不得需要喝交杯酒。

    “我不是…。”容蓉刚出声,夏霆洋便抽出手臂,把他杯中的酒一点一滴倒进她口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